《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 - 第7章 見死不救

覃樓月抬腳離開,桃子緊隨其後。

「一百兩,打發叫花子的錢都心疼成這樣,看來這覃府二小姐是真的不受寵,也就怪不得九皇子只是跟她玩一玩了,怎麼可能會娶她?」

「看着也是蠻可憐的,聽說她已經是九皇子的女人了,以後再想要高嫁可就難了。」

「有哪一家的公子會要一個會妖術的,而且已經被玩弄過的女人呢?」

幾個公子哥在低聲嘲笑着,悉數落入了覃樓月的耳朵里。但她也沒在意,反正他們口中那個女人又不是她。

覃樓月走到門口,一個頭戴金玉冠,穿着藍黑色羅紋錦衣的高大男子領着兩個護衛迎面走了過來。

茶樓里的公子哥瞬間來了精神,進入看戲的狀態。

覃樓月只掃了一眼男子,並未在意。倒是她身後的桃子沒有出聲,微微行了個禮。

「月兒。」

隨着一個溫柔的聲音落下,覃樓月的左手摸上來一隻手,她條件反射地縮手,隨即轉身揮出了拳頭。

猝不及防,鳳庭城的臉上被砸了一拳,他震驚地看着眼前的女人,又叫了一聲,「月兒?」

覃樓月皺着眉頭收回手,面色十分陰鬱地瞪着眼前的男子,「你是誰?」

叫「月兒」,叫的那麼親昵,叫得她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桃子急忙扯了扯覃樓月的衣袖,小聲跟她解釋道,「小姐,他就是九皇子鳳庭城。」

「鳳庭城?」覃樓月恍然大悟,怪不得叫得那麼親昵,敢情是覃二小姐的舊情人啊。

「九皇子,你已經成親了,再這麼叫我,似乎很不妥吧?」覃樓月清冷的眸光掠過鳳庭城的臉,那天晚上她去九皇子府,因為情急,還真的沒有看清楚他長什麼樣子。

今天一看,長得是挺俊的,但與她有什麼關係呢?

鳳庭城眉目微擰,無辜被打了一拳,已失了皇子的顏面,心下雖然已經很不滿,但面上還是隱忍着,抬腳走到覃樓月面前,與她四面相對,目光中隱隱透着不甘與委屈。

「月兒,父皇賜婚,本皇子作為兒子豈能違背聖旨,你應該很清楚,你能理解本皇子嗎?」

「嗯,能,我能理解你,你也不用解釋了,都是逼不得已而為之,我不怪你。」覃樓月無所謂地道,「我就想知道,前兩天要殺我的黑衣人是誰派來的。」

鳳庭城臉上的神情一緊,擔心地問,「有人要殺你?」

覃樓月微斂眸子,一時猜不透鳳庭城的心思。但她倒是可以猜一猜究竟是誰想要殺覃二小姐。

鳳庭城和譚施施其實是有殺覃二小姐的動機的。畢竟覃二小姐去九皇子府大鬧了一場,讓鳳庭城在整個京城失了顏面不說,也讓眾人知道了九皇子棄了舊愛,娶了母家有權有勢的新人,薄情寡義的名聲算是落定了。

而覃二小姐作為情敵,譚施施肯定也是有所忌憚的,殺了她,能絕了所有的麻煩和後患。

當然了,現在她剛來這個世界,很多人和事都不是很了解,或許還有其他人呢,她就暫且看着吧。

「你不知道嗎?」覃樓月停頓了一下,語氣淡淡地問,情緒和表情都沒有絲毫的起伏。

鳳庭城覺得現在的覃樓月有點冷,有點難以捉摸,好像突然變了性子似的,很不好掌控。

「月兒,你懷疑是本皇子派人去殺你的嗎?」

覃樓月目光淡然,「沒有,只是,若你還念點往日的舊情,就幫我查一查是誰想要殺我,就算要死,我也想死的明明白白的。」

兩人心平氣和地談話,惹得茶樓里的公子哥有點納悶,覃樓月不是打了一拳九皇子嗎?怎麼兩人沒有打起來?這也太奇怪了吧?他們還想看好戲呢。

鳳庭城正要說話,茶樓門口緩緩停下一輛奢華的馬車,從馬車裡鑽出來一個美貌的女子,梳着婦人的髮髻,穿着雍容華貴,由侍女攙扶着下了車。

覃樓月自然也注意到了停下的馬車,揚了揚眉梢,那個侍女她認識,叫小翠,那麼那位穿着華服的女子應該就是九皇子妃了。

譚施施下了馬車,緩緩走到鳳庭城面前行了一禮,柔柔地叫了一聲,「夫君。」

「嗯。」鳳庭城伸手扶了一下譚施施,面上雖然冷清,但目光里卻有溫柔的神色。

覃樓月心裏想,畢竟是新婚夫妻,剛剛洞房花燭夜,柔情蜜意倒是可以理解。但是,兩人好歹也顧及一下她這個所謂的舊情人啊,就這麼在她面前秀起恩愛來,若是換成覃二小姐,不得哭死過去啊。

不過,三人這一幕,落在茶樓里那些公子哥眼裡,卻是非常的有意思。新歡舊愛齊聚,加上覃樓月又大鬧了一場九皇子府,怎麼想,好戲都應該要開鑼了。他們可不管新歡舊愛誰哭誰笑,看戲才是要緊的。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