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冒牌二小姐送上門,王爺轉身偷笑] - 第9章 滾出覃府

「我沒有怪你,只能說我們兩人有緣無分。」覃樓月目光不動聲色地看向一直注視着他們這個方向的譚施施,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彎起唇角道,「你的新婚妻子正在等着你呢,別讓她等急了。」

覃樓月朝着鳳庭城微微頷首,轉身就要離開。

鳳庭城的劍眉都快打結了,伸手抓住了覃樓月的手,「月兒,你已經是本皇子的女人了,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如果你不做本皇子的妾,相信也不會有哪個男人敢動本皇子的女人。」

意思是說,如果她不做鳳庭城的侍妾,這輩子就只能孤獨終老了?

覃樓月沉下了臉,順便抽回手,她就說這個鳳庭城是個渣男吧,與覃二小姐私定了終身,還弄得人盡皆知,這是要絕了覃二小姐的後路啊!也就怪不得覃二小姐要跳崖了。

覃樓月不說話,鳳庭城自以為戳到了她的痛處,幾不可見地勾了勾唇。

「月兒,本皇子知道沒有讓你坐上正妃的位置,你怨本皇子怪本皇子,但你是庶出,若做正妃,於禮不合!父皇說了,除非本皇子娶下正妃,否則按照禮俗規制都不會允許你進門啊!為了能儘快娶你進府,本皇子只能聽父皇的,你明白嗎?」

鳳庭城一副為難又十分無奈的模樣,眼裡還隱有淚光在閃爍。

覃樓月都快看呆了,這個男人一下子由剛才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般的冷漠變成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樣,她都有點消化不良了,好像她再跟他計較,就是她不懂事了,換成覃二小姐,估計早就投進他的懷抱了。

這個男人簡直把女人扮委屈那一套給學了十成十。

覃樓月急忙擺手,「沒有,沒有,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如果我真的沒人要了,我也不在乎,再見!」

說多錯多,還是趕緊溜吧,這種男人最難對付了!

覃樓月轉身就走,中途順便把已經被打暈過去的桃子順手就扛在了肩上,走的那叫一個腳下生風。

還在想着看戲的眾人見着覃樓月順手扛人的動作,都瞪大了難以置信的眼睛,她怎麼可以這麼輕鬆就把一個人給扛起來?就連鳳庭城都不可思議地看着覃樓月的背影發獃。

「夫君?」親眼目睹自己的夫君與舊情人糾纏不清,臉上也未有一絲惱怒的譚施施已經走到鳳庭城的身邊,扯了扯他的衣袖,溫柔地呼喚了一聲。

鳳庭城收回心神,側頭見着譚施施美麗溫柔的面容,心神不禁跟着一晃。

「月兒大概還在怨着本皇子吧。」鳳庭城感慨地說了一聲,攬過譚施施的腰離開。

譚施施笑地很溫柔,「相信妹妹很快就會釋懷的,到時候你再迎娶她也不遲。」

「施施,你如此善解人意,能娶到你,本皇子真是三生有幸。」鳳庭城深情地摟緊了譚施施上馬車。

沒了好戲可看,眾人也紛紛散場。

茶樓里的幾個公子哥也散了,能見着覃府二小姐踹壞了譽王的馬車也是開了眼界了,其它的都不重要了。

覃樓月在拐過街道的角落後,直接把桃子放了下來。別看桃子看起來精瘦的模樣,扛起來還挺沉的。

這麼一折騰,桃子也適時地醒了,一陣茫然之後就急忙扯住了覃樓月問東問西。

「好了,我沒事,先回去再說。」覃樓月看了眼街道外面,轉身就走。

「小姐,這邊才是回覃府的路。」桃子指了指另外一條小道。

覃樓月:「……」

兩人回了覃府沒有多久,管家就來說讓覃樓月去會客廳一趟,覃榮凱找她。想來是今天在大街上的事情,覃榮凱應該已經收到了消息。

覃樓月先是換了一身白色的羅裙,在屋裡磨蹭了好一會兒才帶着桃子慢悠悠地去會客廳。

覃榮凱和姜氏分別坐在堂前左右兩邊的太師椅上,此時正在喝着茶,抬眸見覃樓月走進來了,不約而同放下了茶杯。

「聽說你眾目睽睽之下踹壞了譽王的馬車?」覃榮凱不緊不慢地,直接開門見山,話語里還略有責備的意思。

「你怎麼不問問那些黑衣人是誰派來的?」覃樓月兀自在一旁的太師椅上坐下,「是誰想要我的命?畢竟我也是你的女兒,想要殺我或許只是個幌子,那背後真正要對付的人是你呢。」

「無論是誰派來的,你不都好好地坐在這裡嗎?」覃榮凱完全沒有因為覃樓月遭遇了追殺而有任何的擔心之色,話語里反而帶着一點譏諷的意思。

親生的父親能說出這麼一番話,看來覃二小姐時常被覃雪煙欺負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覃樓月交疊着雙腿,一手撐在太師椅上托着腮,目光冷淡地看着覃榮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