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總裁的妖孽高手》[美女總裁的妖孽高手] - 第4章 睡的天天腰疼

金海市,皇家一號KTV。

KTV內,音樂火爆,裏面的俊男靚女,在搖滾音樂的刺激下,盡情搖擺風騷。

就是站在KTV門口,都能聽見裏面鬼哭狼嚎的聲音,異常的刺耳。

而張一航在家裡和冷若霜大吵一架,心情極度不爽,才來到KTV內唱唱歌喝喝酒,排解一下心裏的鬱悶。

順便前來泡泡妹子。

「服務員,給我開一個房間,最大的那種。」張一航淡淡的說道。

「先生,你們幾位?」

「就我一個人。」

聽到服務員這樣問,張一航有些不悅的說道。

「對不起先生,沒有最大包廂了。」

「你們開KTV的,怎麼會沒有最大包廂呢,是不是因為老子就一個人,你們不想給我開?」

「先生,真的沒有了,給你開不了啊。」服務員有些無奈的說道。

來唱個歌,都沒有包廂,真他娘的扯淡。

「那你們還有多大的包廂。」

「還有最後一間最小的。」服務員淡淡的說道。

瑪德!

就剩一個小包廂了。

真是出門不順。

小包廂就小包廂吧。

就在張一航張嘴要預訂的時候,突然有一個美女出現在他面前。

「嗯?」

真是極品女子!

她穿着一件藍色生死戀的女裝,卻將她那完美無瑕的身材,展現出來。筆直的黛眉,嬌俏的嘴唇,修長的大腿,再搭配性感的絲質黑色**,就連女人都忍不住,想要看她,就不用說男的了。

她的到來,確實吸引了前來唱歌的人,駐足欣賞,就連服務員看到她,兩隻眼睛都驚呆了。

「服務員,給開一個大包廂!」

或許是女人的聲音小,服務員沒有聽見,又或者是服務員看美女看呆了,沒有反應過來。

「服務員。」

「額。」

「給我開一個大包廂。」

「確定要開?」

美女看了一眼吧台服務員,不悅的說道:「讓你開個包廂,那有那麼多的疑問。怎麼怕我消費不起?」隨即美女從包里掏出一張銀行卡。

「刷卡!」

服務員看到美女拿出一張銀行卡,頓時愣住了,他並不是那個意思,並擺擺手說道:「美女,你誤會了,我的意思是說,沒有最大包廂了。」

「唔?」

「那還有其他的包廂嗎?」美女淡然一笑的說道。

「有,還有一間小包廂。」

什麼?

小包廂?

很顯然,美女對小包廂很不滿意。

服務員看出了美女驚愕的神色,隨即淡淡的說道:「不好意思,美女,最小的包廂,也被你旁邊的先生,剛剛給預訂了,所以……」

什麼?

被人給預訂了?

這……

這時,美女才注意到,旁邊還站着一個人。

「嗨,美女,你好!」

皇家一號KTV,也是金海市最大的娛樂會所了,很多人都喜歡來這裡唱歌,環境好,氛圍好,最主要的是帥哥美女多。

聽到服務員這樣說,美女有些失望。

「服務員,你看你能不能給我挑出來一間,我真的很需要。」美女急切的問道。

「不好意思美女,真沒有,所有的房間都已經滿了,這是最後一間,要不,你和這位帥哥共用一個?」

我靠!

這服務員真會說話。

和美女共用一個包廂,求之不得啊。

「美女,你放心,我不會越雷池半步的,頂多咱們倆就是喝喝酒唱唱歌。」張一航笑着說道。

美女上下打量了一下張一航,覺得他並不像壞人。

主要是,美女太喜歡這家KTV了。

所以……

「來,美女,為了咱們倆個相識,干一杯!」

美女斜視了張一航一眼,說道:「怎麼?想要泡我?」

我去,美女說話,怎麼那麼直接呢?

張一航又看了美女一眼,說道「泡你?那倒不至於,不過,我倒是想要……」

「想要什麼?」美女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後說道。

「想要上你!」張一航嘴角露出玩味笑容說道。

美女對此冷笑。

「你想要灌醉我,然後在這裡上了我?」美女淡淡的說道。

「你看美女,怎麼凈說實話呢。」張一航笑呵呵的說道。

「不然,你覺得呢?」江飛燕吐了一口氣說道。

「我覺得,應該是這個道理。」

正當張一航喝酒盡興時,突然間江飛燕伸出手來,微醺的臉蛋紅紅的說道「到此結束,回家!」

說著,江飛燕起身準備出去。

不料酒喝的有點懵,一瓶雞尾酒,幾乎讓他們兩個喝完。

顫巍巍的身子,不由得讓人的目光,漸漸的往下面神往。

「美女,你就這樣走?以後還有機會這樣約會嗎?」張一航低沉的聲音,在江飛燕腦海里回蕩着。

約會?

江飛燕抬起醉意朦朧的眼睛說道「約。」

很顯然,江飛燕已經有了很濃的醉意了。

張一航再次看看醺醺入臉的江飛燕,有些擔憂的說道「美女,可有人來接你?」

「怎……么,你要,要送我?」

「願意代勞!」

江飛燕起身,沒有搭理張一航,而是繼續顫巍着身子,朝着酒吧門口走去,留給張一航一個醉意朦朧的美感倩影。

當張一航回味時,望向酒吧門口,江飛燕竟不見蹤影!

祥和街。

一條很安靜的街道。

也不知道,這美女就這樣走出去,還喝那麼多酒,會不會遇到危險啊,也沒就給自己個電話號碼。

張一航怕美女出意外,一路來到了祥和街。

只見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哪裡,只見幾個男的,圍着街道**的一位美女。

「美女,你還挺有能耐的哈,知道找人給我們兄弟幾個打馬虎眼啊,真當我們幾個人傻啊。」一個長相凶神惡煞的人,惡狠狠的說道。

還一副色咪咪的樣子,盯着美女看。

「大美女,你還真會選人就那乾柴似的人,能夠替你出頭,真不知道,和那樣的人喝酒,有啥意思,還不如給哥哥喝酒呢,保證讓你舒舒服服的。」長相醜陋的陰險的男子說道。

江飛燕藉著酒勁大怒道「一群流氓,別碰我,否則待會要你們好看。」

「流氓?哎呀,這個稱呼好啊,弟兄們,這位美女說咱們是流氓,要不咱們就流氓一回。」長相凶神惡煞的男子色咪咪的說道。

「我說,美女,喝那麼多的烈性酒,跑的還是挺快的。

「你來幹啥,你趕緊去報警,有流氓要欺負我。」此時江飛燕的酒已經醒大半了。

「報啥警啊!」張一航一臉懵逼的樣子。

「……」江飛燕聽到這句話,差一點把肺給氣炸。

「你不去報警,在這裡杵着幹嘛。」江飛燕已經氣的嘴唇發紫的說道。

「英雄救美啊!」

江飛燕一聽到這句話,差一點一口血吐出來。

「哈哈,英雄救美?兄弟們,我們可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兩個男人看了一眼張一航。

「你能不能再奇葩一點,就你那瘦的跟排骨似的身體,還英雄救美?我真要被你給氣死了。」江飛燕真是要欲哭無淚了。

「報啥警?難道他們是壞蛋?」

是不是壞蛋,這是多麼明顯的!

「哈哈,還真是個大傻逼啊,我們是壞蛋,也看不出來,這個人說話有水平啊。」

此時,江飛燕在心裏默默祈禱,酒勁早就過去了,今天誰能救她,她就要成為誰的媳婦。

「哎,美女你不用擔心,這樣的阿貓阿狗,我三拳兩腳就給收拾了,根本用不到**叔叔出面。」

江飛燕看了一眼,這四五個人,個個都身體流弊,你一個乾柴,拿什麼給人家斗?

說著,他們幾個人迅速沖了上去,對着張一航的身體,拳頭落下。

就聽見咔嚓一聲,骨頭脆裂的聲音,在空氣中而來。

很快就聽到一群人鬼哭狼嚎的聲音。

張一航順勢奪走了被自己一拳打折胳膊的這個凶神惡煞的男人的利器,猛地朝着對方的第二個人拳頭過去。

拿着刀子的一個男子準備偷襲張一航,被張一航輕鬆躲過去,反手一扣,這個人的胳膊折斷,緊接着就是一聲慘叫。

其中一個人說道「小子,你給我等着,我們顧大少爺,是不會放過你的。」

就在這時,江飛燕睜開了眼睛。可是眼前的一幕,卻讓她久久不能平靜。

她沒有想到,看似乾柴一樣的人,就這樣輕輕鬆鬆的KO了他們。

「你……到底是誰?」江飛燕最終還是忍不住問道。

張一航嘿嘿一笑,說道「我是你的老公!」

「老婆,咱們還約么。」

「約你個大頭鬼。」江飛燕說完就一步小跑,離開了這裡。

「我可是你老公啊,你不能丟下我就跑啊,剛才你可是說過要約會的啊。」張一航的聲音,回蕩在空氣里。

「烏鴉還知道反哺呢,羊羔還知道跪乳呢,這個美女還真是沒有素質啊!喝酒的時候就不說了,雖然泡你沒有那麼明顯吧,但是好歹也把一群流氓給收拾了,也不表示表示。唉,可憐了我的拳頭。」

「再者說了我有那麼恐怖么,這年頭,城裡人不可信,說過的話,都是耍流氓。」張一航摸着鼻樑惋惜的說道。

夜幕降臨,又和美女失之交臂。

張一航走在路上,點燃一根煙,猛抽起來。

就在之前,才和自己的老婆吵一架,鬱悶之下,才看到這家娛樂會所,釋放一下壓力和不滿。

每當夜晚,張一航就不想回家,但是不回家,就沒有錢花。

所以,張一航只好硬着頭皮回家。

即使剛才吵了一架。

回到家裡後,張一航打開靜安公寓的大門。

就看到冷若霜正坐在客廳里,拿着報紙看着呢。

「我不是給你說過嗎,來到家裡,要把拖鞋給換上嗎。」冷若霜看到張一航一副弔兒郎當樣,滿身的酒氣,冷冷的說道。

張一航看了冷若霜一眼,根本不搭理她,隨即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翹着二郎腿。

「你……一點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冷若霜氣的把手裡的報紙,摔在了桌子上。

張一航聽到這句話,也是很氣憤,說道「陪你上床用的,你怎麼一年都不用?」

「你!」

「怎麼?沒有話說了嗎?咱們兩個結婚380天,你都不讓我上你的床,還好意思說,要我何用?真不知道你一個女人,腦袋裡都裝的漿糊嗎。」

380個日日夜夜,連上床的機會都不給,每天都是繃著臉,好像誰欠她錢似的,笑容對她來說,簡直是太難了,還沒有龜兔賽跑看着舒服呢,一個身家過億的帝國的女人,是十分看不起張一航的,讓張一航成為冷若霜的老公,比厭惡自己的鞋還要難受。

這就是自己的妻子――冷若霜。

冷若寒嬋,冷若冰霜!

對於張一航,這副弔兒郎當的樣子,冷若霜一看見他就特別厭煩他。

要不是自己的父母以生死相逼,冷若霜根本不會和張一航結婚。

結婚後,才發現,這個混蛋,吃喝玩樂樣樣行,酒吧夜場次次去。

「以後再回來那麼晚,就不要進來了。」冷若霜冷哼一聲說道。

「我樂意,你能管的着呢,不讓老子陪你睡覺,還不允許老子回來晚啊,冷若霜你大晚上的,別沒事找事。」張一航絲毫不謙讓的說道。

「張一航,你……」

「我怎麼了,我說的不對嗎,你要是那麼煩我,咱們可以離婚啊,你為什麼不去呢,冷若霜,我告訴你,明天給我點錢,最近手頭緊,我想你肯定會給的。」張一航淡淡的說道。

「你又要錢,你一天不要錢,你能死啊,上個月我給了你多少,都讓你花哪裡去了,你真的當老娘是印鈔機啊,想要的時候,隨時取啊。」冷若霜憤怒的說道。

「我花多少啊,不過是一百萬而已,而你在那麼大的公司任總裁,還是上市公司,隨隨便便都能掙過來,你說你沒有錢,鬼都不信,我是你老公花你倆錢,你能咋滴。」張一航冷冷的說道。

能咋地,老娘想要殺了你!

特么的,從結婚到現在,一年多的時間,花了老娘幾百萬。

真以為老娘的錢,是大風刮來的嗎。

混蛋,不出去掙錢,花錢倒是好手。

造錢速度,比老娘掙錢還快。

「要錢沒有,除非你去找工作,或許我能給你點零花錢,讓你喝水的錢足夠。」冷若霜淡淡的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