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慕華年》[美人慕華年] - 第一章 悲催的今生

李明玉開着車緩緩地隨着車流前進,前方是長長的車隊,不知何時才能到家。

「主人有電話啦,主人有電話啦.」

看到來電顯示是母親,剛剛的笑容還未綻放便已消失。屏幕在黑暗的車廂內閃爍着,猶如主人那顆忽明忽暗的心。沉默了片刻,還是接起了電話。

「喂,媽啊,有什麼事嗎。」

「看你這孩子說的,我還不能跟自己閨女打電話了,非得有什麼事啊?」

電話那頭的聲音很是埋怨,似乎有一種刻意營造的親切。

「既然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就掛了。我在開車呢。」

「哎,是有點小事。你弟弟覺得自己長大了該找點正事幹了你覺得怎樣啊?」

李明玉勾了勾嘴角,撥了撥耳邊並不存在的頭髮,打定主意不再接這些爛攤子。

「挺好的啊,快三十歲的人了怎麼還能啃老。他打算做什麼啊?」

「什麼叫啃老啊,他是替你在我身邊盡孝呢。你看看現在還有幾個你看看現在還有幾個人像你弟一樣聽話的啊?」

他能不聽你的話行嘛,衣食住行都得靠你呢。你還是像以前一樣護短,就把一根草當做寶。不耐煩聽她誇耀的兒子了,「他到底想幹什麼?」

「他想租個鋪子做點生意,不過咱家情況你也知道,哪來什麼錢啊。你是他姐,借他點吧。」那邊頗為自然的說道。

她都能想像出母親是以怎樣的姿勢在給她打電話。一手嗑瓜子一手拿電話,寶貝兒子一邊給她按摩肩膀,一邊在在耳邊攛掇,謀劃怎樣她手裡到拿更多的錢。

「上個月不是才給了你們一萬嗎?」

「那啥,最近手氣不怎麼好,輸了幾把。你不是嫁到了有錢人家嗎,怎麼還在意這點小錢啊。」

「是不是不想給啊,那就算了,果然嫁進豪門就不認得我們這窮親戚了。」

「我又不是搖錢樹,哪來那麼多錢啊。難不成你們還真是賣女兒的?」李明玉譏諷道。

「早知道你這樣就不養了,女兒果然是賠錢貨……」

那邊又傳來熟悉的一哭二鬧,實在不想再聽了,立即切斷了耳機。

車隊開始動了,跟着前方駛入車流中。女兒,你們有把我當做你們的孩子嗎?

思緒漸漸回到了遙遠的農家小院。一個小女孩正在院子里洗衣服,浸在冷水中的雙手紅通通的,輕輕地搓洗,生怕把衣料弄壞了。女孩瘦瘦矮矮的看上去只有六七歲的樣子,實際上她已經十歲啦。

臉色暗黃,像是菜市場上被遺棄的青菜葉。黃黃的頭髮整齊的紮成一個馬尾,配上那雙明亮的大眼睛倒是顯得精神了不少。屋子裡的母子兩正吃着熱騰騰的年夜飯,連一個眼神都沒給外面的她。

到家了,打開門。放下鑰匙,「爸媽,還沒睡啊。禮賢呢」

公公點了一下頭,把書又翻了一頁。

婆婆攪了攪燕窩,用紙巾插了嘴,涼涼的開了口,「女人啊,就得在家相夫教子。整天在外面跑,不曉得都幹些什麼。別人家孩子都滿地跑了,我們家還是冷冷清清的。」

李明玉看婆婆這樣子是打算說上半天了,便出口打斷「媽,我先上去找禮賢了.」

「你看看她,還有沒有做媳婦的樣子……」

「行了行了,少說兩句。」

推開門,禮賢正坐在電腦前打遊戲,聽見聲響也沒有反應,一心一意沉迷在網絡世界中。真的是這樣嗎?

走過去,圈住脖子,靠着他的頭,想要獲取一些溫暖。禮賢搖了搖頭,急急的開口趕人,「老婆,快去洗澡,我這局玩完了就來陪你。」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禮賢再也沒有從前那樣體貼了,對我只是草草的敷衍?回到家,依然是冰涼涼的。天地何其寬廣,母親兄弟•丈夫俱在,為何我卻覺得煢煢孑立•孤苦無依呢。

明玉擰開水龍頭,把身體沉如水中,彷彿這樣就可以溫暖胸腔里的那顆冰涼涼的心。回憶起當初他們初遇的時光。

禮賢是李明玉的大學師兄,長得高大英俊,行為體貼,又是學生會的幹部,非常討學校的女孩喜歡。那個時候追求禮賢的人不少,每天早上醒來都能聽見有關他的緋聞。但他的女友如同走馬觀花的換個不停,明玉也一直當做娛樂新聞調節生活。

她也一直以為他們不會有什麼交集。直到一天,禮賢對明玉一見鍾情。

明玉確實人如其名,身材玲瓏有致,圓圓的桃心臉,一雙大眼睛圓溜溜的,整個人像清晨的玫瑰花一樣嬌艷。明玉的臉龐深深地印在了禮賢的腦海里。從那後,禮賢對明玉展開了瘋狂的追求,一開始明玉是拒絕的。

她明白他們的社會地位•家庭背景•價值觀都不同,在一起必然會有很多的問題。但她心裏還有更多的顧慮。在心理學課堂上老師講過弗洛伊德說,人在成年以後做的決定都源自童年的生活經驗。她不敢賭。

然而禮賢一改當初的花花公子形象,每天早上買好早餐在宿舍樓下等着她,陪她上課,參加社團活動,明玉遇到什麼困難也都悄悄替她解決,不讓人告訴明玉,默默地付出。相處了整整一年,一直都是彬彬有禮從未有過什麼不合理的動作。

明玉的心牆漸漸裂開,在室友的慫恿下接受了禮賢。戀愛兩年,畢業後就結婚了。夫妻兩也一直恩恩愛愛蜜裡調油,只是因為工作原因,明玉暫時沒有要孩子的計劃。平日里,問禮賢想不想要孩子,他總是笑嘻嘻的說,「咱還年輕,不着急。好好過二人世界。」

可是,最近幾個月,禮賢卻變了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