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難養:瘋批藩王嬌寵如命》[美人難養:瘋批藩王嬌寵如命] - 第2章 看到個小美人

盛京的蘭若寺,乃是先帝賜名,皇親國戚,官宦世家都喜歡來這裡拜佛祈福。

雲蓁蓁趴在車窗上,看着山野之間的風景「娘,我們要在此處住幾日啊?」

「七日,七日之後,你大哥和三哥應該也要到地方了。」

此次蠻夷入侵,舅舅帶兵抵抗,把大哥和三哥也帶去了,平時那麼堅強的娘親,都偷偷哭了好幾次。

「好。」

倚靠在車窗上的姑娘,眉如遠黛,膚如凝脂,一雙秋水瞳,一點櫻桃唇,一看便是錦羅綢緞堆里嬌養出來的姑娘。

山林多風,車窗的窗帘被吹起來,才得以讓有緣人看到如此美景。

「殿下,您看什麼呢?」

山林的樹木之間,有一棵大樹上坐着一個男子,男人穿着絳紅色的袍子,墨黑的長髮隨意用一條暗紅色的髮帶紮成了馬尾,腰間系著一塊和田玉佩,隨着他的動作,輕輕搖晃着。

男人的膚色泛着幾分病態的白,清貴無雙,眉目如畫,唇瓣染着血色,分明是這麼隨性不規矩的動作,這個人做起來卻多了幾分妖嬈邪魅。

「不是說了嗎?不要叫我殿下。」

男人懶散的開口「好的,公子,你在看什麼?」

楚煜看着馬車消失的方向「我在看美人。」

墨五和墨六對視一眼,對自己家的殿下都非常無奈。

「公子,這山林之間,荒郊野嶺的,哪來的美人啊?」

他們公子自己就是個美人,從前就沒有女子能入了他的眼,如今卻在這種地方說看到了美人。

楚煜眯起眼睛「誰知道呢?說不定是山中精怪幻化來勾人的。」

雲蓁蓁扶着母親下了馬車,雲蓁蓁看着眼前的蘭若寺,她對這裡不陌生,從幼時起,就總是跟着娘來這裡祈福。

那個時候,兄長和姐姐都在,如今也只剩下一個了。

「兩位女施主,住持正在抄寫經文,稍後就會來,兩位住的西廂房已經準備好了。」

「辛苦小師父了。」

宋氏雙手合十回禮。

宋氏從前是不信佛的,可是如今她的孩子一個個都水深火熱,由不得她不信。

雲蓁蓁跟在自己母親的身後,寺廟這種地方,的確是讓人心神寧靜,就是每次來寺廟,都太素了。

每次來,她就只能帶幾塊玫瑰糖放在荷包里。

西廂房這裡是給女施主住的,四月的時候,住在寺廟裡的也沒幾個人。

祖父早就說過,在外不可鋪張浪費,她和目前來這裡,也只是帶了兩個婢女。

宋氏來了以後除了聽幾位師傅講經,其餘的時候都在抄寫經書。

至於雲蓁蓁,宋氏知道自己的女兒不會老老實實的坐在那裡抄寫經書。

從前宋氏也想讓雲蓁蓁認真禮佛,可是這孩子最後竟然跑去和住持論佛法了,而且居然還論了一個勢均力敵。

從那以後,宋氏就不要求雲蓁蓁去學習佛法了,只要心誠就行。

雲蓁蓁坐在旁邊陪着自己母親喝了一杯茶,歇息了一會兒,就被宋氏趕走了。

雲蓁蓁出了廂房,看着眼前的景色,千篇一律,雲蓁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