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難養:瘋批藩王嬌寵如命》[美人難養:瘋批藩王嬌寵如命] - 第5章 上上籤

妙書看了自家小姐好幾眼,終於忍不住了「小姐,您昨兒晚上是失眠了嗎?」

「嗯。」

「小姐可是認床了?」

「沒有,就是想些事情,沒事,妙琴,拿脂粉給我遮一下,別讓母親擔心了。」

「是。」

雲蓁蓁拿着一卷經書看着,她在最迷茫的時候,也曾經試圖在佛法裏面找答案。

可惜了看了無數佛法,她也沒有看破紅塵,最後也只能當做消遣了。

但是經書的用處還是太小了,比如現在,雲蓁蓁依然沒有平心靜氣,昨晚的事情還是弄得她心浮氣躁。

實際上,那個楚世子根本就沒說什麼,可是她卻輕而易舉的暴露了自己的真實面目。

雲蓁蓁有些後悔了,那畢竟也是藩地的世子,若是真的要對付自己,她的勝算其實沒有那麼大的。

聖上劃給楚國的藩地地域很廣,卻沒有多少田地,因為楚國人人善戰,兵強馬壯,就連舅舅都說過,楚國的那一支鐵騎不容小覷,若是反了,大梁危矣。

雲蓁蓁難得會後悔,當然,她昨天也是少有的衝動。

雲蓁蓁想着,也許自己現在就要開始思考若是這個楚國世子要揭開自己的真面目,她要怎麼應付了。

算了,該怎麼應付就怎麼應付吧,只不過是稍稍藏拙,能有什麼影響呢?

「小姐。」

妙琴敲敲門「有個師父說,一空大師回來了,夫人問,您要不要去見一見?」

一空大師是蘭若寺的住持,當初和雲蓁蓁辯論佛法的人,看似他們論了一個平局,但其實雲蓁蓁清楚,她是投機取巧了,這個大師在佛法上,當是世間第一人了。

「走吧,去見一見。」正好也能去散個心。

慈眉善目的老人坐在那裡,手裡轉着佛珠,雙目微合,而對面坐着一個紅衣男人,正盯着他看。

「你就是那個我母親讓我來見的老和尚?」

「數十年前,我曾與夫人有過一面之緣,夫人聰慧,卻太過執着,野心過大,慧極必傷,後果不過是紅顏薄命罷了。」

楚煜看着眼前的人「老和尚,我母親死了,這又不是什麼秘密,我怎麼知道,你不是在誆騙於我呢?」

一空大師微微一笑「那一次,我曾說過你母親與此處有緣,她的孩子在弱冠之年來盛京之時,可來蘭若寺一游,或許會遇到某個有緣人呢。」

楚煜沉默的看着眼前的老和尚,他一向討厭這種玄妙的事情,他只相信事在人為。

一空大師看着他,微微一笑「看起來,楚公子已經在這裡找到答案了,是嗎?」

這寺廟裡除了遍地的和尚,就剩下他遇到的那個小美人了,若那是自己的有緣人,倒也不是不能相信一下這些玄妙的東西。

楚煜起身「我從不信命,我母親只教會我一件事,那就是想要的東西,要靠自己搶來。」

楚煜推門離去,一空大師輕嘆一聲,明明身負帝命,卻戾氣纏身,若真的有朝一日坐擁天下,對天下人來說,怕是一場浩劫啊。

一空大師有些悲憫的輕嘆一聲,佛祖憐憫世人,卻沒有告訴他,如何改變這一切。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