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吧,我是修仙的》[沒想到吧,我是修仙的] - 003黑夜,少女與老者

女子發出庫庫庫的笑聲,說道:「小弟弟,姐姐可不殺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家哦,若不是你在橫斷山脈知道了不該知道的東西,姐姐我還捨不得殺你這樣生得一副好皮囊的小帥哥呢!」

「可惜了,可惜了,這麼好的一副皮囊,不久後就要成為一具腐屍了。」

女子嘴上惋惜,手裡的動作卻未有任何停頓,反手握着匕首,刺向顧朝陽喉嚨。

完全不給顧朝陽任何逃走的機會。

但她無論如何都想不到,如今的顧朝陽已非彼朝陽。

「啪!」

響亮的一耳光。

前一刻還在笑的女子,驚恐的望着眼前的青年,完全忘忽略了臉頰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感。

見鬼似的看着把玩着自己匕首的青年。

太快了!

快到她沒看到對方是什麼時候出手的,有種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的錯覺。

男子見狀,如臨大敵,真氣運轉,整個人的氣勢驟變,腳跟一頓,向青年遞出一拳,轟向對方腦門。

氣勢如虹的一拳,下一刻,彷彿掉進了一潭泥潭,越陷越深,始終不能向前半步。

波濤滾滾的拳意竟反噬自身,經脈承受不住洶湧的拳意,寸寸斷裂。

把玩着匕首的顧朝陽邪魅一笑,悠哉道:「何必呢?何必一見面就打生打死呢?好好回答我的問題,大家不就皆大歡喜了么。」

男子跪倒在地,捂住胸口,猛烈的咳嗽着,一股奇癢在筋脈中亂竄。

「你的問題,我只知道大概,若是我說了我知道的,你可否給一個痛快?」

男子是個聰明人。

「可。」

顧朝陽似笑非笑。

男子是親眼所見那兩名黑衣人遭受的非人折磨,果斷說出自己所知的一切:「你要找的人…已經…已經押往橫斷山脈,會在震…震刀門關押,還有…還有你爺爺…是被皇家武學院的一位天道竟長老鎮殺…」

顧朝陽信守承諾,給了他一個痛快。

隨即看向一旁重傷的女子,咧嘴笑道:「小姐姐別害怕,我從不虐殺女人。」

女子看着咽氣的同伴,控制不住的顫抖,哆哆嗦嗦的問道:「你…你…你到底是誰?不…你是人?是鬼?」

顧朝陽思索片刻,很認真的回答,生機逐漸消逝的女子道:「我是顧朝陽。」

在兩人身上摸索一番,未發現什麼有用的東西,從屋裡找來一把鐵鍬,在大梨樹下噗呲噗呲挖起了坑。

「砰砰砰~」

一陣激烈的敲門聲猛然響起,院門外一道喘着粗氣的聲音急切大喊,「顧朝陽,我知道你在家,快給我開門,今晚你要是再不交物業費,我就斷了你的水電,快開門!」

聽到這個聲音,顧朝陽不禁一陣頭疼。

此刻他才記起,重生之後,為了躲避追殺,收廢品微薄的收入根本就是入不敷出。

死皮賴臉的欠了半年的物業費沒交。

真是一文錢難倒英雄漢!

顧朝陽嘆了口氣,總躲下去也不是辦法,捏了捏臉頰,露出一個陽光的笑容,打開了院門,熱情道:

「哎呀,原來是劉嬸啊,我說聽聲音這麼耳熟呢!幾月不見,您又年輕漂亮了不少。」

「少給我來這套,我又不是狐狸精,怎麼會越長越年輕。今天說什麼都要把物業費交了,別怪我沒提醒你,看在老莫的份上,我已經替你墊了三個月了。」

「加上之前的,足足有半年沒交,你說你這麼大一個人了,手腳健全,出去隨便做點事都能養活自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