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吧,我是修仙的》[沒想到吧,我是修仙的] - 005玉璽、靈石、傳送陣

小院二樓。

顧朝陽隨手把黑衣女子扔在床上,手裡的手提包內散發出絲絲的天地靈氣。

「是你在召喚我?」

並非顧朝陽故意整這出英雄救美的老套路,而是他隱隱約約感覺到女子身上就有東西在召喚着他。

顧朝陽取出包里的東西,一尊泛着淡紫色的玉璽,一條金龍盤繞,彷彿隨時都會騰空而起。

「極品空靈石!這麼一大塊極品空靈石被做成了一尊玉璽!當真是暴殄天物!」

顧朝陽上下打量着這塊極品空靈石打造的玉璽,正暗暗可惜。

俄頃,顧朝陽想到了極品空靈石就是因為自身能不斷的孕育出天地靈氣,幾乎不會枯竭,所以基本上都是用來當做傳送陣的樞紐。

顧朝陽原本已經落座的屁股霍的一下站了起來,體內靈氣灌入空靈石內,原本盤卧的金龍緩緩環繞起來。

「受命於天 既壽永昌」

八個大字金光大作,一股恐怖的鎮壓之力轟進顧朝陽心神,差點讓顧朝陽道心失守。

氣府翻湧着驚濤駭浪就要崩碎,顧朝陽咬破舌尖,一滴精血迅速包裹心神。造化長生訣瘋狂運轉,顧朝陽強行斷開被不斷被空靈石吸走的靈力。

「看來修為還是太低了,一塊傳送陣的陣心樞紐就差點把我幹掉。」

顧朝陽一陣後怕。

「無數年前這一方小世界被打碎,就連天地靈氣都無法孕育,我還以為,得靠混沌珠修鍊到一定的境界,才能打破虛空回到修真界,現在,只要找到傳送陣,我就能隨時回去!」

顧朝陽將空靈石裝好,放回黑衣女子懷中,打算等此人醒來詢問一下傳送陣所在。

顧朝陽盤腿而坐,「造化長生訣」運轉,從混沌珠中吸收源源不斷的靈氣。

十幾個呼吸之間,傷勢就痊癒,進入修鍊狀態。

忽然,一把短刀距離顧朝陽喉嚨一寸之距,眼看就要劃破喉嚨鮮血狂飆。

顧朝陽微微側頭就躲過了致命一刀,一名矇著面紗的女子一擊失手,雙腳在牆面一蹬,雙膝彎曲像在射門時的足球一樣,對着顧朝陽要害一刀劈下,同時,顧朝陽身後一柄幽寒的短劍正刺向顧朝陽的後背心。

顧朝陽故作驚慌失措,滾落沙發掉在地上,避開了這一刀一劍。

兩名女子同時發出「咦」的一聲。

對方竟然這麼容易就躲開了,還沒來得及多想,一名矇著面紗的女子抱起昏迷的黑衣女子,三人消失在夜幕中。

顧朝陽拍了拍衣服,慢悠悠的走到陽台準備追蹤這三人,找到老巢問出傳送陣所在。

這時顧朝陽神識感知到一名披着長發抱着吉他的中年人,急步往顧朝陽院中而來。

顧朝陽知道此人,是幾個街道外一個酒吧的駐唱歌手,叫笙歌醉夢,與老爺子是多年老友。

平時顧朝陽和他那些死對手去酒吧,在酒桌上分高低時,就經常聽到這位歌手的歌聲。

「嗯~很滄桑,是一個有故事的大叔。」這是之前顧朝陽對這大叔的觀感。

此時的顧朝陽看着急匆匆而來的夢叔,腳步看似雜亂,但每一步都有規律,鞋子和柏油路撞擊並未發出細微的聲響,要不是顧朝陽是修真者,有神識這種東西,都發現不了夢叔的到來。

夢叔一把推開院門,就看到站在陽台上賞月的顧朝陽,單手撐着下巴若有所思。

夢叔還以為他是在想念爺爺,輕咳了一聲

「我剛去看你爺爺回來,就聽說附近發生了槍戰死了很多人,你晚上一個人不要到處亂跑。」

顧朝陽一陣錯愕,假裝才發現夢叔的到來。

「咦,夢叔啊,您怎麼過來了,瞧您說的我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