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吧,我是修仙的》[沒想到吧,我是修仙的] - 006十影暗殺陣

可憐還在街上晃蕩的顧朝陽,已經被打上了「登徒子」的標籤。

顧朝陽已經從原本顧朝陽的記憶里知道了現在這個世界的格局。

現在所處的是,大昭國,第二大城市,臨海市。

而整個大昭有四十二個省份,兩個直轄市,京師金陵和他現在所在臨海市。

國土面積六千多萬平方公里涵蓋了海洋、叢林、沙漠、草原、冰原、沼澤、高山高原等地貌。

無數的武修門派坐落在深山山脈,是一個科技與武修共存的國家。

武道一途,在大昭建國千餘年來日漸式微,逐漸消失在鬧市。只剩為皇室和大昭國培養武道高手的「皇家武學院」依舊被國民家喻戶曉。

這個世界的武道與修真界一致,練體境、凝神境、氣海境、合虛境、化真境、歸元境、天道境七大境界。

而天道境又分為開神、合道、極境三大境界。

統稱武者十境。

至於天道之後不知為何並沒有人能再上一層樓,已經無人得知。

而天道境武修戰鬥力,只相當於練氣修士築基境,所以武修才被稱為凡人。

顧朝陽微微抽動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這傢伙從出門一直跟蹤自己,正想着去尋找傳送陣,現在就有人來為自己帶路了。

「真是瞌睡來了就有送枕頭的。」

顧朝陽懶懶的說著,伸了個懶腰,身形一晃便消失在步行街人流中。

不遠處一名休閑裝的男子對着耳機說道:「報告,人跟丟了,是,是,我馬上回去。」

說著便假裝遊玩轉身走去。

「小城故事,嗯,偽裝得不錯。」

顧朝陽摸着下巴,看着沒入酒吧門口的追蹤者。

傍晚的酒吧已經開始躁動起來,顧朝陽坐在一樓角落的卡座呡着小酒,喝起來索然無味,和修真界的仙酒比起來簡直入不了口。

「區區一個酒吧居然那麼多武者,看來這地也並非善地!」

顧朝陽神識感受到酒吧內武者體內的真氣波動 。

「想什麼呢?你和沈靈最後那啥,嘿嘿!」

坐在顧朝陽對面的李佑權開始邪惡的補腦,半年前,顧朝陽被從金陵回臨海的沈靈幾人灌倒,扔進沈大美女保時捷上帶走後的艷景。

「把你這個**留在世上就是浪費糧食!」

顧朝陽收回神識右手比做一個手槍對着李佑權眉心說道。

「不會吧,顧爺,顧大哥,看沈靈從金陵回來第一件事就是來找你,瞎子都看得出來沈靈對你那是…。」

李佑權話沒說完就被顧朝陽打斷。

「哎哎哎,注意言辭啊,我和沈靈那可是親兄弟。」顧朝陽擺了擺手說道。

「切,誰信你啊,還親兄弟,我可打聽清楚了,你丫的可是和沈靈孤男寡女呆了一個晚上,要是沒發生點什麼誰信吶,嗯?」

李佑權盯着顧朝陽看了看,繼續開口說道:「不過朝陽,沈家可不是我們這種普通百姓,沈家可是在大昭國前十存在的世家,你和沈靈之間怕是不好辦吶!」

李佑權眉間發出淡淡的憂愁,擔心着自己的哥們愛情路途會很艱難。

顧朝陽想起半年前,那個恬靜溫柔的女人,平時安安靜靜的她,突然就回到臨海,把自己灌得伶仃大醉帶到酒店。

呼呼大睡的顧朝陽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睡醒來才發現自己躺在酒店床上,迷迷糊糊的出了酒店。

不明就裡的被人暗害,拋屍在了冰冷的江水中。

自己則是被混沌珠踏破虛空,奪舍了這位苦命的青年。

看着眼前這個比自己小一歲的哥們,是夢叔的一個遠房親戚。

他只知道自己記事時,父母就離家,再也沒有回來過。

從小就跟着夢叔長大,現在在臨海大學就讀,暑假到酒吧和夢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