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吧,我是修仙的》[沒想到吧,我是修仙的] - 007橫斷山脈

現在把十影與空間法則運用到一起,就算在修真界顧朝陽以練氣五層修為也可以與練氣後期修士士有一戰之力。

雖然無法贏,但是顧朝陽有混沌珠源源不斷的快速補充靈氣,只要靈氣沒有消耗殆盡,練氣大圓滿修士也無法捕捉到真身擊殺。

這就是擁有混沌珠修士的可怕之處。

五個顧朝陽雙手掐訣,被空間法則包裹的院子瞬間劍氣縱橫,五個顧朝陽忽隱忽現,或同時消失或同時出現,每次出手都帶着練氣五層最強一擊。

「修為還是太低了,十影才練就五影,待我築基之日才能修到十影,有混沌珠存在,築基以下修士我想殺就殺。」

顧朝陽打開房門站在陽台上,看着小城故事酒吧。

修鍊無歲月,顧朝陽這一感悟就已經過了十天。

「看來還是要尋一些天材地寶輔助修鍊,儘快提高修為。這個世界天道境不知道有多少存在,萬一哪天氣運背,不小心得罪了,死像很難看。」

顧朝陽已經打算先不去尋找玉璽,而是要先提高自己的修為,以他現在的修為,不用天道境武者,只要一個歸元境武者就能單手虐殺自己。

顧朝陽打算和夢叔幾人告別一下,去橫斷山脈尋找天材地寶。

再者,就是復仇。

半年前,自己奪舍重生之後,也曾想過為原主報仇,對這個世界格局還不清楚的他,獨自一人潛入橫斷山脈,折騰了月余時光,發現了一些門派骯髒的秘密。

當時,處於內鬥的武修,並未來得及處理他這位凡人,等到平定內部,卻發現在他們眼裡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已經逃出了橫斷山脈。

想起梨樹下埋着的一男一女,顧朝陽覺得還不夠,在橫斷山脈,還有很多人等着自己去挖坑!

這一去,可能就要耗費幾個月時間,老爺子不在了,顧朝陽知道夢叔是最關心自己的。

這十日,顧朝陽雖然在修鍊感悟陣法,從來小心謹慎的顧朝陽,修鍊期間也一直用神識警惕院子周圍,他發現夢叔每日都會到院子外查看自己的情況,確定了自己安全在家這才離去。

顧朝陽空間法則之力全力施展,猶如縮地成寸的大修士一般,幾個呼吸就到了兩條街外的小城故事。

「夢叔,我一個老同學到臨海來找我,這不準備去金陵玩個把月。到時候給您和佑全帶點京師的土特產嘗嘗。」

顧朝陽看着擦拭着吉他的夢叔說道。

「什麼?你要去金陵?是不是和沈靈一起去啊,我就說你和沈靈肯定有一腿,你看現在都要和別人私奔了!」

身旁的李秀全躺在沙發上玩着遊戲鄙夷的說道。

一心撲在遊戲世界的李佑全,壓根就沒想過,自從上次沈靈來找過顧朝陽之後,就像人間蒸發了一般,再也沒有出現過。

「來和老子玩耍吧!」

李佑全操控着游戲裏的英雄,跑起來兩條小胳膊一擺一擺,長着大尾巴的細腰,扭啊扭,扭啊扭。

……

橫斷山脈

臨海市西北方五十公里,是大昭國第二大山脈所在。

東西延伸把半個帝國從中切開。

一條自西北雪山而來的江水將山脈一分為二。

帝國京師金陵就處於江水與山脈交匯之處,自古以來就是魚米之鄉富饒之地。

漸漸式微的武道修鍊者,幾百年前逐漸退入人跡罕至的山林,大昭國為了保護武者不被歷史長河磨滅,也為了普通百姓不被武者隨意欺辱。

除了建立國有武學院外,把各個武學門派發源地以及深山老林劃為武者修鍊之地,如橫斷山脈,除了武林門派出山尋回的武道好苗子外,嚴禁普通百姓深入。

一入武林生死自負。

此時的顧朝陽一身遊客打扮,看着眼前無窮無盡、縱橫交錯的大山,即使自己有神識可以洞悉事物,無奈修為太低只能用來自保,而無法用來探查大山裡的布局以及秘密。

「還是因為修為太低。」

顧朝陽只得暗嘆一聲。

一條蜿蜒曲折的柏油路直通山腳,遊客熙熙攘攘在山脈外圍欣賞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顧朝陽的目的不是來看風景,走到一個人少的地方一頭扎進了茂密的山林,空間法則之力運轉,眨眼間就遁入了大山之中

「東西已經全部交給你了,我與你無冤無仇,何必要斬盡殺絕。」一名青年擦拭着嘴角的鮮血看着前方持刀男子。

完全忘記了前一刻,自己與之一般得意。

「方兄,你應當知道只有死人才能保密,要怪就怪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