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想到吧,我是修仙的》[沒想到吧,我是修仙的] - 008再次相救

橫斷山脈深處天坑谷。

一位手持長劍的女子與三頭黑熊對峙,此時的女子已經多處負傷,原本還沒癒合的舊傷也複發。

慘白的臉上,因為剛剛與三頭黑熊搏殺臉頰緋紅。

三頭黑熊身上也是鮮血染紅多處劍傷,一時間也不敢撲上去,將這個看似瘦弱的人類女子撕碎當食物。

幾天前,還在小城故事養傷的葉幼菱,得知互送玉璽前往金陵的手下,在橫斷山脈遭遇襲擊,兩名化真境,以及十數名凝神境護衛全部被殺。

當時若不是自己傷勢太重無法一起護送,恐怕自己也死於伏擊了。

得到消息的葉幼菱怒火攻心,一口殷紅鮮血噴出。

除了自己的幾位皇兄,根本就不會有人會搶奪玉璽,也不可能有人會知道玉璽的下落。

半年前,自己父皇在臨海檢閱海軍艦隊,回到行宮後,被潛伏已久的歸元境大圓滿武者偷襲重傷。

正值壯年的皇帝並沒有正式立太子。

而大昭國千年來,立太子都是立賢不立長,哪位皇子都有繼承皇位的可能。

誰有本事從眾多皇子中脫穎而出,誰就是下一任皇帝。

而這兩次玉璽被搶,恐怕就是皇帝為考驗各位皇子的能力,誰能降服所有爭權的人,誰能搶到玉璽誰就是下一任皇帝。

可是自己呢?

父皇明明知道玉璽是自己保管,若是玉璽在自己手裡丟掉,自己要自殺謝罪。

第一次圍殺自己被高人所救,第二次是自己因為重傷沒有跟隨一起。

葉幼菱每每想到,自己只是政治鬥爭的犧牲品,想起小時候父皇對自己的寵愛,心都在滴血。

於是,葉幼菱讓書語姐妹坐鎮小城故事,集合人手,自己則孤身入橫斷山脈查看。

剛剛趕到被伏擊之地,就看到三隻黑熊在啃食自己手下的屍體,葉幼菱拔劍與三頭黑熊戰在一起。

重傷未愈的葉幼菱哪是三頭黑熊對手,被三頭黑熊追殺到天坑。

身後無路可走,前方三頭黑熊發著憤怒的狂叫,葉幼菱真的絕望了。

「今日就算僥倖逃脫,回去了也會死在自己親人手裡,這樣死去也好。」葉幼菱心裏絕望的想着。

雙手持劍全身真氣運轉,不知什麼材料打造的長劍頓時劍花陣陣,不退反進朝着黑熊衝去。

憤怒的黑熊看着朝企圖殺自己的人類女子竟然敢衝過來,狂暴的怒吼着近三米高的龐大身軀沖向女子意圖直接撕成碎片。

一聲狂嘯傳來,血腥的人體碎片沒有出現,一把長劍洞穿了黑熊腦袋。

半隻腦袋都變成被黑熊死前撞倒的葉幼菱趴在地上不停的吐着鮮血。

另外兩頭黑熊發著憤怒的咆哮就要衝向葉幼菱,突然一股死亡的氣息傳來,轉身欲逃的兩頭黑熊被靈氣凝聚的飛劍瞬間斬首。

「喲喲喲,這是誰呢?這麼有緣吶,兩次了啊!」顧朝陽俯視着還在吐血的的葉幼菱調侃道

葉幼菱聞言抬頭撇了一眼正嘲笑自己的陌生男子,等一下!

「是你?」

葉幼菱心裏剛想起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昏死過去。

顧朝陽看着眼前的女子皺了鄒眉陷入糾結,救還是不救,女子傷勢太重除了自己誰也救不了,肋骨全部斷裂,五臟六腑全部移位收到不同程度的損傷。如果救她自己這段時間找到的草藥特別是修鍊神魂的銀心草。顧朝陽一想到銀心草就感覺到腰疼。

「算你運氣好遇到我這個大善人。」顧朝陽將一株銀心草藥力剝離出,融入葉幼菱魂魄,使其短暫時間神魂不滅。

顧朝陽在天坑找到一處岩洞,入口剛好可以容納一個人行走。

常年失去陽光照射岩洞兩壁長滿了青苔,走到盡頭是一間寬大的石室,一攤清水被嘀嗒的水滴,蕩漾起一圈圈波紋。

四周的鐘乳石,在靈氣光球的照耀下,泛起五彩斑斕的色彩。

顧朝陽將葉幼菱放在石室**,一塊平整的石板上。

顧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