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異能的我只好用外掛了》[沒有異能的我只好用外掛了] - 第9章 反轉反轉再反轉

三分鐘後,威廉也飛到了工廠的門口。

「想不到你這蟲子速度還挺快的,我現在想法轉變了。你……渴望永生嗎?」

威廉看着陳曦,臉上又掛着平常的微笑。

「哦!尊貴的威廉子爵,在我回答您的問題之前我想先問三個問題。」

「問吧。」

「第一個問題。威廉子爵,血族的實力是怎麼劃分的呢?」

「親王、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血奴,也對應着你們的實力S級、A級、B級、C級、D級、E級和初步覺醒的異能者。」

「第二個問題。威廉子爵,您為什麼不在歐洲獃著反而跑到大夏國呢?」

「不該問的別問,你這個層次沒必要知道這麼多。」

「那……第三個問題。」陳曦臉上露出了嘲笑之意,「威廉子爵,請問一下……長壽的過街老鼠難道就不是過街老鼠了嗎?」

威廉一時間滿臉慍色。

「很好!很好!那我也問你一個問題。」

威廉突然頓了頓,眼神中的殺意讓陳曦直哆嗦。

「你……想怎麼死?」

話音剛落,威廉扇動的翅膀朝着陳曦撲過來。

陳曦任由威廉將自己撲倒在地,他的臉上露出了計謀得逞的笑容。

威廉一隻手按着陳曦的腦袋,一隻手按住陳曦的右手後也注視到了陳曦的笑容,不免的有些奇怪。

「死到臨頭了還能笑得出來?不過你身上的臭味真是令我作嘔。」

撲在陳曦身上的威廉聞到了一股濃烈的汗臭味,但是這汗臭味之中夾雜了一種令他他十分噁心的氣味。

威廉並沒有多想,他張開了嘴準備先吸一口陳曦的血液,畢竟他有很久沒有品嘗過活着的異能者那香醇的血液了。

陳曦看着威廉的獠牙靠近了自己的脖子。突然,他用左手搗破了羽絨服後從中拿出了三顆大蒜塞進威廉的嘴裏。

「哦!該死的蟲子,身上竟然帶着大蒜!這噁心的味道!」

威廉如同遭受電擊一般起身退後了十步。

他嘔吐出口中的大蒜,看着陳曦的目光越來越冷。

「你真的惹怒我了!」

威廉說完,又準備撲向陳曦準備直接將其殺死。

「你看這是什麼?」

陳曦從褲子口袋掏出了他從玩具店裡買的十字架。

「十字架?該死!」

威廉的臉色有些驚恐,因為陳曦剛剛用大蒜對他造成了傷害,他變得開始警惕起陳曦來。

只見陳曦將十字架扔到了威廉的面前大笑道:

「哈哈!這不過是個玩具罷了!」

威廉看着面前的十字架,臉上的憤怒已經掩蓋不住。

他衝到陳曦的面前,舉起右拳準備一拳打爆陳曦的頭顱。

「你上當了!」陳曦拿出一瓶噴霧面無表情的說道。

威廉腦中僅存的理智使他不得不再次後退十米。

「這是什麼?聖水嗎?」

威廉謹慎地詢問道。

陳曦也不回答,就舉着噴霧朝威廉走來。但是威廉的多疑使他不敢讓陳曦靠近身邊。

於是,尷尬的一幕出現了:陳曦走一步威廉退一步,他們之間的間隔一直保持着十米,就這樣持續了三分鐘。

表面平靜的陳曦心中卻着急了。他明白申猴的能力應該持續不了多久了,而且再拖一會威廉肯定會看出自己是紙老虎。

於是陳曦並沒有再向威廉靠近,威廉也沒有後退。

有了!陳曦想到了辦法。

他舉起噴霧對着威廉噴了幾下,威廉嚇得連忙又後退了幾步。

陳曦一臉無辜的說道:「這是SixGod花露水,有沒有感覺很清涼?」

「該死的臭蟲!」

威廉的理智已經完全被憤怒所取代,儘管他看到陳曦在掏着什麼東西卻還是直衝向陳曦。

「去死吧!」

威廉憤怒地舉起了拳頭。但是,他的拳頭並沒有落在了陳曦的腦袋上。

「呼——結束了!」陳曦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看着左胸心臟處已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