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寶歸來:媽咪,爹地追來複婚了》[萌寶歸來:媽咪,爹地追來複婚了] - 第1章 雙胞胎同母異父

第1章雙胞胎同母異父男人的目光凝在兩份親子鑒定書上:霍亦軒與霍彥深,違反遺傳規律,否定親子關係。
霍亦冉與霍彥深,符合遺傳規律,肯定親子關係。
滑天下之大稽!
他,霍彥深的妻子賀繁星,生的一對龍鳳胎,生父居然不止他一個人!
抽煙的手,抖了起來。
打火機數次燒到指尖,他都毫無所覺。
很快,煙全部抽完。
煙霧繚繞中,他的目光始終定在鑒定書,整個人冰冷的可怕。
突然,他起身,抓起鑒定書扔進碎紙機。
垂着的眼,看着變成碎屑的白紙黑字,眼內寒霜遍布。
……媽媽,爸爸和妹妹,怎麼還沒有來?」
當時針指向十點時,眼巴巴等了一晚上的霍亦軒終於忍不住開口問。
賀繁星微笑,可能路上堵車,我打個電話問問。」
她拿起手機特意走到客廳才撥打霍彥深的號碼,通了,卻無人接聽,反覆撥打三次後,她想到什麼,打開朋友圈。
果然,圈裡的二代們,有人曬照。
當看到霍彥深抱着冉冉一起切蛋糕的照片時,她眼眶瞬地一酸。
軒軒和冉冉是一對龍鳳胎,可是,冉冉從小受盡霍彥深的寵愛,而軒軒,備受冷落。
就連每年的生日,他都有意瞞着她錯開過。
冉冉的生日宴盛大而豪華。
而軒軒非但沒有被邀請,還成了那個被刻意遺忘的人。
他們四周歲的生日,他故伎重演!
一股怒氣油然而生。
媽媽——」軒軒走了過來,輕輕拉了拉她的衣袖,仰着小臉,像是已經預料到什麼,爸爸一定是工作太忙了,我們不等了,有媽媽陪軒軒過生日已經很棒了。」
賀繁星眼眶更酸了。
她抱了抱軒軒,疼愛地握住他的小手,走,媽媽帶你去找爸爸和妹妹。」
他們到達霍家莊園時,已經十點半。
一輛輛豪車,緩緩地由莊園內往外開,顯然生日宴已結束。
霍家莊園本就奢華,這會兒多了綵球和彩燈裝飾,所見之處,更加美輪美奐。
軒軒趴在車窗上往外看着,眼底有嚮往,也有……黯然。
這些,都是為冉冉準備的。
賀繁星心若明鏡,卻不知如何安慰。
踩着油門的腳,不自覺加了些力道。
吱——」車子衝到主宅面前,穩穩停下。
正在送客的陸管家皺眉走了過來,當車裡人下來時,眉頭皺的更深了,少夫人,你們怎麼來了。」
賀繁星挑眉,陸管家的語氣,聽起來就像他們母子倆此時此刻,出現在這兒,是一件多麼不合時宜的事!

他們到底怎麼回事?
一個個的,全都區別對待!
壓下的怒氣,再次涌了出來。
她牽着軒軒的手,故意趾高氣昂朝里走。
這會兒,賓客散盡,傭人們正在清潔大廳。
冉冉穿着粉紅的公主裙,戴着王冠,坐在沙發上開心地拆禮物,霍彥深坐在一旁陪着。
爸爸,妹妹,晚上好,」軒軒殷勤地上前打招呼,頓了一下,又補了一句,妹妹生日快樂。」
然而,冉冉拆禮物的動作沒停,彷彿沒見到自己的媽媽和哥哥來了,甚至看也不看一眼。
更別說打招呼。
霍彥深穩如泰山,目光寵溺,絲毫沒有指出錯誤和教導的意思。
賀繁星一顆心直往下沉。
當初,軒軒出生沒多久就被檢查出患有罕見的先天性心臟病,婆婆霍英舟體恤她,堅持把冉冉接到身邊撫養照顧,而她這幾年大部分精力都在軒軒和事業上。
漸漸的,冉冉跟她不再親熱。
無數思慮自心中划過,她指尖攥了攥,最終心平氣和的開口:彥深,既然辦了生日宴,為什麼沒有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