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寶歸來:媽咪,爹地追來複婚了》[萌寶歸來:媽咪,爹地追來複婚了] - 第3章 自取其辱

第3章自取其辱賀茹目光微閃,把臉轉到一邊,沉默片刻後,故作歉意的開口:小星,我也是聽霍家莊園的傭人們說的。」
是哪個傭人?
叫什麼名字?」
賀繁星目光如炬,她沒想到居然有人會造這種謠。
賀茹支支吾吾,每個傭人都在說。」
賀繁星呼吸一沉。
霍家人怎麼會容忍這種中傷她和軒軒的謠言存在?
這些人甚至膽大到敢當著軒軒的面說,這不是要軒軒的命嗎?
小星,你為什麼要給妹夫戴綠帽子啊?」
賀茹欲言又止,添了一句。
賀繁星剜她一眼,我沒有。」
賀茹呵呵直笑,一副明顯不信的樣子,這件事要不是真的,軒軒差點死掉,霍家怎麼會一個人都不來?」
一句話,狠狠戳在賀繁星痛處。
賀茹見起早的效果達到了,笑着轉身離開。
一走出醫院,她便打電話報喜:媽,賀繁星知道那些謠言了,加上她的病,估計過不了多久霍彥深就是我的了。」
賀繁星打電話給霍彥深,卻是他的助理歐陽接的,歐陽說霍總在開會。
他們是隱婚,按照協議,不能光明正大地找霍彥深。
軒軒出院當天,賀繁星把他送到賀宅。
她到家時,賀爸賀媽都不在,把軒軒交給夏姨照顧後,自己則去找霍彥深。
霍氏是霍英舟年輕時一手創建的,霍英舟喜奢華,霍氏大樓建在市中心寸土寸金的位置,兩棟高樓圍着中間最高的一棟,形成一個拱形,鏈接大樓的兩座天橋,遠遠望去給人一種天梯的錯覺。
近年來,霍氏大樓儼然已經成為本市的地標建築。
她等了一整天,才見到霍彥深從大樓里出來,當他坐進車裡時,她衝過去緊跟着坐到他邊上。
開車門的歐陽一陣愕然,少夫人。」
賀繁星硬着頭皮坐着不動。
霍彥深遞了個眼神給歐陽,歐陽不再吱聲。
唰——」車廂內,霍彥深翻看文件,直接忽視賀繁星的存在。
賀繁星暗暗攥了攥指尖,沉聲開口:這四年來,你刻意冷落我和軒軒,就因為那些莫須有的謠言?」
霍彥深捏着文件的指骨,瞬間泛白。
俊臉上閃現憤怒,但很快被他剋制住。
車廂里一片死寂。
他似乎不打算說什麼。
賀繁星怒了,一把扯過他面前的文件扔到一旁,幾乎是沖他大吼,你怎麼能相信這種話,我從小就喜歡你,一直想嫁給你,那麼愛你的我,怎麼可能會……」背叛你?
咳……咳……」或許是情緒過激,賀繁星的咽喉突然尖銳地疼了起來,她大張着嘴,狼狽地咳嗽。
連忙抽紙巾捂住嘴角,半天才停住咳。
拿下紙巾時,赫然看到上面有血絲。
她下意識朝霍彥深看去。
霍彥深的目光卻落在窗外,並沒看她。
咽喉處的疼痛蔓延開來。
這是軒軒的血,你現在就去和他做親子鑒定,我保證,軒軒是你的骨肉。」
她左手把帶血的紙巾塞進包里,右手摸出一根試管,是今天在醫院時,她讓醫生幫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