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的竊語》[夢的竊語] - 第1章 轉校生

深夜,月牙輕輕懸掛在布滿星河的天空,附着星星點點,在羅城的上方安靜的休憩。

城中小巷,一處出租屋內,盤坐在草席上的男人靜靜地望向一旁發黃的相框,夜靜的可怕,卻掩飾不了男人的凄涼。

相框內的照片中,依稀可見的兩道身影,緊緊擁抱在一起,恍惚可見一對深愛的伴侶。

男人拭去桌上的淚滴,微微調整心緒,思緒萬千,他用手輕輕撫摸着照片,右手卻突然止不住的顫抖着。

突然,相框突兀裂成兩半,斷裂處暗紅色的鮮血噴涌而出。

片刻間,男人褲腳已沾滿血跡,右手也早已滿是血液,但男人卻不慌不忙,嫻熟的拿出了一把銹紅的小刀。

噗呲一聲輕響,男人右手手腕處被割開,鮮紅炙熱的血液瞬間流出,竟與那暗紅的血液相互交融着。

奇怪的是,兩種不同血液似乎凝固了一般,竟不再再流動,反而逆流而去,朝着相框破裂之處流去。

在短暫的停滯之後,那相框上緩緩恢復了原樣,不過在其表面多出了一處細小的瑕疵,而男人鬢間也多出了一縷白色,眼神憔悴暗淡了些許。

「說好的20年,你要失約了嗎…」

男人眼神黯然,低語着。

「啊!」

破舊的草席上,一個青年猛的坐起,還算帥氣的臉龐瞬間慘白不已,毫無血色。

「血!」

王小海反覆檢查自己的手腕,驚恐不已。

「唉,看來又是夢醒人傻了。」少年看着周遭簡陋狹隘的出租屋,無奈地苦笑着。

少年並沒有注意到,幾束光線不經意間射入房間,照亮了昏暗的房間。

「要不你還是把我刪了吧……」

枕頭下突然響起電話鈴聲,青年眯着眼睛摸索了一會,好一會才摸到手機。

「誰啊,大早上的…」

王小海帶着困意,迷迷糊糊。

「王小海!你睡傻了?現在幾點了?還早上呢?我的課你又遲到?是不是想重修了,我限你十分鐘內立刻趕來,否則……」

嘟……

瞬間,王小海立即掛了電話,似乎想起了什麼。

聽那那熟悉的聲音,便知道是他的思政老師陳蘭的聲音。王小海暗自咽了口口水,有些緊張,緩緩的拉開了窗帘。

頃刻間強烈的光線照進進房間的每一處角落,昏暗的房間瞬間變得清晰光亮,王小海的雙眼也感覺一陣刺痛。

「這學期做夢次數怎麼比以往多了?」

王小海,一個普通的羅城大學生,從小便出現出與他人不同的特點。同齡孩子在睡眠時容易受身邊噪音或肢體接觸影響,但他只要睡着進入夢中了,身邊的一切都如同虛無,除非他自主醒來。

因為這個,王小海從小就有各種奇葩的睡覺事迹,那可是不可多得的黑歷史。

當然現在不是回憶這些的時候,他使勁晃了晃腦袋,手中也不閑着,提着書包,夾上一袋麵包急匆匆的跑向門口。砰的一聲關上了那掉漆的木門,急切的出去了。

不一會,一道高瘦的身影在羅城大學的大門口緩緩停下,喘着粗氣,臉色有些發白。

「又是你?又遲到了?這次不行了。」

保安室內,一個老頭斜睨着他,端着剛泡好的熱茶淡淡的說著。

王小海緩了一會,也不說話,從那有些發黃的襯衣中摸出半包華夏牌香煙,很自覺地遞給了那老頭。

「王老,十萬火急!讓我進去吧。」

剛想拒絕的保安老頭察覺那半包香煙,頓時臉色微變,看了看四周,發現沒人,頓時輕咳一聲,將手中的按鈕輕輕按了下去,示意他趕緊進去。

王小海嘿嘿笑着,十分老練的跑向那開啟的通道,一會便沒了蹤影。

看着窗邊那半包微微發皺的香煙,老頭嘴角露出了一絲奇怪的笑容。

不一會,羅城大學某處教室外,王小海嘴裏叼着一小塊麵包,背着書包在教室門口停下。

「陳老師,抱歉,我來晚了。」

王小海有些尷尬,盯着講台上的陳蘭,嘴中的麵包這才費力的咽了下去。

「王小海!今天你都敢遲到?平時遲到也就算了,今天劃重點的關鍵時候你都敢遲到?你看看這節課還剩多少時間了!」

看着陳蘭氣憤不已的樣子,王小海撓了撓頭,有些緊張的說道。

「對不起陳老師!我昨晚沒有休息好,做了個…奇怪的夢。」

王小海意識到說錯了話,下意識的閉上了嘴。

「做夢?王小海!多少次了?真把我當傻子騙嗎?」

每次遲到都是以做夢為由的王小海,今天陳蘭終於是忍受不了了,聲音也高了幾個度。

儘管王小海的輔導員很早就和陳蘭交代過王小海的特殊行為,但此刻陳蘭已經控制不住了。

「對不起陳老師,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控制不了自己,我知道錯了,下次不會這樣了,您別生氣了。」

王小海有些發怵,此刻只能無腦道歉來舒緩陳蘭的情緒了。

教室內此刻寂靜無聲,過了好一會陳蘭的臉色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