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的竊語》[夢的竊語] - 第2章 老毛病犯了

王小海此刻才發現突兀出現的三人,但由於離得較遠看不太清容貌,不過隱約間還是能看出他們絕美的容顏的。

其中聶詩云那俏麗的背影,一顰一笑間透露的氣質,讓王小海愈發覺得很是熟悉,但短時間又回憶不起來。

「算了,吃飯要緊,還是先找個地方填飽肚子先。」

很快他便找到了一處無人的餐桌處,頓時他臉上的焦慮也全然消失,滿意的走了過去。

午後,餐廳的事迹也很快便傳遍了校園,但在引起風波的同時,也有不少人不禁懷疑轉校生的來歷。

「你們說,她們會不會是國家安排的特務人員,來我們這當卧底的?」

「去你的,電影看多了吧?這身材這臉蛋,誰家特務能有這條件?最特別的是人家那不凡的氣質,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操場上,隨從可見的人群看着手機表白牆上的照片,不時激烈的討論着。

王小海一路走來都有些厭煩了,這一路上都是與那三名女生的話題,各種言語磨得他有些煩躁了。

還好操場較為開闊,他找了個清凈的地方盤坐着,將藍牙耳機塞入耳內。

吹着微風,聽着自己喜愛的歌,很快王佰瀾眼皮有些昏沉,雙眸止不住的緩緩沉入眼底。

黑暗中,一片死寂充斥其中,空氣中安靜的令人心悸。

過了好一會,才緩緩打進幾道微弱的光芒,照在了王小海的眼眸上。

王小海發覺異常,努力的睜開雙眼,卻如被巨石壓住了一般,沉重無比。頓時他便意識到自己又處於夢境之中了。

他嘗試活動其他部位,但除了器物撕扯的肉體的劇烈疼痛,還有鐵鏈劃拉的聲響,便再也沒有任何聲音了。

王小海意識到自己似乎被囚禁了,而且處於一處極度黑暗的牢房之中,至於那微弱的光線是怎麼回事,他更不清楚。

但來不及他多想什麼,眼前那幾道光線卻變得愈發的強烈,隨着刺耳的金屬撞擊聲和雙眼的刺痛感,一道高大粗壯的黑影緩緩來到了王小海的面前。

「小子!看來你不止嘴硬,命也硬啊?不過你放心,我們可不會讓你輕易死去的。」

黑影輕蔑地笑着,說完便從一旁的刑具中拿起了一件烙鐵樣的鐵器,換上了一個奇怪印記的鐵章,便緩緩向他走去。

王小海有些驚恐,雖然他看不見對方是誰,現在想要幹嘛,但那嘎吱嘎吱的金屬旋轉聲讓他不由得心跳加速,儘管這只是一場夢,但是他對周遭環境和自身肉體的感受卻是十分真切的。

還未等他反應,那烙鐵鐵器肉眼可見的變得通紅,在黑影的右手火焰的催動下,冒出了絲絲黑煙。

滋啦幾聲,黑影狠狠的朝着王小海的心臟部位印去,瞬間一股焦臭味撲面而來,伴隨着陣陣肉香。

頓時一股強烈的灼燒感從王小海心臟處傳來,讓他全身汗毛暴起,額頭的青筋也不由得隆起,全身止不住的顫抖着。

這撕心裂肺的疼痛,頓時讓他全身顫抖不止,鐵鏈也被其牽動着,在他的手掌與腳腕處來回扯動着。

兩種強烈的疼痛疊加讓王小海瞬間昏死了過去,甚至連慘叫聲都未能發出。

黑影見他昏迷,竟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悄無聲息間便離去了,留下全身破爛襤褸不堪昏迷不醒的王小海。

在房間最後一絲光線即將消失之際,王小海胸前那褐紅色的奇怪印記竟發出了微弱的紫色光芒,忽閃不已,看着十分詭異。

「今天天氣真好啊,羅城大學看來也沒有我想像的那麼壞嘛,雖然很多煩人的男生,不過還是有好人的。」

操場中心,聶詩云換上了一件淡黃色碎花長裙,此刻正悠閑的在操場閑逛着。長裙掩蓋不住她那勻稱修長的雙腿,搭配那姣好清純的面容,這在操場之中猶如人間尤物。

一旁圍觀的人群似乎發現了什麼,一**人群議論紛紛,不一會就吸引了一**人圍繞其中。

聶詩云稍好的心情瞬間消退了不少,秀眉微蹙,徑直脫離了圍觀群眾,小跑着朝着另一個方向而去。

「這群人真的是!沒見過女生嗎?好煩人啊!」

聶詩云頭一次因為自己容貌而影響心情,這讓她很是不解,卻絲毫沒有注意自己離王小海睡覺的位置越來越近。

「哎呀!」

她一個不注意,直接踩到了他的後背上,直接摔了一個狗啃泥。

聶詩云吃痛地捂着膝蓋,看着那淤血發紫的一團,加上之前的煩躁,此刻她有些生氣了。

「你走路不看…」

剛想懟人的聶詩云突然欲言又止,看着王小海背後那白花花的腳印,她瞬間便有些不好意思了。

「原來是我不小心踩到別人了,真是失態。」

聶詩云小聲低語道。

「同學不好意思啊!是我走路沒注意,你沒事吧?」

聶詩云有些擔憂,扶着他的肩膀,輕輕搖晃着。

「同學,你沒事吧?」

聶詩云臉色有些難看,見他沒有任何反應,以為王小海昏過去了。

「別嚇我同學,不小心踩了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