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界》[蒙界] - 第6章 玉佩傳人

大人的對話看似平淡無奇,但是在劉長生的腦海中卻像扎了根一樣,非常想見自己的這個二爺。

一連幾天,劉立仁都常伴母親左右,劉落根也跟着幾個堂兄弟玩到一起了,每天看他們打牌倒也不無聊,只是覺得這裡的人們都很淳樸,不帶錢也能打了一下午牌,贏了的高高興興,輸了的也只是略帶沮喪而已,轉眼間就不放在心上了,日出而做,日落而息,日子簡單而樸實。

劉長生這幾天也和村上的小夥伴們玩熟了,很快就學會了上樹掏鳥,下河逮魚的本事,由於自己比較大,在這個輩分中自己又是老大,所以一群小叔叔們也很照顧他,什麼好玩的都先讓着他玩,劉長生也被這群孩子的淳樸深深感動了。

劉立信的大孫子劉志強比長生小四五歲,一天到晚叫着哥哥,有啥好玩好吃的都先給長生吃,長生也非常喜歡這個弟弟,兩人每天吃在一起,睡在一起,玩在一起,雖然認識時間不長,但是血脈相連,不自覺的更親近了些。

這天兩人吃過中午飯,一起去河邊逮魚,經過這幾天的相處,長生也多少熟悉了一些河裡的地形,便不滿足只在河邊上捉小魚了,想去遠一點的地方逮大魚,志強雖然不太願意,但是想着有哥哥在,便也同意了。

兩人拿着小拉網來到河灘的上游,上游不深不淺,中游比較深,下游比較淺,平時都是在下遊玩的,剛到上游幾網下去,確實逮了不少魚,兩人高興的不得了,膽子也越來越大了。

這一網,兩人見網中有條大魚,激動的摒住呼吸,拉着魚網慢慢往岸邊移動,不時的用腳在後面輕輕趕着,快到岸邊的時候,大魚一個轉身,從網的邊沿溜了出去,兩人急忙放下拉網便去追,大魚好像存心要戲弄他們似的,故意沿着河邊游,劉長生跑的最快,三步並做兩步往上撲,結果沒撲到魚,自己卻跌入水中。

長生本來略懂水性,能在河裡游上幾米,但是此時水比較深,腳根本挨不着底,不由慌了神,便隨便撲騰起來,片刻間就嗆了幾口水,變的更加慌張了,頭剛露出水面,叫了聲「救命」便又沉了下去。

劉志強看到哥哥掉進深水坑中,便跑到河堤上大聲喊人,遠處打牌的人正打的熱火朝天,根本沒人聽到他的呼喊。

劉志強眼見哥哥快要沉入水底,急忙邊呼喊邊從紅薯地里拔了一個一米多長的紅薯秧,跑到岸邊把紅薯秧扔給哥哥,劉長生在慌亂之中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猛的用力一拉,劉志強根本拉不動哥哥,直接被拉了下去,兩個人都在水中亂撲騰,不一會便沒了力氣。

兩人再醒來的時候,兩頭牛正馱着兩人在村裡走着,兩邊圍滿了人,一旁的劉落根邊哭邊說道:「長生醒了,長生醒了。志強那邊怎麼樣?」

志強他爹劉國玉也哭着說:「志強的腳剛動了一下,估計一會就醒了。」

溺水的小孩子扒在牛背上圍着村走三圈,如果小孩子有反應,說明閻王爺不收了,如果沒有反映,那說明已經被閻王爺收走了,村裡人對這個說法一直深信不疑,所以見到兩個小孩子有反應,大家都在說立信家祖上積德了,不然兩個孫子都沒了。

原來,長生和志強兩人失去知覺之後,河堤上有人路過,看到水面上舉着一個手臂,便知道有人溺水了,急忙跳下去把兩人撈了上來,然後開始去村上叫人,村上聽說有人溺水了,牌場一鬨而散,到牛的,救人的自動分工,終於把兩個小孩救活過來了。

經過這件事,以後長生和志強兩個人再也不敢去河裡逮魚了,村上的大人們也都再三叮囑自己的孩子,不讓去上遊玩水。

轉眼間十多天已經過去了,長生和村上的小夥伴也玩的非常熟了,劉落根因為還要工作,便向父親提出要回家,劉立仁也知道自己不可能長期住在這裡,便準備向母親告別。

「娘,落根在台灣還要上班工作,我們要回去了。」

老太太聽完立仁的話,笑着說道:「別急,再等幾天吧!明天老二就回來了,你們兄弟也有幾十年沒見了。」

劉立仁聽後驚訝的問道:「真的嗎?二弟明天就回來了?」

老太太笑着說道:「明天晚上他給我說的,而且再過幾天我就要走了,他回來第一是想見你一面,第二是送我走的。」

劉立仁不解的問道:「娘,你要去哪裡啊?」

「我要去陪你爹了。」

劉立仁生氣的說道:「瞎說什麼呢!這話不吉利。」

老太太笑了笑,說道:「我上次見立德時,立德告訴我說,我活着的時候,還能見你們一面,我說我已經知足了,再說,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請自己去,我今年剛好八十四,沒病沒災的走,已經是很有福氣的人了。」

「你怎麼能信這些呢!好好的人,沒病沒災的,怎麼會走呢!」

「我帶着這個玉佩十年了,多少也沾了點仙氣,有些事也能看出來了,你放心了,咱們家將來會出一個大人物的,我走了也安心。」

劉立仁哭了起來,說道:「娘,你放心,明天立德回來了,我讓他救救你,你肯定不會走的。」

老太太聽了,笑了笑,搖了搖頭,也不說話了。

第二天,劉立德果然回來了,長生也終於見到這個傳說中的二爺了,但是讓他有些失望,這個二爺猶如一個深山中的野人一樣,蓬頭垢面,破衣爛襯,腳下的一雙鞋子也露出一個腳指頭,活脫脫的一個叫花子,但是,爺爺的反映卻出乎了他的意料,見到二爺後,立即上前,緊緊的抱着二爺,痛哭流涕,三爺也走上前,兄弟三人再次抱在一起,而一旁的爸爸也被感動的流下眼淚,還有國玉叔,一個個都哭成了淚人,老奶卻坐在一旁微笑着。

立德回來的消息在鎮里炸開鍋了,十里八村的好事者都想看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