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界》[蒙界] - 第7章 前世今生

三兄弟把老太太的葬禮辦的風風光光的,主要還是老大從台灣回來的,比較有錢,而老二在葬禮上一言不發,一淚未落,引起左鄰右舍的議論紛紛,不過老大老三都不太乎,別人也不好說什麼。

農村的習俗是老人去世之後,一連七天晚上都要去墳頭點湯,意思是老人雖然走了,但是晚飯還是要吃的,一般都是黃昏時候過去,把晚飯倒在墳邊上,劉長生也跟着一起去,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做這事,但是看着大人們悲傷的樣子,也不敢多問,只是默默地陪着大家一樣。

長生戴上玉佩後,便開始做夢,在小孩子的世界裏,夢也是亂七八糟的,但是有一個夢是一直重複做的,夢到自己回到家,家裡還有一個等待妻兒,妻子已經滿頭白髮,經常坐在村口的大青石上面眺望遠方,彷彿馬上就能見到自己一樣,在那個大青石上等了自己四十多年,那個村叫王寨,自已家就在王寨的大路邊上,每一個場景都那麼清晰逼真,而且還在不錯重複的作這個夢,讓長生越來越相信這是真的了,但是也沒有告訴任何人。

老太太的後事辦完一周了,老二劉立德告別大家,說自己要回山了,雖然大哥三弟還想再多留他幾天,但是大家也都知道早上他還是要回去的。

老大劉立仁也向三弟告別,對此次回鄉探親略帶遺憾,兩兄弟再三抱頭痛哭,將要分隔兩地,劉立信不斷叮囑大哥,以後有時間了常回家看看,又拉着兩個孫子說道:「我們老劉家到你們這一輩就只有你們兄弟二人了,將來不管怎麼樣,兄弟之間也要記住這份鄉脈親情,相互扶持,這樣才對得起祖宗。」

兩兄弟互看一眼,應了一聲,雖然兩人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這份親情讓兩人越走越近,不管遠隔萬水千山,也知道有這樣的一個兄弟。

劉立信全家看着劉立仁祖孫三人坐上去縣城的汽車後才離開。

上車後劉立仁便開始哭泣,哭這份對娘未盡的孝,哭這份對鄉親難捨的情,劉落根也知道父親的苦楚,只好默不作聲的看着,而劉長生在汽車的顛波中很快進入了夢鄉。

「卟」的一聲巨響,車子停在路邊了,司機操着一口方言向大家說道:「老鄉們,對不住了,車子壞了,我們馬上下車去修,可能要在這裡停半天了,大家忍一下啊!」說完,司機和賣票的一起下去修車了。

人們對這種事情顯然已經習慣了,紛紛怨自己運氣不好,也沒人說司機的不是。

過了一會,司機又說道:「老鄉們,麻煩大家下來推一下車,看一下發動機能不能打着火,打着火了咱們就接着走。」

車上的人紛紛下車去推,劉立仁和劉落根看了一下熟睡的劉長生,也沒有叫他,讓他繼續在車上睡。

大家推了幾百米汽車,還是沒打着火,司機又跟大家說,「大家先在路邊歇一下吧!我去前面小鎮上買接電線,搭個火就好了。」

人們也不抱怨,只是默默的在路邊休息着。

劉立仁看着同是趕路的鄉親,又看着一望無垠的農田,感嘆道:「以前這裡都遍地土匪,人們也沒有土地,想種個莊稼都不可能,現在好了,地都分給百姓了,人們也不用擔心有土匪來打家劫舍了,安居樂業,你是不知道我們小時候是多少羨慕這樣的日子啊!」

劉落根聽完父親的話,不禁笑了笑說道:「時代早變了,你還說這些幹什麼呢!」

「兒啊!咱們不能忘本啊!現在的日子來之不易啊!我們經歷過的苦難你們都沒辦法想像的,你知道一家人分一個紅署吃是什麼感覺嗎?你知道一個月只喝湯有多難受嗎?」

劉落根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感受不到,更不想感受這些苦難。」不想再聽父親說這些半個世紀前的事了,便說道:「我去看一下長生醒了沒有。」說完便上車去看長生,但是車上空無一人,急忙下車高聲喊道:「長生,長生,你在哪裡?」

劉立仁聽到兒子的聲音,也急忙走了過來問道:「長生不見了嗎?」

「是啊!剛才我上去看了一圈,不知道他跑哪裡去了。」說完,便向周圍人打聽,有沒有見到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

周圍人看着他們不停的搖頭,大家意識到有人孩子丟了,所有人都開始喊着長生的名字,向四面八方散去。

有人說道:「長生會不會醒了之後不見大人,往村子裏去找大人了?」

「是啊!我們往村子裏面打聽一下,說不定有人見過了呢!」

大家都開始在村子裏呼喊。劉立仁父子也非常着急,商量了一下,劉立仁在車旁等待,劉落根去村子裏找找。

眾人在村裡喊了半個多小時,也沒人答應,但是有村民說見到過這樣的小孩,向村裏面走去,劉落根知道後急忙沖向村裡。

原來,劉長生在睡夢之中,變身成為自己的前世王子傑,冥冥之中自有天定,車子到了王寨便壞了,劉長生便下車往家中趕去,去看自己的妻兒,走到院中,見自己的妻子早已經滿頭白髮,坐在前檐下,腿上放着一個竹筐,正在剝筐里的花生,旁邊還有一個四五十歲的婦女和一對十來歲的男孩女孩,劉長生上前一把抱着妻子說道:「玉琴,我回來了。」

李玉琴被眼前這個小孩子嚇了一跳,驚訝的說道:「這是誰家的小孩子,拿我老婆子開玩笑,太沒大沒小了。」

劉長生哭着說道:「玉琴,你忘記了,我是子傑啊!我回來看你了。」

李玉琴被這個聲音震驚住了,知道眼前這個小孩子被鬼上身了,而上身的鬼便是自己的丈夫王子傑,忍住激動問道:「你這些年去哪裡了?」

劉長生將王子傑在台灣的經歷講了一遍,自從到了台灣之後,日夜思念自己的妻兒,身邊很多朋友在那邊又建立家庭了,而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