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界》[蒙界] - 第8章 怪事頻出

劉長生回到家以後,雖然每天看似正常,但是卻又帶着一絲邪氣,奶奶和母親都覺察出來了,卻又說不出來哪裡不正常,直到那天晚上。

半夜四點多,大家睡意正濃的時候,被**叫醒,劉落根以為家裡來了小偷了,所以驚動**了,慌忙披上衣服便來查看,只見**把劉長生送了回來。

一番了解才知道,劉長生半夜跑了十公里外的一戶人家院中,叫人家起來說會話,而且聲音全是王子傑的聲音,把那一家人嚇了趕緊報警,**過來後,發現只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孩子惡作劇而已,還好**中有人認識他,便把他送了回來。

一家人的神經立刻緊張了起來,劉落根將劉長生前世之謎告訴了媳婦和母親,李惜茹聽後便哭了起來,邊哭邊說道:「我說不讓你們帶長生回家鄉,你們不聽,這下可好了,出了這種事,你們說怎麼辦哪!」

劉落根聽後也默不作聲,看了看父親劉立仁,劉立仁嘆了口氣說道:「這種中邪的事情先不要告訴別人,明天我們帶着長生去廟裡求求菩薩,保佑長生以後不再鬼上身。」

李惜茹看着熟睡的長生,問道:「明天起來他身子會不會很虛,還有這鬼現在還在不在他身上?」

劉立仁心裏也亂,不耐煩的說道:「我也不知道,在老家的時候有神婆可以驅鬼,在這裡就沒說過有這樣的人,明天看長生怎麼樣,如果沒啥毛病了就去廟裡,如果發燒了就送去醫院看看。」

眾人也沒有其他辦法,只好按劉立仁說的來做了。

第二天,劉長生果然高燒不退,劉落根急忙把他送到醫院,在醫院裏反覆檢查了一遍身體,只是說劉長生炎症比較大,打幾瓶點滴便沒事了,而劉落根知道事情的原委,把事情的整個過程給醫生講了一遍,醫生笑了笑說道:「馬上就要二十一世紀了,不要再用這種無稽之談來騙小孩子了,容易嚇着小孩。」說完便安排護士來照顧劉長生。

劉落根也很無奈,希望打幾瓶點滴後劉長生能把燒降下來,快點醒過來。

一連打了三天點滴,劉長生仍然沒有任何好轉,醫生也被劉長生的病情給驚的懷疑人生了,而劉落根一家人輪番上陣,對醫生進行冷嘲熱諷,醫生也無語了,畢竟自己沒人把人家的病看好。

劉立仁也意識到這個病不是醫生能看好的了,便把昏迷的劉長生帶到寺廟裏面,請了幾個高僧念經祈福,不到兩個小時,劉長生竟奇蹟般的醒了過來,而且身上的高燒也退去了。

一家人看着劉長生平安無事了,都非常高興,早知道直接帶到寺廟之中了,還去醫院折騰那幾天幹什麼。

接下來的事情並沒有像大家想的那樣,而是怪事不斷,一個月至少有兩三次在半夜被**叫醒,而且全警局的人都認識劉長生了,而且報警的人還不是一個人,但是這些人有一個同共的朋友,就是王子傑,這些人中有兩個年齡較大一點的和身體不太好的都直接被嚇死了,一時之間,半夜老王敲門成為這些人的夢魘。

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劉長生的這種詭異舉動在當地引起很大的轟動,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

一家人被劉長生折騰的精疲力盡,但是又無葯可醫,只能每次給人家上門道歉和進廟被祈福,也想了不少辦法,在家裡請一尊觀音菩薩,希望能夠壓得住劉長生,但是就算天天焚香,日日禱告也於事無補,所有的辦法都用盡了也沒用。

經常去廟中祈福引起來一位廟中方丈的注意,這次劉落根背着長生在廟中祈福,長生如期而至的醒了過來,被僧人留下,請到方丈房間。

劉落根和長生來到方丈室,見屋中坐着一位八十多歲的大和尚,知道這便是寺廟的方丈弘法大師,二人忙雙掌合十跪拜,大和尚還禮後讓他們坐下用茶。

弘法大師說道:「近日聽說令郎有鬼上身的事,特請過來一敘,失禮之處,多多包涵。」

劉落根忙說道:「大師過謙了,我兒子遇鬼上身的事給寶剎帶來不少麻煩,該感謝的人是我才是。」

二人客氣一番之後,弘法大師把目光轉向劉長生,說道:「令郎天庭飽滿,地格方圓,天生福澤深厚,貴不可言啊!怎麼會遭遇鬼上身哪!」

劉落根嘆了一口氣,將自己回老家的事給弘法大師一五一十的講了一遍。

弘法大師聽後,驚嘆道:「你說你二叔是羅岩老祖的弟子!」

「大師也知道羅岩老祖?」

弘法大師說道:「是的,在幸見過一面。」

劉落根也大吃一驚,問道:「大師見多識廣,令人羨慕。」

弘法大師微微一笑說道:「這都是六七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我才十來歲,在大陸清涼寺出家,我師父是轉世高僧,和羅岩老祖交情頗深,羅岩老祖到我廟中與師父論道,我有幸在邊上斟茶遞水,才知那人是羅岩老祖,年紀看起來不到三十,但卻有千年高齡了。而我師父也已經修行十世,從他們口中得知,門口的那隻我經常伺養的白鶴,都已經有千年高齡了。」

「後來,兵荒馬亂之下,寺廟也難以維持,……我便下山,再後來,便成為這裡的方丈,一直到今天,雖然時過境遷,但是一直秉持着一顆大慈大悲之心,阿彌托佛!」

劉落根聽完大師的話,不由的心中升起一份敬佩之情,也忙跟着大師一起雙掌合十。

弘法大師接着問道:「你剛說玲瓏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