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界》[蒙界] - 第9章 偷梁換柱

自從玉佩放進寺廟中之後,長生身上再也沒有發生過奇怪的事,一家人又過上了平靜的生活,唯一令所有人頭疼的事情是,長生的學習成績,以前在班上學習一般,但是也可以跟的上大家的腳步,現在成績越來越差,劉落根也只能嘆息,和長生談了幾次話,希望長生可以把學習提高起來,但是也沒有什麼變化,畢竟這種事情誰也幫不了他。

劉立仁為了長生的學習也是煞費苦心,自己陪着孫子一起念書,但是也收效甚微。

這天,劉立仁在陪孫子學習,忽然孫子問道:「爺爺,你說二爺那麼年輕,你和三爺都那麼老,他是怎麼做到的。」

劉立仁聽後笑了笑,說道:「你二爺命好,遇到羅岩老祖,跟着他一起修行,所以才不會老的。」

「那他們是怎麼修行的,你為什麼不修?」

「他們這種是秘術,不會輕易對外傳的,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修的?」

「那你想不想修啊?」

「想啊!」劉立仁笑了笑說道:「這個世界上只要活着的人,都想追求長生不老,但是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機遇的。」

「哦,可是我很想知道二爺他們是如何修行的,上次見面也忘記問他了。你問了沒有?」

「我聽他們說過,好像先要固元,然後修陰陽,聚五行之氣什麼的,這些都是有法門的,沒打開法門你也練不成。」

「哦,我對這很感興趣,下次見到二爺了讓他收我為徒,教教我好不好?」

「他們修行之人和你們印象中的老師不一樣,不是交個學費就可以去讀書了的那種,沒有師父批准,他們是不能收徒弟的,而且我聽說學這些是要有慧根的,不是誰都可以學的。」

「哦!」聽完爺爺的話,劉長生有些失落,但是也在心中暗暗下定決心要成為二爺這樣的人。

「你不要想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抓緊時間把學習搞上去,這才是你目標的主要任務。」

「學這些有什麼用,學好了又不能真的長生不老。」

「誰說的,現在科技這麼發達,前段時間看報紙說國外已經可以克隆一隻羊了,通過一個細胞提取DNA里的信息,就可以培育出來一個一模一樣的羊,說不定你們將來也可以通過科技的手段實現長生。」

「我也在電視上看到了,不過這肯定特別難吧!」

「你叫長生,對你來說長生肯定不難,只要你學好知識,將來肯定可以實現長生的。」說完劉立仁哈哈大笑起來。

「爺爺,別拿我的名字開玩笑了。」長生聽後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在心裏已經默默記下爺爺的話了。

在爺爺的監督下,長生的學習終於有所提高,但是仍然是中等水平,家裡人心中也多少有些安慰了。

轉眼長生已經到了十二歲了,一家人給長生過完生日之後,劉立仁便要讓長生去廟中取回玲瓏玉佩,劉落根也知道父親的擔憂,但是自己更擔心這平靜的生活會不會因為玉佩的到來再次被打破,這幾年一刻都不敢讓長生進寺廟,生怕玉佩再給長生帶來傷害,但拖拖拉拉的一直不肯去取。最後在劉立仁的再三要求下,才帶着長生來到寺廟中,可惜的是當年的弘法大和尚一年前已經圓寂了,新的方丈印智和尚並不知道玉佩的事情,便和劉落根聊了起來。

劉落根將玉佩的前因後果跟印智和尚講了一遍,印智也讓人取出玲瓏玉佩,以前對長生鬼上身的事情也有所耳聞,但是並不知道是原由,今天聽劉落根這麼一講,頓時對玲瓏玉佩產生了好奇,仔細打量了一會,有些不舍的把玉佩還給劉落根,劉落根本來就不怎麼想接,想等長生再長大一些再帶上,又見印信大師有所不舍,便說道:「我一直不太明白這個玉佩是那裡來的無上法力,能有這麼大的作用。不知大師能不能幫我解答一下。」

印信聽完劉落根的話,心頭一喜,說道:「我也想知道,這玉佩真如你所說的一樣有法力嗎?」

「大師如果有興趣,可以戴一下這個玉佩試試,順便也解一下我的疑惑?」

「阿彌托佛,你既然有此想疑問,我一定想法破了這迷團。」

「那就有勞大師了。」劉落根見印信大和尚願意解開這個玉佩之謎,自己又不用拿回來心中自然歡喜。

印信見劉落根同意了,心中也是歡喜,便說道:「應該的,只是不知道劉施主準備多久再過來取?」

「三個月時間夠不夠?」劉落根脫口而出,說完見印信眉頭一皺,又忙說道:「三年也行。」

印信聽完笑了笑說道:「應該不用那麼久,施主可以留個電話,我破解之後便告訴你過來取。」

劉落根高興的留下電話,便帶着長生回家了。

這印信和尚本來就是得道高僧,根本沒有修為可言,只是聽說這玉佩很神奇,便起了貪心,想將這玉佩據為已有,那會想着破解這法力,而且自己也根本不相信這些,仔細打量了一天,也沒看出有什麼特別之處。

晚上,印信和尚偷偷的脫去袈裟,換上常人衣服,順着廟門便下山去了。

印信來到一處偏僻的小村莊,這裡有印信出家前最好的朋友施付全,施付全交友廣泛,各行各業的都有熟人,施付全見印信深夜到訪,定是有好事降臨,急忙讓進屋裡。

印信拿出玲瓏玉佩讓施付全看一下,說道:「這可是個千年古玉啊!放到黑市裡價值不菲,你有沒有興趣接這個活。」

施付全看了看,立即斷定這不是一個簡單的玉佩,點了點頭說道:「確實不錯,值多少錢我還要找幾個朋友看一下才行。你等一下,我給我朋友打個電話。」說完拿着屋中的電話,打了一通電話之後,不一會便來了兩個人。

古玩收藏愛好者張輕韻和玉器匠張鵬飛,二人接過玲瓏玉佩,打量一番,張輕韻說道:「這個玉佩有些年頭了,應該是唐代時候的東西,質地色澤相當不錯,算是玉器行的上品了,拿到市場上至少值這個數。」說完,伸了一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