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眠做夢》[眠眠做夢] - 第七章 周洲

寒假不知不覺來臨,已經是入了冬,天氣轉冷。這裡沒有像是沒有冬天,南城相比之前也只是更加潮冷。

易思眠天生體寒,即使是在炎熱的夏季手也會冰涼。這幾天更是天天在校服外面穿了一個大棉褂。

別夢右手手上轉着筆,校服褂子半敞着,左手托着腮,嘴角擒着一抹笑看着面前穿着白色大棉襖的易思眠。

易思眠對上他帶着笑意的雙眸,把棉襖又緊了緊,小聲說:「幹嘛啊,我怕冷不行嗎?」

「我可是什麼也沒說,你自己來碰瓷兒的啊!」別夢一臉無辜。

「……行啊」易思眠心裏在抓狂,「明明他就是那個意思!」

易思眠下定決心好好學習,尤其對於理科。明年就要分班了,她其實是想學文的,畢竟文科對於她來說還是很輕鬆的,但是……她依舊是每周去別夢家補習,自上次「檢查」之後,別夢再也沒有和她開這種曖昧的玩笑。

每天相安無事,平平淡淡。眨眼間就期末考試了。算是一次摸底考試,題目很難,易思眠考完後整個人都不好了。

別夢看她心情低落,沒再提考試的事兒。

「出去玩幾天?」別夢挑眉,摸摸易思眠的頭問。

「去哪啊?」易思眠有氣無力的說。

「你想去哪,我陪着你。」

「北城!去北城!姐姐和周洲都在那!」易思眠猛得想起,揪住別夢的袖子興奮的喊,「我們去北城玩,那裡還下了雪!」

「嗯!」別夢溫柔的看着她回答道。

北城距離南城很遠,坐飛機也得好幾個小時。易思眠回家興沖沖的和白母以及趙叔叔說她要去北城玩。

「你一個女孩子自己去我不放心。」白母一口回絕。趙叔叔也在旁邊附和着點頭。

「不是一個人,還有我同桌,別夢就是,我們一起去在周洲,就是之前一起玩的那個女孩子,很活潑開朗的!你忘了嗎?你見過他們的!」易思眠撒嬌的揪着白母的衣袖,:「你就同意嘛!有別夢在我不會有危險的!求求你了嘛~」

白母被她磨的不行,想想別夢,嗯,是挺靠譜的,可以放心把女兒交給他。只得說:「行行行,你去吧,去了北城聯繫你姐姐,到了給我打電話!」

「好嘞媽媽!」易思眠開心的蹦起來,回到房間和別夢分享這個喜訊。

那邊的別夢回復得很快:「嗯,收拾東西明天早上8點的飛機。」

「啊?明天就走,你什麼時候定的?」易思眠驚訝的問他,「提早訂上就不怕我媽媽不同意嗎?」

「不會,她會同意的。」別夢回答。

因為她心中有愧。

最後這句他沒說,他知道就夠了。

翌日,易思眠穿着奶白色長裙和白色棉襖拉着淺粉色行李箱走到別夢身邊。

她乾淨的不染一絲灰塵,就算是神明看了也會為之低頭,甘願低下頭。

別夢今日穿的也是白色的衛衣,以及黑色的運動褲。倆人看起來就像是一對情侶。因為長的好看,在街上的回頭率是100%。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