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漂流記》[末日漂流記] - 第3章 初到甘古城

再一次醒來時,雪還在下,已經上午九點了,外面白茫茫的,白光透過石縫,照了進來。

風呼呼的吹着,夾起凌亂的雪片四處飛揚。

昨晚喝了不少狼血,為馬小白提供了充足的能量。

早上一睜眼,便覺得神清氣爽。

儘管外面冰天雪地,溫度低到零下二十幾度,馬小白也並未覺的十分冷。

計劃是向南方趕路。

馬小白起床收拾好行囊,然後打開地圖查看。

南邊要翻過前面這座小山,再經過一條幹河才能到達一座縣級城市。比自己原來的目的地陳郡要節省不少路程。

災難爆發後,世界上基本沒有國家這個概念了。

殘存的人類約定,撤銷原來的一切建制,在一定區域內,依託大中城市建立新的郡制。任何區域內或經過區域的人類都可以無條件進入郡內。

沒有國別,不分人種,活着就是進入的證件。

馬小白本來想去陳郡碰碰運氣,然後一路西行的,據說西部地區污染最晚,拉郡還有殘餘人類。

但現在已經發現了人類的蹤跡,去南邊碰碰運氣也是最好的選擇了。

南邊幾十里外有一座叫甘古的小城,這種貧瘠地區的城市和村落一樣,最多能夠提供庇護所和水,很難有其他收穫。

馬小白一路走來,這種小城經過的太多了,所以不抱太大希望。

查看完地圖,馬小白點燃了火堆。推開窗台上的石塊,那雪已經足有一尺多厚了。

產了滿滿一鍋雪,架在火上消融。這種受污染的雪水不能直接飲用,必須凈化後才能喝。

融雪的同時,馬小白抽出匕首,走向倒懸在房頂的禿狼。仔細看時,身如犀牛,鼻似野豬,其他地方和狼一樣。

這麼冷的天,早已經凍的硬邦邦的。伸手去拽前腿,後半截已經凍結在房頂,並沒有拽下來。

沒辦法,馬小白只有拿出一把合金鋸。撥弄好鋸刃,對準禿狼脖子鋸了下去。

結實的狼皮有一個手掌的厚度,馬小白足足鋸了十幾分鐘才鋸斷脖子。拿下狼首,裏面露出雪白的脂肪和粉紅的肌肉。

肉凍的結實,馬小白重又鋸下一大塊肥瘦相連的狼脖肉,放在火旁烤着。

這時鍋里冒着汽,雪水徹底融化了。

馬小白掏出手搖凈化器,安裝好漏斗,把一個空瓶子對着下面的出水口,倒了少半鍋水進去。抓起搖把,旋轉了十來圈,一瓶水已經凈化好了。然後重複剛才的動作,又接了兩瓶水。

重新架起鋼鍋,把三瓶水都倒進鍋里。填滿木材,火苗也不及昨晚一半旺。零下二十幾度,燒水要費一些功夫。馬小白拿起鋸子,又開始從禿狼身上鋸肉。

水燒開的時候,馬小白已經肢解了半隻狼,只剩半截還留在破洞中。

禿狼皮是好東西,可惜凍的太硬了,只能鋸破。

肉被鋸成塊狀,裝滿了禿豹皮做的口袋。剔除骨頭,純肉足有二十幾斤。

這時火邊烤着的肉才軟化了一半,馬小白一邊用匕首割下一塊流油的脂肪塞進嘴裏嚼着,一邊拿出保溫壺,灌了半壺開水進去,然後把肥瘦相間的大肉塊丟進鍋中。

有段時間沒見油脂了,即便是生肉,馬小白也吃的津津有味。

煮肉期間,馬小白不止一次的從鍋中割下肉塊來吃,等肉熟的時候,只剩巴掌大的部分了。

吃完剩下的肉,喝乾鍋里的湯,整個人溫熱了許多。

馬小白使勁搓搓沾滿油脂的雙手,然後塗抹到臉頰上。伸出手臂看了看錶,十二點剛過。

此地不宜久留,馬小白用一根繩子系住裝肉的口袋,一頭打個結系在腰間,然後整理行裝出發了。

使勁推開「石門」,雪散了進來,門外那隻死狼早已埋進雪裡,看不見了。

走在深深的雪中,每一步都沒過小腿。往常這種大雪天馬小白不會趕路,所以並沒有準備雪橇或者雪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