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漂流記》[末日漂流記] - 第4章 傾囊救女子

馬小白一路狂奔,即便積雪的路上摔倒了多次,也依然精神百倍。

跑了有半個時辰,又一發信號彈衝上天空。

這次看的很清楚,也聽的很真切,紅光是從一座商城的頂樓升起的,槍聲也來自那兒。

馬小白重新把皮袋系在腰間,端起步槍前進。

商城只有六層,斜甩在門前的牌匾上寫着「三保商城」四個大字。

正要穿過凌亂的門廳時,馬小白突然看到了一串熟悉的腳印。

這並不是人留下的痕迹,從巨大的梅花狀雪痕判斷,這是一隻狡猾的禿豹!

禿豹是一種獨行動物,極其狡猾。

和禿狼一樣,渾身沒有一根毛,其他地方几乎和災前的花豹一樣,只是禿豹已經進化成了雜食性動物。

這種單獨行動的動物戰鬥力並不強,基本靠吃屍體或者過期的各種食品為生,一般不敢主動攻擊人類,除非餓極了或者對方是個非常虛弱的人。

禿豹光滑的頭頂是他的弱點,只要一槍命中必然斃命。唯一要小心的就是禿豹的四個爪子,這種爪子完全展開後比蒲扇小不了多少,平時走路時會收起拇指大小的利刃,一點聲息都沒有。

馬小白是個出色的獵手,他打開皮袋,把肉都倒在門廳正中的地上,將背包靠在牆角,端起武器鑽進不遠處的存物箱裏面,只露槍口在外面,緊緊的盯着眼前的誘餌。

一小時過去了,什麼也沒有出現。馬小白曲着雙腿趴在裏面,開始心煩意亂。

信號彈是從這頂上發射的,上面一定會有人。

雪是昨天開始下的,從禿豹新鮮的腳印判斷,只有進去的,沒有出來的,說明一定會有一隻禿豹也在裏面,說不準是昨晚偷偷溜進來的。

一邊是急切想見的人類,一邊是狡猾可惡的野獸,馬小白不耐煩的換了一下趴着的姿勢,腰間的彈藥袋壓在身下時「嘩」的一聲發出輕響。

「嗖」的一聲,一個黑影從牆角閃了出去,消失在門外白茫茫的雪中。

如此快的身影,也只有貓的近親禿豹做得到了。

馬小白嘆息了一聲,爬了出來,甩了甩麻木的雙腿。重新收拾好一切,端着槍往樓頂走去。

走一層,他便大喊一聲:「有人嗎?有沒有人?」

直到最後一層,馬小白也沒有看見一個人。

正在遲疑的時候,樓頂傳來「噹噹當」的一串敲擊聲。

馬小白又一次點燃了希望,順着天窗邊的梯子爬了上去,樓頂積雪很厚,一道又寬又深的痕迹一直延伸到樓頂的西北角。

順着痕迹找去,那兒躺着一個身穿白色衝鋒衣的人。包的很嚴實,只露眼睛在外面。手裡緊緊的握着一把信號槍,似有酒味,已經奄奄一息。

他(她)是誰?

馬小白走上前,伸手拉下圍脖,一張清秀且慘白的臉垂了下來。

「嘿,你,你怎麼啦?」馬小白躬下身子輕輕的問道。

她並沒有答話,眼角顫了顫,徹底失去了重心,倒了下去。

馬小白伸臂接住她的雙肩,緩緩的放在自己的腿上。只見她雙唇乾裂,氣若遊絲,不省人事。

這是一張長期飢餓的臉,憔悴的臉,但依然讓人心動的臉。

馬小白卸下行裝,輕輕的抱起這個輕輕的女人,朝樓頂**歪斜的涼棚走去,那下面有一塊空地沒有雪。

現在這狀況,馬小白沒辦法把她移到下面去了。

拉開背包查看食品,自己還有一小包米粒適合虛弱的人食用,可是沒有燃料,怎麼熬湯呢?

馬小白焦急的翻看着物品,搜索的目光忽然盯在皮袋上,油脂可是上好的燃料啊!

打開皮袋,倒出狼肉,用匕首一片一片的切下粘連在肉上的油脂,不一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