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漂流記》[末日漂流記] - 第5章 初探曼陀宮

這是激動的一夜,兩個年輕人,獨處一室,在死寂的夜晚,兩顆希望冉冉升起,點亮了未來。

馬小白一夜好眠,直睡到第二天九點。醒來時,張琴已經在煮肉了,香味撲鼻。

「醒啦?你是這世界上最懶得人了吧?」張琴取笑道。

「呃,你是這世界上最勤快的人了吧?」馬小白已經不那麼害羞的說笑。

兩人相視一笑,這才看清楚了彼此的容貌。雖然都比較憔悴,但一個清秀,一個俊朗,彼此都被吸引了。

怔了一會,馬小白趕緊移開目光,看向窗外。張琴這才轉身,走向牆角,從一個紙箱裏面拿出一個白色的瓷瓶,遞給馬小白,說道:「這個給你吧!」

馬小白接過來,反手一看,大吃一驚,這是一瓶八十三度的白酒!

這種酒不僅可以飲用,而且是最佳的燃料。

馬小白嘆了一口氣,說道:「這麼好的東西,可惜了」。

張琴聞言大為不解,反問道:「請我閣下,何惜之有?」

「喔,這個可以做老式汽車的燃料,甚至可以用來發電。」小白說,「可惜只有一瓶。」

張琴走向牆角,打開紙箱,用手指着說道:「嘍,不夠喝這還有,但這東西喝多不僅頭暈,而且嘛,還會亂來呢!」

馬小白顧不得臉紅,追問道:「這種酒,你從哪找到的?」

「官邸啊!」張琴用手指着東邊說道,「那一片官宅,底下全是這個。」

說完揭開鍋蓋,滿滿一鍋狼肉已經熟透了。

馬小白納悶了,喃喃:「這怎麼可能……」

張琴指着肉,說道:「吃完,我告訴你。」

於是,二人坐在地上,邊吃邊飲,不一會吃的乾乾淨淨,酒也喝了半瓶。

又是一整天的攀談。

原來,張琴是從蘭郡出來的,那兒已經沒有任何活物了。

剩下的為數不多的人類因為搶奪資源而大打出手,四分五裂。

一部分人逃往西部尋找石油資源去了,另一部分人奔着太郡的煤炭資源而去,剩下走不動的人類最後餓死在郡內。

張琴因為照顧生病的母親而耽誤行程,未趕得上最後出發的車輛,只好在母親病故後,一個人向南流浪,走到任何地方,她都會留言、做標記,以便能夠找到其他人類。

到達上一座小城的時候,她身上除了食鹽,已經沒有任何吃的了。

她知道自己一個人不可能徒步趕到太郡,也不想去太郡。

只得向南方走,她本能的認為,南方可能會溫暖點。

一路走來,溫度變化雖然不大,但確實是比北方暖和了一點點。

馬小白也曾問她為什麼不去西郡,她說西郡雖然很大,但周邊沒有資源,這樣的郡最薄弱,是最容易陷入絕望的地方。

太郡則不同,周圍還有一些煤炭資源,取暖,電力什麼的應該會有保證,但前往太郡的一伙人都不善,心狠手辣,動不動殺人,吃人,張琴根本也不想去。

就這樣,兩個逃難的人終於走在了一起。

馬小白到過很多地方,但一直沒去過郡里,因為他根本不相信互救會的宣傳。

戰時,互救會聯合某國僱傭軍集團動員青年參軍,說一年後回來,可一波一波的人去了,卻沒一個回來的,連骨灰都沒有。

馬小白37年參加僱傭軍團,在當地的訓練營學習軍事理論與實戰技術。馬小白也就是在那個時候學會各種槍械使用的。可還沒等訓練完成,戰爭就在38年結束了。

到災難爆發後,互救會又動員人民遷往郡內,馬小白潛意識裡認為這又是一個陰謀。

所以他總是一個人流浪,直到今年開始的時候,孤獨的他終於說服自己,前往陳郡,希望再見到人類。

命運,正如多變的天空一樣,誰也把握不了。

這次交流增進了兩人的互相了解,二人惺惺相惜,互相傾慕,最後相擁而泣。在末世,倖存的人既是幸運的也是悲慘的。

臨睡時,張琴告訴馬小白,自己的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第二天便帶他去尋找更多的酒。

二人說好後,又是各睡各的,更無越雷池之舉。

第二日天明,霧還未散盡,隱約看到東方泛紅,天空更闊更亮一些了,天要放晴了。

二人早起洗漱,這是多日來第一次洗漱。

用的是用酒精爐融化的雪水,這水雖然不能直接喝,但可以洗涮。

二人用了過期的牙膏,雖然黏糊糊的,但不影響使用,使用完口氣清新了許多。

二人帶了兩升多熱水,裝在保溫壺裡,又用一些錫紙包了三斤多熟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