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漂流記》[末日漂流記] - 第8章 魔窟夜驚魂

單說當日馬小白與張琴第一次闖入鐵瓦寺,張琴不慎跌入陷阱。若不是馬小白及時救援,後果難以預料。

張琴講述道……

4月15日這天,大約正午時候,馬、張二人抵達鐵瓦寺門口。

馬小白見門側的牌匾上寫着似道非僧的對聯,便心生疑問,時逢亂世,小心點沒錯。

哪知張琴冒冒失失闖了進去,一不小心便跌到陷阱裏面去了。

那陷阱有七八丈深,底下一張巨網攔着,張琴直摔的頭昏眼花,不省人事。

等她睜開眼時,已經躺在一張鋪着獸皮的土炕上了,前面黑洞洞的。

只見先前在大殿里打坐的禿女人跪在灶台前,不斷往灶里塞着煤塊。

張琴掙扎着,偷眼看時,火光閃爍,灶台上支着一口大黑鍋,鍋並沒有蓋住,白汽直往上飄。

那鍋里分明煮着一條人腿,白燦燦的。張琴嚇得不敢出聲,剛要翻身往起爬,只聽那禿子道:「不要動,你走不出去的。」

禿女人轉過頭,藉著火光,張琴看清楚了她的容貌。

頭頂無發,雙眼泛白,耳朵很大,類似貓耳,但也是光滑沒毛的。

只見她面向張琴,轉着死魚一般的眼珠子盯了一陣,接著說道:「你不用怕我,我住在洞里已經十幾年了,所以才變成這樣的。」

張琴後退了一下,怯怯的說道:「你,你要把我怎麼樣?」

「是他要你。」禿子指了指石洞深處,說道,「希望明天你男人能集到物資來換你。」

「不然會怎麼樣?」張琴緊張的問。

禿女人指了指鍋里道:「他們都是他弄來的,前院陷阱也是他開鑿的,最好用其他食物來換,我已經吃了十年的人肉了。」

張琴聽完心驚肉跳,眼淚都下來了,哆哆嗦嗦說道,「您行行好,放了我吧!我們也是逃難的人,已經好幾天沒吃的了,嗚嗚……」

「噓!」禿子示意安靜,然後湊向前,輕聲說道,「他在裡間睡覺,千萬別吵醒他。」

說完斜着大耳朵朝里聽了聽,然後拉住張琴的手,小心的撫摸着,對她說道:「跟我說說外面的世界吧!」

張琴縮回手,緊緊的抱在胸前,不知如何是好。

禿子笑了一下,露出一口尖牙,說道:「說不定我會放你走。」

張琴無奈,只得鼓起勇氣,說起了自己的經歷,說到母親病逝時,眼淚又下來了。禿子聽的如痴如醉,身臨其境……

聽完故事,禿子果真帶上張琴往外便走。

離開灶台,洞內一片漆黑。穿過一條走廊,禿子拉緊了張琴的手。低聲說道:「小心腳下。」

張琴慢慢提腳,輕步向前,走上台階。那台階呈螺旋狀,黑燈瞎火的,張琴三步一滑,走的很吃力。

摸索着行進了一會,禿子忽然停下腳步,側耳聆聽,說道:「不好,他來了。」

說完,抓起張琴往上跑了幾步,轉進一條小道,丟下張琴便跑了下去。

張琴只覺得腳下站立不穩,斜倒在一旁,伸手往周圍一摸,嚇得趕緊跳了起來!

原來禿子把她丟進了人骨堆里。張琴雙手捂口,冷汗直流,索性閉上雙眼,靜靜的等待。

不多時,聽到洞里傳來對話聲。

「人呢?」

「逃走了。」

「胡說!老子的洞何時跑過人!」

「不信你去看,已經翻牆走了。」

「你敢哄老子叫你好看!」

……

接着傳來輕輕的腳步聲,一步一步的往上移,快到張琴這一層時停止了。

「老禿,我聞到這裡痕迹消散了,是不是你藏起來了?」

「老怪,你鼻子又出問題了吧?」

「等一等!」只聽腳步聲越來越近。

「你去哪裡呀,老怪物?」

「哈哈,逮到你了!小甜心!」張琴被高高舉了起來,掙扎不得。

「滾開!老禿驢,我看夠你了!」怪物一把推開禿子,跑下山洞去了。

禿子趕緊跟了下來。

怪物把張琴丟在獸皮上,獰笑着,口水直往下掉。

只見他脫掉外套和褲子,光着黝黑的身子站在灶前的土炕邊。

張琴嚇傻了,這兩米多高的黑怪物正張開雙臂朝她撲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