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漂流記》[末日漂流記] - 第9章 再探曼陀宮

第二日一早,馬小白起床查看張琴的傷痕。

伸手揭開她的衣領,剛要塗抹油脂,張琴猛的抓住他的手,怒視着他說道:「你,你幹嘛?!」

馬小白驚了一跳,不滿道:「給你擦傷口,你以為我是色魔嗎?」

說完迅速往後一閃,站了起來。

只見張琴卻「嗚嗚」的哭了出來,馬小白一愣,心說:「真是個多愁善感的人啊!」

他放下手中的一塊油脂,搓了搓手,嘆了一聲說道:「想起她了?」

張琴扭過身,把頭埋進睡袋裏面,輕輕「嗯」了一聲,又哭出了聲。

馬小白不知所措,背着雙手,面向牆壁,自言自語道:「人間不平事太多,哪怕是末世,唉!」

張琴轉過臉,拭去淚痕,盯着馬小白說道:「不知道她還好嗎?她是個很苦的人。」

馬小白低下頭,沉思了一會道:「等我們收集到物資,應該分給她一部分。」

張琴連連點頭,接着爬出了已經哭濕的睡袋。

二人收拾完一切時,太陽升起有一桿高了。

帶上槍支、食品往停在地下倉的汽車走去,這一次張琴默默看着馬小白帶上了M型手槍,再沒有說什麼。

驅車趕到曼陀宮,只用了五分鐘時間。這次二人在下面點了十多支蠟燭,馬小白下定決心要探個一清二楚。

他們把能用的東西都做了標記,紙幣、白酒上次已經用了一些,這一次馬小白還搬了一箱過期的香煙。

馬小白手拿蠟燭,邊向前摸索邊問張琴道:「你是怎麼發現這兒的?」

「這年頭,沒點絕技怎麼生存。」張琴道。

「和我說說嘛!」馬小白邊走邊問。

「可以告訴你,但你必須發個誓,不許丟下我不管。」張琴道。

這話說到馬小白心裏,暗喜,但嘴上卻淡淡的說道:「我發誓,不會丟下你,不會的。」

「唉,可惜我還未滿二十歲呢,差八個多月呢!不然我就嫁你!」張琴快樂的說道。

馬小白看了張琴一眼,這張白凈、單純、秀氣的面容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嗎?

「小妹妹。」馬小白卻認真的說,「我大你五歲,你要想清楚。」

「我感覺,你這人不壞呢!」張琴說著,抓緊了馬小白的胳膊,「這兒這麼黑,我有點怕。」

馬小白放慢腳步,轉移了話題:「你還沒告訴我秘訣呢!」

張琴鬆了鬆手,冷靜的說道:「這是我父親告訴我的,他當時是互救會的一名工程師,戰時,總是在各地搞各種稀奇古怪的建設。」

張琴咽了一口唾沫,繼續說道,「這種暗道和地下室,既不是防禦工事,也不是防空洞,有什麼用?直到戰後他才想通了,這不就是貪官們的私家倉庫嗎,打了五年仗,給貪官修了四年的倉庫!父親又氣又急,再加上災難爆發,就病倒了。」

張琴嗚咽着說道:「父親臨走時和我說了這些,告訴我官宅下面大多有個巨大的地下室。」

馬小白惋惜的嘆道:「原來如此。」

他到過好多地方,去過超市、商場、居民樓,甚至互救會的武裝基地,但一直所獲甚少。

從此有了精明的張琴,他的生活也漸漸好轉了許多。

二人藉著暗淡的燭光,細緻搜尋着每個角落。

這一次他們找到了一瓶FNA藥水,足有半升容量。馬小白悄悄塞進了背包中。

除此之外,全是些財富,二人再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物品。

正在嘆息遲疑之際,張琴突然眼前一亮,高聲叫道:「這還有一道門!」

馬小白湊近燭光一看,果然一道鋼門堵在眼前,門上寫着「絕密」二字。

馬小白費了好大勁才打開了門,但見裏面黑漆漆的,一條水泥台階直通了下去。

二人扶着牆壁慢慢下行,到了底層,點燃數支蠟燭,室內陳設漸漸呈現在眼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