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之許諾伴塵老》[末世重生之許諾伴塵老] - 第1章 重生

「諾諾,諾諾……」許諾耳邊傳來一聲聲呼喚。

很好聽的女聲,溫柔清冽,細細分辨又好像有一絲熟悉的感覺。

似乎是因為一直沒有得到許諾的回應,呼喚聲逐漸急促起來。

迎面而來的壓迫感和耳邊聲聲的呼喚,讓許諾不禁皺了下眉,努力強迫自己清醒過來。

「諾諾,你怎麼了?」許諾的眼眸逐漸恢復清明,循着聲音抬頭看去,一個清秀的臉龐正擔憂地看着她。

「諾諾,你剛才一直在說夢話……」說著,張夢琪抬起右手,將手背覆上了許諾的額頭。

許諾下意識抬手,擋住了這個女生的手掌。

雖然她意識一片混沌,但幾乎是潛意識抗拒這樣的親昵行為。

張夢琪神情一頓,卻只當許諾是身體不適,沒有多想便收回了手,默默坐到了一邊的椅子上,

接著說:「諾諾,你要是不舒服就請假回去休息吧……」

請假?

許諾對這個詞感到了些許疑惑,眉頭皺得更深了。

感受到面前的女生對自己沒有威脅,許諾便開始把注意力放在四周的環境上。

這裡顯然是一個辦公室,四面牆上都是一些卡通形象的巨幅掛畫,

灰藍色的方格地毯鋪滿了整個地面。

許諾面前的辦公桌上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手辦和周邊,她叫不出這些動漫形象的名字,

卻感覺到異常的熟悉,好似一些記憶慢慢從裂縫中流竄了出來。

這是許諾在末世前辦公的地方,她的記憶逐漸清晰。

她在這家動漫公司擔任的是運營主管,負責公司所有活動策劃和新媒體平台運營。

而面前這個滿臉擔憂的女生,是她在這家公司里關係最好的同事。

張夢琪,她的腦海里突然蹦出了這個名字,心裏的空缺卻好像因為這個名字被彌補上了一塊。

「夢琪?你不是……」許諾瞳孔微怔,難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女生。

如果許諾的記憶沒有出錯,在她被喪屍感染前的一刻,張夢琪就已經死在了她的身前。

她們兩人在那個殘忍昏暗的末世里,相互扶持,一起度過了半個月,最後雙雙死在了同伴的陰險算計下。

記憶湧現,許諾啞然,張夢琪逐漸倒下去的背影和她臨死前的疼痛與恐懼,像洪水一般將她淹沒,把她的心堵得死死的,疼痛欲裂。

許諾已經顧不上那些壓抑的情緒,那個明明可以離開卻毅然回來陪她一起抵抗喪屍的張夢琪,此刻正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

她細細打量,張夢琪的臉龐還是那樣白皙圓潤,眼神依舊清澈明亮,頸上也沒有那些可怕的疤痕。因為末世而被迫剪掉的那一頭秀髮,仍是乖巧地盤在她的腦後。

許諾在張夢琪的臉上看不到絕望,看不到悲傷,張夢琪的眼裡滿是對自己的擔心。

不知何時,許諾主動牽住了張夢琪的手,她們兩人手心的溫度互相傳遞着,許諾內心捲起激起千層浪,久久不能平靜,她只能看到張夢琪一張一合的嘴唇,卻好像聽不清張夢琪在說些什麼。

難道,末世的記憶都是假的?

那些都只是許諾做的一場噩夢?

許諾輕柔地拍了拍張夢琪的手,彷彿像是在安撫她一般。

許諾迫切地需要確認一件事,只見她快速扭頭,輕晃了下桌上的鼠標,面前的電腦屏幕瞬間亮起,右下角顯示着——2032/12/2 13:58 星期四。

果然……

她猜測的沒錯!

那些傷痕和疼痛是真實的,那些絕望和悲傷是存在的。

唯一能解釋這一切的就是——她重生了。

12月2日,和許諾猜測的一樣,她們現在還處於喪屍病毒爆發之前,末世還沒有降臨。

一切還來得及。

許諾清楚地記得,一個她喜歡了十多年的歐美女歌手,就是在這天下午2:00發佈了自己的第十張專輯。

這個女歌手雖然一直在社交媒體上告訴粉絲新專輯「Coming soon」,卻長達六年沒有任何音訊,所有粉絲因為她多年的「遛粉」行為對她又愛又恨,戲稱這個女歌手為「艾情騙子」。

而這一天下午,這位歐美歌手的新專輯一經發佈,首發單曲就直接登頂榜單,在第一位霸佔了四周之久,許諾也是從這一天開始,每天不停地循環播放這張專輯。

許諾相信,如果沒有末世,這一定是一張年度最佳專輯。

而這六年來的夢想成真,讓她記到了現在。

果然,兩分鐘後,QX音樂、咪X音樂、網X雲音樂等音樂軟件,全部爭先恐後地放出了這個女歌手的新專輯,各大社交平台也因為這張專輯陷入持久的癱瘓。

全球歌迷狂喜,許諾之前加的寂靜了許久的粉絲群也開始不停跳出消息,不同於上一世的驚喜,現在的許諾沒時間歡呼雀躍,此刻她的心情異常沉重。

是的,她的確重生了,許諾終於確定。

「還有一個月不到。」許諾低聲說道。

上一世,她軟弱膽小、苟且偷生,末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