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之許諾伴塵老》[末世重生之許諾伴塵老] - 第2章 回憶來襲

2032年12月31日,周五,陰天。

正值跨年前夕,H市早早地降了溫。臨近年底,已經加班了連續幾周的許諾,整個人都瘦了一大圈。

這個元旦假期,她放棄了回村裡陪父母的念頭,準備在自己市區的房子里打打遊戲,睡睡懶覺,好好放鬆下自己。

許諾在市區的這套房子雖然只有80平,但好在買的時候正好房價崩盤,比之前的均價還低了十幾萬,屬於大大撿了個漏。

再加上這個小區地段好,離地鐵口走路只要2分鐘,上下班也方便,這對獨居的她來說已經十分滿足了。

南方的室內依舊寒冷,即使開了一晚上的空調,也沒成功讓許諾的手腳暖和起來。

許諾從很早就聽說過一句話「冬天一到,南方玩家水平集體下降。」為了不坑害網友,許諾選擇玩單機遊戲,菜就菜自己一個人。

裹着厚厚的毛毯,許諾依舊瑟瑟發抖,習慣性地打開ipad,隨便點進了個跨年演唱會,許諾就開始玩起了遊戲。

可能是自己一個人住久了的原因,她總是習慣放點什麼節目,也不怎麼專心地看,只要有點聲響陪着自己就可以。

由於許諾最近迷上了末世逃亡類型的電影,在看到《沒有明天》這款9.1分的遊戲半價出售後,她不可避免地心動了。

《沒有明天》是一款末日生存類遊戲,融合了建造、生存、喪屍等元素。(好消息,都縫上了)

這款遊戲的背景設定是玩家一覺醒來,發現喪屍攻佔地球,城市全部淪陷。作為這個世界上唯一的倖存者,主角必須通過尋找避難所、食物和水源來維持自身機能,同時也要應對隨時會出現在身邊的感染者。

而此時的許諾,正專心致志地操縱着游戲裏的角色費力地砍着喪屍,剛進入遊戲兩分鐘的她,手上還只有一把小匕首作為武器。

由於匕首攻擊距離的限制,她只能一邊走位一邊找角度攻擊喪屍,一刀一刀磨喪屍的血皮。

就差一下,這個滿臉膿包的喪屍就要被她砍翻在地。

突然,卧室的燈全部熄滅,電腦瞬間黑屏,之前ipad上剛倒數完要說新年祝詞的幾個主持人也全部從屏幕里消失,只剩下「網絡斷開,重新連接」的提示。

許諾愣愣地看着一大一小兩個黑漆漆的屏幕,周圍的黑暗讓她本能地拿起了手邊的手機。

0:01,1月1日,星期六。

她快速打開手電筒,解鎖手機。

看來是停電了,連帶着無線網都斷了。

她摸索着走到窗邊,想去確認下是不是只有自己這麼倒霉。

結果發現對面的整幢樓都暗着,甚至連樓下小花園兩旁的路燈都滅了。

大概率是全小區停電吧,許諾心想。

新年第一天就整這幺蛾子,也是很無奈了。

無力地坐回床邊,隨手點亮床頭的香薰,許諾發現一時竟不知道該做些什麼。突然就很後悔沒有回村裡,不然也不會這麼悲慘了。

不經意地一瞥,許諾突然皺眉,她發現手機右上角的信號竟然是空的。不信邪的她順手打了個電話給閨蜜,詭異的是,沒有撥號聲,也沒有顯示撥號時長,只三秒,屏幕上直接顯示「結束通話」四個字,就自動斷了。

這很不合理,沒電歸沒電,信號不至於沒有啊。

許諾連續開關了手機三次,終於確定了不是手機的問題,她內心隱隱感到不安,決定出門試試能不能搜尋到信號。

許諾果斷把手機揣在兜里,徑直朝玄關櫃走去,柜子里之前備着應急的手電筒派上了用場,她拿起手電筒,快步走出家門。

樓道內一片漆黑,電梯廳往常「滴滴滴」響個不停的噪聲也沒有了,整個居民樓寂靜無聲。

許諾舉着手電筒正準備往消防通道走,突然對門傳來了一聲凄慘的叫聲,本就是昏暗寧靜的深夜,這聲慘叫顯得那麼的突兀,異常的駭人。

許諾被嚇得整個人抖了一下,她的腳像被灌了鉛一般,直愣愣定在了地上,震驚地望向右手邊那扇白色的木門。

許諾依稀記得,她的對門住着一家三口,夫妻二人十分恩愛,家裡還有一個5歲左右的小男孩。

在她下班回家的時候,偶爾會在電梯里和他們碰見,也算是打過幾次照面。

隨着那聲撕破黑夜的尖叫消失,對面好像也一下子沒了動靜。許諾內心掙扎,理智的弦卻讓她不要多管閑事。

突然,對面門裡又傳來了些許動靜。許諾只隱約聽到一些,好像是手掌拍擊瓷磚地面的聲音,又似乎伴隨着衣物摩擦的聲音,悉悉索索,離門口越來越近。

「咯噔」一聲,對面房門的把手向下動了一下,很快就回到了原位,許諾清晰地看見那扇白色的大門正緩緩往外打開……

快回去!

許諾心中警鈴大作,直覺不妙,立刻轉身往家跑。

平時幾步路的距離,卻在此刻顯得那麼漫長,慌忙間,許諾手上的手電筒掉在了地上,她卻連看一眼的時間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