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之許諾伴塵老》[末世重生之許諾伴塵老] - 第4章 第一例感染者

「現插播一則緊急通知,」電視屏幕里女主播的聲音將所有人從震驚中拉了回來:「2032年12月2日8時15分,B市疾控中心發現一名病例,疑似攜帶病毒。劉某,48歲,B市人……特向社會各界公布該病患行程如……如有疑似密接,請儘快前往社區醫院會向社區報備……」

電視機前的所有人都震驚了。「真的被諾諾說中了!」許爸爸驚叫道。

「這只是我國的第一例喪屍病毒感染者,他有着和之前感染病毒的患者完全不同的癥狀:喪屍病毒在潛伏期會發燒、無力、虛脫,還伴有全身痙攣,除此之外,患者的脖子上會爬滿綠色的紋路。這個變異體在剛出現的時候就被重點監視了。唯一值得慶幸的一點是,這種病毒不會通過空氣傳播,必須有血液接觸才會感染。」

唐棠聽聞,立刻翻牆去國外社交平台搜索許諾說的這種變異病毒的患者,果然像這樣的病情,已經在M國發生了幾十例,很多患者家屬都在網絡上描述患者病情,四處尋醫,卻求助無門。

唐棠第一次慶幸自己是在土澳留學,身邊還沒有這些恐怖的喪屍病毒。

唐棠把手機給大家傳閱了一遍,眾人霎時一片嘩然。

「後續這一個月,全球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被感染喪屍病毒,但是他們都被粗暴地歸類為「病毒變異體」。2033年1月1日,喪屍病毒徹底爆發,那時候才是真正的喪屍末世。這次我把夢琪和曉天帶回來,還有唐棠也剛好回了國,意味着,從今天起,我們所有人就是並肩作戰的一家人了。既然我們已經提前知道末世要來,就要想辦法存活下去。」

許爸爸聽完,驚得一身冷汗,酒氣已經全部散去。自己的女兒自己清楚,許諾從來不是一個拿這種事開玩笑的人,她如此篤定,就說明這件事是真實會發生的。

至於許諾為什麼會知道,又是從哪裡知道的,許爸爸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詢問。

「我相信諾諾。」張夢琪堅定地說道,她對許諾就是非常信任,也是因為聽了這些,她突然就明白了今天許諾反常的原因。

大家面色凝重地轉頭對視,所有人眼裡都盛滿了震驚。許諾看大家的神色,就知道她的話引起了家人們的重視,太好了,大家都信她,沒有人質疑她。

「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許諾小伯母臉色煞白,她從來不信這些傳聞謠言,卻沒辦法無視自己剛剛看到、聽到的一切。

許媽媽輕輕拍了拍一旁的妯娌,試圖安撫住她。「如果真的像諾諾說的,末世就要來了,那我們是不是要多囤點米面?」許媽媽可是見過世面的,從2022年「世界末日」的傳聞到如今的疫情,囤糧囤物可謂是專業又細緻。

許爸爸完全沒辦法淡定:「我的天,諾諾,這喪屍病毒這麼可怕,我們是不是早晚要噶?」

「安靜!」許爺爺用力敲了敲手裡的拐杖,屋子裡剛剛還在七嘴八舌的眾人突然安靜了下來。

「都別慌,既然諾諾把我們喊到一起,一定早就有了打算。」

許諾微微一笑,爺爺這村書記的威嚴,即使退休了還是絲毫未減。

所有人再次看向許諾,許諾順勢說道:「爺爺說得對,大家先不要慌,接下來聽我安排就好。」

「一個月後,全球都會進入喪屍末世。到了末世,錢就只是一張廢紙了,所以我們要趁現在趕緊把錢變成物資,囤的物資越多意味着我們活下去的可能越大。如果大家信我,這兩天就可以準備把工作辭了,城裡的房產、公司全部拋售、抵押。以喪屍病毒擴散的狀況來分析,人口越聚集的地方越危險,所以相比較來說回村子裏會更加安全。」

許諾看着家人們連連點頭,心裏的大石頭總算是放了下來。

家人就該這樣,互相信任,互相扶持。

「既然大家都決定好了,那我們明天就行動起來,一起全力備戰末世。」許諾停頓了一下,看向了許臻,「除此之外,我還需要一份為每人量身定製的體能訓練方案,臻臻,這一部分就交給你了,五年的當兵經驗,這點小事對於你來說沒問題吧。」

「姐,你放心。」許臻對着許諾眨眨眼睛,答應道。

這個留着幹練平頭、濃眉大眼的男生是許諾小伯的兒子,許臻,25歲,剛剛軍校畢業,出色的耐力,健碩的體魄,精通槍械和格鬥技巧,有他在許諾安心了很多。

許諾看向張夢琪,繼續布置任務:「夢琪、曉天,你們儘快通知你們的父母,趁着現在交通還沒有癱瘓,趕緊讓他們過來,不用帶什麼東西,我們這邊都有準備。到時候你們父母就住在我們家四樓的兩個空房間,大家在一起才安心。」張夢琪馬上意會,拉上馬曉天就去一旁給雙方的父母打起了電話。

至於他們到底用什麼理由把父母騙過來,就不是許諾需要考慮的細節了。

「食物的確是最重要的,媽媽、小伯母,平時都是你們買菜做飯,米面糧油就交給你們採購了。我這裡有三十萬,先拿去花,讓商家分批送到我們家裡來。」

許媽媽輕輕推開許諾遞銀行卡的手:「囡囡,這錢你拿着自己用,媽媽和小伯母有錢,保證把這事辦妥!」許諾見媽媽和小伯母堅持,只好把銀行卡拿回來,想着之後另作他用。

「小伯,那發電機這些器材就要拜託你了。末世一來,電力肯定是個大問題,我們必須自己想辦法發電,當然還有像汽油這些的燃料,也儘可能多囤一些。末世究竟會持續多久我也不知道,我們只能盡最大可能,準備最充分才行。」

許諾的小伯點了點頭:「諾諾放心,你小伯修了一輩子的機械,這些東西都有認識的朋友可以幫忙買齊,包在我身上。」

「諾諾,那爸爸呢?」許爸爸焦急地問道,生怕自己幫不上忙。

「爸爸,你的任務最重要了,我們家裡的安全都靠你了。」許諾微笑着安撫道。

「爸爸明天可以去請一些工人幫我們加固房屋。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