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御江山》[謀御江山] - 第08章與聖旨相比吃飯最重要

  明武帝看着地上跪着的秦韶清說道。
  「婚約是當初白將軍與安國公定下,讓朕下旨解除婚約,你讓朕如何面對泉下白將軍?
不過朕想了個折中辦法,明日朕下旨,讓白羽參加春闈,如若他能博取功名,婚約便作數,若他落榜,朕便為你解除婚約。」
  秦韶清雖心有不甘,但也只好謝恩。
  「韶清謝陛下。」
  一旁安國公暗自嘆氣,自己女兒自從在塞北雄關目睹白衣軍帥風采,回來後整個人如同着魔,整日鬱鬱寡歡。
  現在明武帝做出了決定,安國公也不好在說什麼,但卻把目光看向了杜仲舒。
  「我那准女婿平常是有些不着調,老夫請杜老去將軍府上對其教導,引導他走回征途,杜老你可千萬不要推辭。」
  杜仲舒自是滿心不願,但安國公開口,他怎好駁回,當即拱手:「老夫儘力而為。」
  明武帝看在眼中心裏莫名有些期待。
  待明武帝與安國公父女離去。
  獨自坐在院中的杜仲舒則是一臉晦氣,仰天長嘆,自己堂堂一代大儒,竟淪落去教名滿京城紈絝!
  深夜時分,將軍府西廂院,一間封閉房間內,赤着上身的白羽正迎着炙熱揮錘鍛造。
  鐺鐺聲不絕,不知揮了多少次錘,白羽渾身已是熱汗淋漓。
  自塞北邊關回來,白羽便將小院內庫房給改造成了冶煉間,尋常時候除了他,府內任何人都不準進入。
  當世冶煉鍛造過於粗胚,半年下來,經過白羽不懈努力,也才給自己鍛造了兩件袖箭。
  看着眼前兩根鍛造成形的箭矢,白羽心滿意足的拿過毛巾擦拭身上汗水,在飲下了一壺茶後,才熄火來到外面。
  一直守在屋外的鶯兒緊忙將手中皮毛披風給白羽披上。
  「少爺,你身體還未康復,不能再這樣任性,若讓夫人知道,少爺肯定會被責罰。」
  鶯兒言語充滿責備的提醒白羽,白羽抬手在鶯兒頭上柔了兩下:「少爺在鍛煉身體,整日讀書不動,會讓少爺手無縛雞之力,天色不早了,去休息吧。」
  「不,鶯兒還要侍奉少爺沐浴呢。」
  鶯兒眼中滿是心疼的搖頭拒絕,白羽瞪眼道:「鶯兒,少爺的話都不聽了?」
  見白羽面色不善,鶯兒嘟着小嘴,心不甘情不願的挪着小碎步回去休息。
  等鶯兒離去,白羽才從身後拿出了袖箭扣在了右手臂,走到院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