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御江山》[謀御江山] - 第09章鶯兒要給少爺出口惡氣

  「誰准許你如此用飯?」
  微微愣神後,秦韶清緊走兩步來到白羽面前對其呵斥。
  口中咀嚼着食物的白羽慢悠悠抬頭看向近在眼前對自己怒目相視的秦韶清:「秦姑娘是打算管天管地管空氣不成?」
  「滿嘴胡言亂語,身為讀書人,你為何如此作為?」
秦韶清抬手指着攤開書案上攤開白紙對林楓繼續質問。
  「為何?
因為不差錢,外加我願意。」
  面對白羽無賴回答,秦韶清一時氣的兩個腮幫子鼓鼓,指着林楓的手不由握成了拳頭。
  「羽兒,你簡直胡鬧,快過來接聖旨!」
  這時白夫人陪同安國公走進小院,見白羽與秦韶清對峙場景,夫人當即對白羽訓教。
  母親來了,白羽自不敢耽擱,微笑着起身走到了安國公面前撩衣跪下。
  安國公手捻鬍鬚,看着跪在地一身白衣白羽,臉上不禁浮出了一抹滿意微笑,隨即展開聖旨宣讀。
  白羽聽着安國公宣讀聖旨內容,心中冷笑,同時對自身與秦韶清婚約又淡了幾分。
  「起來吧。」
  安國公宣讀完聖旨,微笑着讓白羽起身。
  白羽起身接過聖旨隨手交給了身邊鶯兒,神態上毫無半點恭敬。
  這一幕,看的秦韶清心裏對白羽越發厭惡。
  安國公到不在意,而是將目光看向了樹下書案,對白羽笑着說:「傳聞不可盡信,如此如玉少年,豈會是名滿京城紈絝,只是韶清聽信讒言,對你還不了解,現在陛下親自下旨讓你參加春闈,只要你能博取功名,韶清也自不會在有話說。」
  白羽靜靜聽着不說話。
  他沒什麼好說,參加春闈,自是不可能,什麼上朝為官,哪有紈絝來的逍遙快活。
  「父親,您怎麼胳膊肘往外拐?
我怎麼就聽信讒言?
整個京城誰人不知將軍府季子是紈絝?
呵,就他?
還考取功名?
不是看不起他,若他能博取個進士,我秦韶清就甘願給他做妾,但他能嗎?
他已接了聖旨,我還要奉命去尋白衣軍帥,您先行回去吧。」
  見自己父親看白羽如看親兒子一樣,秦韶清終究沒能壓住火氣,也不顧白夫人在旁,對白羽言語羞辱。
  一口氣說完,就氣沖沖快步走出小院。
  白夫人倒是面色如常,看不出有半點情緒波瀾,白羽站在那仰頭看天一副事不關己。
  安國公臉上掛不住,面容略帶尷尬正要對白夫人開口,就見原本出去的秦韶清走了回來,站在月亮門前,神色冷漠對仰頭望天白羽說。
  「白羽,告訴你,少裝文雅,就你肚子那點墨水,是在糟蹋文房四寶,從前,我認為堂兄就是文人恥辱,現在看來,你才是,收起文房四寶,不要糟蹋了聖賢筆墨!」
  冷漠說完,秦韶清轉身離去。
  白羽嘴角輕微抖了下,心底暗嘆,只是一樁婚約,竟讓此女對自己這般惡毒。
  「夫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