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先生的枕上寵》[墨先生的枕上寵] - 第4章:給套換洗的衣服行嗎?

蕭淺歌的臉,瞬間羞紅。

墨庭笙看着跪在身上的小腦袋,聲音黯啞的低咒:

「該死!」

他一把將她扯起來,猛地將她壓在牆壁上。

她想要求饒,可知道自己沒有求饒的資格,只能咬牙忍着。

從傍晚到深夜,蕭淺歌被折騰得全身近乎散架,險些暈睡時,墨庭笙才放過她。

浴室里傳來「嘩嘩嘩」的水聲。

蕭淺歌虛弱的躺在床上,冷清的眸子里升騰起些許的迷茫和悔恨。

今夜的墨庭笙是那麼的可怕。

是不是從一開始,決定和他達成那魔鬼契約,就是一個錯誤?

只是,自己選擇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現在她能做的,就是儘快扳倒陸白秦和夏靈兒,拿到他們謀害自己父母的證據,儘早的離開墨庭笙。

「咔」的一聲,浴室門打開。

墨庭笙從浴室走出來,只在下半身裹了浴袍,緊實精壯的身體在柔和的燈光下十分誘人。

這個男人,有讓女人都為之痴狂的資本。

不過,她不是其中之一。

她努力讓自己的情緒恰到好處,嘴角也揚起十分友好恭敬的微笑:

「能不能麻煩墨先生給我套換洗的衣服?」

墨庭笙走到衣櫥前,拿起裏面的時裝袋扔給蕭淺歌。

蕭淺歌準確的接住,她打開一看,從連衣裙到內衣,都是高達至少五位數的奢侈品。

墨庭笙出手還真是大方。

她站起身,感激的低頭:「謝謝墨先生。」

興許是對她這樣的態度滿意,墨庭笙的面容沒有之前那麼嚴肅,他徑直邁步走到酒櫃前,自顧自的倒了杯紅酒。

蕭淺歌便提着袋子往浴室走去。

換洗出來後,她撿起地上破掉的衣服收拾進袋子,對墨庭笙說道:

「墨先生,如果沒什麼事,我先回去了。」

墨庭笙並未理會她,只是優雅的搖了搖紅酒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