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雲之南》[墨雲之南] - 第1章 雲汐離家出走

十二月的風比刀鋒還要銳利,裹挾着冰雪襲面而來,夏雲汐走在南城的街道上,看着馬路兩邊熙熙攘攘的人群,忽的想起今天是平安夜。

她踢走自己跟前的一顆小石子兒,小石子兒滾啊滾,彈到了路牙子邊,她也不厭其煩的緊跟過去,一路踢,一路向前,就這樣漫無目的地走到了一條小巷子前。

石子兒被小巷的黑暗吞沒,雲汐呆愣愣的站在那兒,不知道在想着什麼,就這樣靜靜的過了十幾秒,她正準備轉頭離去,一聲微弱的貓叫喚回了她的注意。聲音是從巷子角落的一隻牛皮紙箱里傳來的,箱子已經覆蓋上薄薄一層積雪,或許是天氣太過寒冷,貓叫的尾聲發顫,彷彿快要氣力竭盡。雲汐急忙探上前去,用手拂掉紙箱上的積雪,輕輕的打開了紙箱蓋,裏面是一隻小藍貓,將將半月大,正用驚恐的目光打量着她,小小身子也因突然進入的冷空氣而更加顫抖起來。

雲汐一時顧不上自己的輕度潔癖,將小貓輕輕捧起,溫柔的摟在懷中,低聲呢喃着:「你的家呢?你的主人不要你了嗎?那跟姐姐回家好不好?」

小貓彷彿感受到了雲汐的善意,微弱地吟叫了一聲。

雲汐開心極了,她決定將自己呢子大衣的口袋用來臨時裝小貓,還用自己皎白纖細的手指微微遮住袋口,暫時替小貓獲取一些溫度,然後打了輛車,駛向離市中心距離較遠的那片多少人路過時都會羨慕不已的別墅區。

沒錯,那是她的「家」。

雲汐的爸爸夏建國是南城金融投行業的精英,每天忙碌於繁忙的公務和應酬,每月能有一次機會和雲汐單獨相處已實屬不易,青春期的女孩心思最為敏感細膩,再加上父親天生的威嚴感,即便兩人能有機會在一起吃個飯,兩人也是各吃各的,很少有交談的時候。

「陳媽!我回來了!」雲汐顧不上換拖鞋,赤着腳一路小跑進廚房。

「汐汐回來啦!快去坐下準備吃飯吧,俺今天逛菜市的時候聽人說今天是什麼,什麼平安夜,俺也學着他們洋人做了些西餐,咱們也一塊過個節!哎呀呀,你咋又不穿拖鞋,赤着腳容易着涼!」

「陳媽,您猜我今天找到什麼了!」

陳媽一臉疑惑地看着雲汐。

「我撿到一隻好可愛的小貓,以後我們一起照顧它吧,從今往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雲汐甜甜的笑着,小心翼翼地從兜里掏出小藍貓,期盼的眼神投向陳媽。

「這…這要是讓老爺知道了可怎麼是好……咱們還是別冒這個險了吧。」

雲汐見陳媽有所顧慮,害怕一向潔癖嚴重的父親責怪,不肯收留小貓,便眨了眨她忽閃忽閃的大眼睛,用任誰看了都無法拒絕的可愛模樣懇求道:「求求您了陳媽,我保證不會讓爸爸發現的,您就當不知道這件事,我會很小心的!」

「唉,好吧」,陳媽嘆了口氣,看小貓瘦骨嶙峋的樣子,不忍心道,「這小東西怎的一點兒肉也沒有,這樣吧,我去買點兒貓糧,汐汐你帶它先去洗洗吧,讓它也暖和和的過節。」

「好!謝謝陳媽!陳媽你真好!」她在心底對陳媽又多了一分感激和尊敬。從五歲起,陳媽就是陪伴她成長的主要人物,對夏家而言,她不過是個保姆,可對於雲汐,她已然是至親一樣的存在。

雲汐帶着小藍貓去到她房間的獨立衛生間,打開浴霸,先讓小貓暖暖身體,自己站在窗邊拿手機百度如何給幼貓洗澡,突然,窗外響起一聲車鳴,雲汐緊張地向窗外望去:不好,是爸爸!

一陣手忙腳亂後,雲汐暫時將小貓藏在了浴室的臟衣簍里,又緊急編輯了條短訊告知陳媽。就這樣,當夏建國敲開雲汐房門的時候,她正佯作在寫作業的樣子,表現的異常冷靜和鎮定,所幸家裡隔音效果不差,即便小貓在獨衛叫出了聲,夏建國也不會察覺出什麼端倪。

樓下,夏建國給雲汐帶了一堆古池,香奶奶等高奢品牌的禮物,正所謂既然不能在情感上給予,那就多在金錢上彌補。父女間的對話依舊是從夏建國詢問學習情況,錢還夠不夠花等等問題開始的,雲汐很熟練地一一回答,她神色冷淡,但嘴角卻依然保持着淺淺的笑容,以示禮貌。當這些問題全都問完以後,夏建國也不知道該和女兒聊些什麼,他低頭一遍遍地用茶碗蓋輕拂着熱氣騰騰的茶水,看似在品茶香,但卻眉頭緊皺,彷彿在擔憂着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