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陸少太會撩》[奈何陸少太會撩] - 第1章 女人,你是在暗示我嗎?

第1章 女人,你是在暗示我嗎?

醫院內。

季半夏戴着醫用口罩,身穿白大褂,低頭一目十行地看着手邊的化驗報告和體檢報告。

對於今天這個病人,她是一點都不想見,不僅是個拋妻棄子的混蛋,還跟小三小四小五勾搭染上X病後又轉頭去找前妻求複合要錢。

若不是出於醫者的責任,這樣的渣男她都想一巴掌呼死在牆上。

忍着厭惡在診斷單上籤下自己的名字後,季半夏抬眼看向男人。

男人慵懶地靠在沙發上,高鼻薄唇,修眉朗目,生人勿近的氣場鋪天蓋地地充斥着整個房間。

虧得生了一副好皮囊,卻是個徹頭徹尾的人渣!

季半夏冷漠地扶了扶眼鏡,公事公辦地對男人道:「陸先生,有些話我們不妨當面鑼對面鼓地說清楚。」

「您的化驗單和體檢報告我仔細看過,您需要儘快地進行治療,雖然現在情況不算特別嚴重,但——」

「你說什麼?」男人臉上透出幾分怒色,利刃般的目光倏然掃向她。

季半夏不是第一次接觸這些患X病的病人,她把化驗單和檢查報告放在男人身前的桌子上,白皙修長的手指指着上面的化驗診斷結果,「經過檢查,您目前已經出現硬下疳的癥狀。」

忽然,她的視線不經意地注意到體檢報告上。

額,尷尬……

同樣看到體檢報告的陸時寒,刀鋒般的目光幾乎要從這個愚蠢的女人身上刮下一層肉。

他站起身,一米九二的身高居高臨下地望着季半夏,諷刺地揚起唇角:「女人,是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

接管陸氏十年,站在權利頂峰的他身邊從來不缺女人蓄意接近,但用這麼愚蠢且諷刺手段的卻是第一個。

他看着素麵朝天,扎着馬尾,一臉清純的季半夏,嗤笑原來也是個表裡不一的東西。

他忽地向前邁出一步,將季半夏困在狹窄的辦公桌縫隙中:「你在暗示我什麼?是想要親自檢查一下我有沒有病?我就在這兒,女人,只要你有膽子這麼做。」

「……」

感受着男人貼在自己,季半夏一臉你彷彿在逗我的表情:「陸先生,我想你誤會了,雖然我能理解你男人的自尊不能接受,但病情不能拖延。」

「而且,請你從我身邊離開,這病的傳染途徑其中一項便是過於親密的擁抱。」

「誰跟你說我有這種病的?」

陸時寒看着冷靜得不能再冷靜,眉目間甚至帶着厭惡的女人,冷冷地道。

他穿着奢華低調,從藍寶石的袖扣到腕錶,再到敞開的西服外套中露出的領夾,怎麼看都不像是渣天渣地的渣男。

這讓季半夏不禁為那些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