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陸少太會撩》[奈何陸少太會撩] - 第2章 你可以考慮下我的建議

第2章 你可以考慮下我的建議

「陸先生,請你自重!」

突如其來的侵犯讓季半夏噁心,她一把抓住陸時寒的手,穿着高跟鞋的腳狠狠踹過去。

但腳還沒碰到陸時寒,便被他抓住。

季半夏掙扎了幾下,不僅沒效果,還差點摔倒在地。

她雙手撐着辦公桌平衡身體,努力平息着胸中的怒火:「醫院裏到處都是監控,你要是敢亂來一定會受到法律的制裁,把你的手放開。」

「呵,你儘管試試,看看能不能把我告上法庭。」

陸時寒看見她這副故作姿態的模樣漠然地笑着,抓着腿的那隻手突然用力抬高到肩膀。

季半夏沒受過這麼大的侮辱,心裏又是驚詫又是難以忍受,掙扎着想要撐起身。

他的手迅速地上移,死死鉗制住季半夏的手。

「滾!」

「放開我!」

季半夏牙關咬得死緊。

這個男人怎麼回事?!不過是正常看病而已,需要這麼生氣暴躁嗎?她可是一個正經的大夫,本着治病救人的服務宗旨,不過是闡述病情而已,需要被這個男人如此對待嗎?!

他掐着季半夏的腰,不讓季半夏有逃走的可能,眼神中滿是怒意,將季半夏的手往自己腰腿間扯去。

「你個混蛋!你再這樣,我叫人了!」

「醫生,我不過是配合你檢查而已啊。」

忽然,門被敲響:「陸總,可以走了。」

曖昧到近乎危險的氣氛被這聲音打破,陸時寒幽暗深邃的眼眸望着躺在辦公桌上衣衫不整的女人,退到一旁慢條斯理地整理衣服,冷漠地拉開房門走出去。

季半夏胸口劇烈起伏,抓起桌上的文件夾「砰」地砸過去。

「神經病!變態!」

莫名其妙被男人侵犯,自認為心態好的季半夏腦袋裡閃過n種把他碎屍萬段的想法。

她低頭望着自己胸口上的紅痕,拉好衣服衝進洗手間擠了一大堆洗手液,開着水龍頭一直衝洗,但不管她沖洗多少遍,男人熾熱的觸感還是猶如附骨之蛆一般死死地佔據着,揮之不去。

「shit!!!」

十指都搓得泛紅,季半夏眉頭皺得死緊。

突然,洗手間走進來一個小護士,看見她焦急地道:「季醫生,那位姓陳的病人一直在醫院裏鬧,說為什麼明明指定的是你看病你卻一直沒去,正到處找你算賬呢!」

「他還有臉說我沒去!?」季半夏被男人的無恥震驚到。

忽然,她注意到小護士口中說的是陳先生,眉頭皺起:「等等,你剛才說陳先生?他不是姓陸嗎?」

「!」

小護士臉色刷地慘白,「完了,這次是真的完了,我們醫院肯定逃不過。」

小護士一臉的絕望,額頭上的冷汗像關不緊的水龍頭一般。

季半夏不明所以,「那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