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陸少太會撩》[奈何陸少太會撩] - 第3章 摸到了嗎?

第3章 摸到了嗎?

季半夏把買來的水果扔進垃圾桶,翻出幾個垃圾袋,將鞋架上的幾雙鞋子,陽台上掛着的衣服,還有沙發上的一隻布偶小熊塞進去。

毫不遮掩的腳步聲和收拾東西的聲音,讓熱火朝天的兩人瞬間僵住。

季冬冬豎起耳朵仔細地聽了聽,迅速把自己裹進被子里,推着身上的周野:「姐夫,我姐姐好像回來了,你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千萬別被她發現。」

季冬冬迅速抓過衣服套在身上,抱着沒被發現的僥倖心理推開門走了出去。

「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呀?」

季冬冬的聲音一如既往地軟綿,清純得不能再清純。

季半夏諷刺地笑笑,抬頭看着她:「來得不早也不晚,就聽到你在喊,還有讓我認識到自己這麼蠢。」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更刺激了,你們兩個床上還有我這個第三者給你們吶喊助威?」連掩飾都懶得掩飾,季半夏的目光從她瞬間變化的臉上移到卧室門上,「叫他出來吧,一個大男人縮在裏面有什麼意思,怎麼捨得讓你這個小女生出來拋頭露面了。」

季半夏平靜的表情彷彿在討論今天的天氣好不好,莫名地讓季冬冬胸腔里憋悶着一股氣。

被發現的心虛慢慢轉化成無所謂,她靠在卧室門框上:「姐姐,我從來不知道你還有這癖好,你是不是很羨慕啊,畢竟被我捷足先登了。」

「呵呵。」季半夏快被她這無恥的樣子打敗。

她站起身放開手裡的垃圾袋,從上到下打量着陌生至極的妹妹,「季冬冬,我自認為我對你不錯吧?你媽帶着你這個拖油瓶嫁進我家,十幾年來我把能給的東西都給你,你上學的學費生活費,穿的衣服,用的化妝品手機,哪一樣不是我掏的錢?」

「你難道就不覺得自己臉皮厚得,都快能擋子彈了嗎?」

六歲時媽媽突然失蹤,僅僅一個月後爸爸帶着一對母女踏進家門。

對於繼母,季半夏沒什麼太大的感覺,從小到大被她針對過無數次,連爸爸也在她的教唆下對自己越來越疏遠,以至於父女之間的矛盾早已調節不開,見面不是吵架就是動手。

如果要是這樣季半夏還對繼母抱着所謂的孝心,連她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但是,季冬冬這個被自己從小帶大的妹妹,怎麼能這麼不要臉地說出這些話。

難道,真的是心機婊的種,無論再怎麼好對她好都改不了心機婊的基因?

冷漠地望着季冬冬,季半夏從她身邊走過推開卧室的門,乾脆利落地把沾染着兩人氣味的被子床單枕頭全都扯到地上。

季冬冬被季半夏這副碰髒東西的表情刺激到,小跑過去扯她手裡的被子:「你幹什麼,這是我的被子,你有什麼權利動我都東西。」

「權利?」

季半夏用看智障的眼神望着她:「你覺得你有資格跟我說這兩字,房子是我租的,水電費是我繳的,連你穿在身上的衣服都是我工資給你買的,你拿什麼來跟我談權利二字?」

「還有,你是不是忘記了,這被子是我前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