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陸少太會撩》[奈何陸少太會撩] - 第6章 好大一朵白蓮花

第6章 好大一朵白蓮花

季半夏也大概猜得到季冬冬會在她面前怎麼說,無非是自己把她趕出來,心裏懷恨在心想找找茬。

但自己上初中之後就一直兼職攢學費生活費,一分錢沒向繼母吳月和父親要,房子是自己出錢租的,水電費是自己繳的,季冬冬不僅在她那裡白吃白喝,還從她這裡拿了不少的一筆錢。

無論怎麼說都是她佔了便宜,竟然能把白的說成黑的?

季半夏望着站在繼母吳月身邊抽泣着的嬌弱女孩,再一次認識到自己以前有多愚蠢,把一個狼心狗肺的東西當成了小綿羊,她直直地望着季冬冬,「我想問問,我什麼地方做錯了?」

「是讓你白吃白喝錯了,還是給的錢太少?」

「季冬冬,人要臉樹要皮,別把自己弄得那麼清高純潔。」

吳月把哭着的女兒攔在身後,怒氣衝天地把手指戳在季半夏的額頭上,「呵呵!季半夏你還在這裡給我裝,你看看你自己做的好事兒!」

她擼起季冬冬的衣袖,只見手腕的地方青青紫紫的手指印。

「你這賤人就是見不得冬冬比你漂亮前途比你好,竟然大半夜地把她趕出家門,讓她遇到流氓地痞,要不是冬冬機靈,說不定命都沒有了。」

「早知道你是這麼個蛇蠍心腸的東西,老娘進門就該把你塞車輪,掐死在床上!」

吳月激動得瞳孔都在顫抖,彷彿下一秒就會提刀衝過來。

季半夏看到季冬冬身上的痕迹心裏也一驚,還以為她真的遇到了什麼意外,但轉念一想便什麼都明白了。

那天晚上季冬冬和周野的動作可不小,留下這些痕迹再正常不過。

她諷刺地冷笑,望向一唱一和的母女倆:「你們想要什麼交代?」

多年來,因為吳月手裡藏着媽媽去向的秘密,季半夏鮮少跟她撕破臉,能退讓的都盡量退讓。

但吳月就是喂不飽的餓狼,不管她給多少,都滿足不了她的胃口,至今都不肯把媽媽的下落告訴自己。

季半夏忍不住懷疑,她真的知道媽媽的下落嗎?

而吳月見季半夏和以往一樣不敢反抗自己,傲慢地抬着下巴,扳着手指頭算賬:「你現在在醫院上班,每個月工資肯定不少,聽說S市的房子不錯,你買一套放在你妹妹的名下。」

「S市的房子?」季半夏望着一臉理所當然的她,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終於忍不住心裏的怒火,嗤笑道,「吳阿姨,你是多久沒出門了,現在的房價炒成那樣您還想讓我買房。」

「別說我買不起,就算我能買,又為什麼要放在您女兒的名下?」

「她是您生的,憑什麼要我養着?」

這句話季半夏很早以前就想說了,但那時季冬冬還是她的好妹妹,為了照顧季冬冬的情緒,她一直都憋在心裏。

唇邊帶着冷靜的淺笑,季半夏望着吳月母子二人。

而季冬冬仗着在家裡有吳月給自己撐腰,一副嬌嬌弱弱乖乖女的模樣,仰着臉道:「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