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情涼薄》[奈何情涼薄] - 第一章 是不是沒被我上夠?

晉城上空的烏雲黑壓壓一片,小雨淅淅瀝瀝的下着。
一輛過於華美的黑色轎車停在靈堂前。
車上下來的男人,被西裝包裹熨帖的身材,勻稱纖長。
一雙冷眸看着靈堂內消瘦不成樣的小人,眼底原本的清冷有一瞬動容,但很快便散去。
在保鏢的撐傘簇擁下邁着長腿向靈堂內走去,一副悠然的樣子全然不該屬於這處地方。
羅清音跪坐在母親的遺像前,一張小臉慘白無神。
直到黑壓壓的一眾影子欺身擠進靈堂,才讓她回過神來。
「儀式都已經散了,你還來幹嘛?」
羅清音被自己沙啞的聲音嚇的一怔。
可身後那人卻全然不在意一般,眉眼淡淡的掃過布置簡陋的靈堂,嗤笑一聲。
「羅家已經荒涼成這樣了嗎?連個靈堂都如此寒酸。」
「是啊,這裡確實簡陋了些,不適合你唐大少爺,看夠了就趕緊離開吧……」
羅清音的疲累落在唐以琛眼裡卻變成了不屑,輕易就將他的怒火勾起。
「你別給臉不要臉!」
唐以琛大掌拽着她的衣領逼她看着自己。
「羅清音,是不是沒被我上夠,就開始搖着尾巴吸引我的注意了?忘了每晚是怎麼在我身下求饒的……」
不堪的言辭換來的是無聲地回應。羅清音的臉色如死灰一般,忽然讓唐以琛沒由來的一陣煩躁。
嫌惡地鬆開羅清音,任由她無力的栽倒在一邊。
羅清音躺在冰涼的地上,唐以琛離開的背影和她記憶里的影子完全重合。
二人之間的種種,走馬觀花一般在羅清音腦海里浮現。只可惜,她沒有又哭又笑。因為,屬於他們之間的回憶,只有痛苦……
全是唐以琛給予她的痛苦……
羅清音拖着沉重的身體回了家。卧室的窗子未關,雨季的潮濕瀰漫在屋內。
連平日里鬆軟的救贖人心的大床,此刻也滿是潮濕。
整個身子蜷進去,疲累似乎更重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