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情涼薄》[奈何情涼薄] - 第七章 我給你錢

  「既然你早就想如此,那我就成全你!羅清音,你聽清楚,是我唐以琛要跟你離婚!」
  羅清音沒有空閑糾結他從何得知。
  「我不離婚!唐以琛,我說過,我絕對不會離婚!」
  她就是死,也不會把這個位置讓給管彤!她才是他們愛情之間的阻礙!
  她可以做到不傷害他們的孩子,可她沒有那麼大度,能將自己愛了多年的男人拱手相讓!
  「羅清音,我問你最後一遍,你到底離不離婚?!」
  唐以琛猛勁抓住羅清音的手腕,一陣生疼。
  羅清音知道,等着她的又會是一陣狂風驟雨……
  「何必那?羅清音。反正你也是個不會懷孕的石女?何必佔著唐家太太的位置?」
  他一看見羅清音這般表情,心裏就沒由來的煩躁。
  竟然還敢提出離婚?!
  要離婚也是唐以琛不要這個賤女人!什麼時候輪到她來對我的生活指手畫腳?!
  他就是要折磨她,就是要她低頭求饒!
  羅清音依舊緊閉着眼睛,反正她早已千瘡百孔,倒也不差再加這一點。
  「羅清音,你別給臉不要臉!離婚給你面子!你沒有給唐家生下一兒半女,現在羅家也經濟蕭條的大不如從前了!老爺子當初聯姻時看重的這些,現在你都沒有了!什麼千金小姐的身份,你什麼都沒有了!」
  唐以琛似乎要將這世間所有涼薄的話語,都灌進羅清音的耳中。
  讓她生不如死一般。
  「你早晚會被趕出唐家,多難看啊,羅清音。你以前不是很驕傲嗎?你不是最在乎你媽媽和羅昌雲打下的基業嗎?好,我給你錢,你想要多少都可以,只要你跟我離婚。」
  唐以琛總是在這種時刻羞辱她,愛人之間本該歡愉的事,在羅清音這裡,卻是無邊的痛苦。
  這是唐以琛折磨她的慣用手段。可是羅清音不明白,他所不愛她,大可像沒有她一樣,讓她自己守在這凄清的房子里,在外面找大把的女人來冷落她。
  這樣的方法,究竟是對她一個人的折磨,還是他們兩個人之間都不得解脫的糾纏呢……
  羅清音睜開緊閉的眼瞼,努力從撞擊中找回一絲心神,目光直直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唐以琛。
  唐以琛忽然停下了動作,那是一種他從未見過的眼神。
  滿是絕望,空洞的沒有一絲生氣,好像下一秒,她就會推開他,擅自死去。
  該死的……
  又是這沒由來的煩躁!
  羅清音還真是有本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