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遇花開》[南遇花開] - 第2章 她跑得了初一,卻跑不了十五

腎臟受損,需要摘除一個腎臟?
醫生的話,猶如一個悶雷砸在夏花開的腦袋,她雙腿發軟,下意識朝陸南遇看過去,卻對上陸南遇冷漠的目光。
醫生見陸南遇半天沒吭聲,蹙眉提醒道:「陸先生,病人的情況等不急,麻煩你簽一下字。」
陸南遇飛快的簽下字,力道重的計劃把單子劃破。
醫生走後,深夜的長廊里,只剩下夏花開跟陸南遇兩人,空氣都安靜的可怕。
「南遇,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
「夏花開,你當我是傻子嗎?
不是你,難道是薇薇她自己捅傷自己的嗎?」
陸南遇容色陰沉,磁性的聲音越發冷冽:「你還想要演戲到什麼時候?
還有這個必要嗎?」
陸南遇的拳頭握的咯咯作響,他鳳眸深沉的盯着她:「既然你害得薇薇沒有了一個腎臟,那你就賠一個給她吧。
花兒,這很公平不是嗎?」
夏花開杏眸圓睜,身體的血液像是停止了流轉,她僵在原地,眼裡都是難以置信的震驚。
他說要她賠一個腎臟給林薇?
她看着他的眼睛,想從裏面找出一點的玩笑,一點的猶豫,哪怕只有一點點都好,可是都沒有。
只有那能涼透她心臟的冷漠和堅決!
「我不要。」
夏花開歇斯底里朝陸南遇咆哮:「傷她的人不是我,我為什麼要把腎臟賠給她,我不會把我的腎臟給她的!
無論如何也不會!」
吼完,夏花開轉身就跑,她要離開這裡。
她不想看見他!
「夏花開,你給我站住!」
男人的低吼從背後傳來,猶如千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