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愛成癮:溫先生的寵妻日常》[溺愛成癮:溫先生的寵妻日常] - 第6章 溫先生正大光明了

「庭鈞剛來了信息,今天趕不過來,明天讓安顏直接過去。」溫啟華關上手機,明天也到了該揭露兒子身份的時候了,想想就高興,一想兒子從回來就要走秘密通道見不得光就恨得牙痒痒。

這個溫啟山得意了太久,明明不是溫家的孩子還這麼囂張,覬覦華盛的大權,爸爸去世之前叮囑過他,一定小心溫啟山,卻不知道,這個陰險狡猾的人早就在公司動了手腳,瞞着父親,父親曾經說過,把溫啟山收養,是他人生中最大的錯誤,如果不是收養了溫啟山,也不會和媽媽有這麼深的誤解。這次他倒要看看這個溫啟山還能得意多久。

「好好好,那咱們吃。」宋平張羅着上菜,溫啟華接了宋平敬的酒喝了幾杯,劉素敏則一直沒動筷子,宋安顏也如此。

飯局很快結束,溫啟華和劉素敏待不下去,見到這一家子人更是沒胃口,便準備離開,臨走前劉素敏看了宋安顏一眼,想着現在就把宋安顏接走,可又不能讓他們看出來什麼,想了想還是算了,挽着溫啟華走了出去。

宋安顏也待不下去,宋平和溫啟山談着生意上的事情,張麗刷着朋友圈,宋如和宋姍姍還有宋老太太忙着吃喝,沒人注意她,拿着包走了出去,又是夜路,宋安顏懊惱的跺了跺腳,怎麼最近就和夜路杠上了呢。

「顏顏?你怎麼在這?」余念詞扯着背包懷裡抱着書走了過來,好奇這個點她怎麼會出來。

「念念,說來話長,我剛剛見了我公公婆婆。」說真的,宋安顏提起溫啟華和劉素敏還是挺有好感的。

「是不是七老八十的那種?」余念詞小心翼翼的打探着,說溫庭鈞近四十,那他父母一定很老了。

「什麼呀,很年輕的樣子。」宋安顏和余念詞進了附近的酒館,兩人坐在角落裡聊着,宋安顏把他們將溫啟華認成溫庭鈞的事情都說了,說的余念詞不顧形象的笑着。

「好啊,活該他們出醜!」「最近很忙?黑眼圈這麼重一臉疲憊的樣子。」宋安顏見余念詞眼底的青色,手撫了上去。

「沒辦法,誰讓我是副主席呢,忙着新生軍訓的事情,你倒好,大學三年,比我提前畢業。」余念詞噘着嘴抱怨。

「好了,這麼大人了還撒嬌。」「對了,見到秋子了嗎?」余念詞切回正題,她今天事情太多,忙着新生開學軍訓的事情,還有店裡的小時工要做,根本沒時間去看秋子。「還是不讓見。可是快到出獄時間了,到時候我們一起去接她。」

「好,你今天去我那住吧,明天再回去收拾東西。」

「好,反正我也不想回去。」宋安顏跟着余念詞回了家,兩人一夜沒睡聊天聊到天亮,回憶着高中時的時光,她們三個每天膩在一起,藝術節一起表演,一起畫板報,一起去操場看學長們打籃球,一起遲到,就連罰站也要一起罰,只是高三那一年,宋安顏被宋平丟到英國去上學,17歲的她,靠着一點也不熟練的外語獨自一人在英國生活了四年,還要自己打工掙學費,恐怕除了秋子,她是最令人悲哀的大小姐了吧。

她去英國的第一年,每天都跟她們兩個聯繫,得知秋子懷孕了,還未滿十八歲的蘇秋子懷了孩子,聽余念詞說是被人欺負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