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愛貪歡:天價老公請躺好》[溺愛貪歡:天價老公請躺好] - 第三章 奇怪的女人

  裴慕深下意識就想把貼在身上的女人丟出去,卻反被她更加抱緊。

  「讓我抱一會兒就好……」柯如素低低地哀求着,話語裡帶着顫顫的泣音。

  全世界的人都指責她,拋棄她,將她逼上絕路,也只有這個人對她從來沒有過惡意。

  柯如素心裏積壓已久的所有情緒好像突然有了發泄口,淚水像是開了閘門似地流下來,**裴慕深身上的襯衫。

  裴慕深皺了皺眉,手掌收緊又放開,最終還是沒有推開她。

  他不知道為什麼,聽見她猶如小動物被拋棄一般可憐的哭泣,心裏竟然升起了片刻的柔軟。

  這個女人給他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但裴慕深的心裏卻無比清楚,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女人。

  很奇怪。

  「不是吧……」景鈺震驚地看着沒有推開柯如素的裴慕深,好似不認識眼前的好友一般。

  這是什麼情況?

  「難道你和這個女人有一腿不成?」景鈺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們,眼波流轉,大膽地猜測起來,「要不然人家怎麼一看見你就抱,而且還哭得這麼傷心?」

  他看柯如素那神情,不像是不認識裴慕深的。

  裴慕深抬眸瞧了景鈺一眼,忽然露出了一個類似微笑的神情,但怎麼看都有幾分滲人的味道,「咖啡好喝嗎?」

  景鈺頓時神色一僵,嘴角扯出了一抹乾巴巴的笑,「行,我閉嘴,我喝咖啡總行了吧?」

  他敢說他只要再多說一句類似的話,裴慕深手裡的咖啡就會潑過來,讓他好好地「品嘗品嘗」。

  景鈺默默地埋頭喝了好幾杯咖啡,直到喝不下了,才瞥向了裴慕深懷裡的女人,提醒道,「時間不早了。」

  「她睡著了。」裴慕深不自覺放緩了聲音,身體稍微一動,柯如素便下意識地抓緊了他的衣服,緋紅的唇瓣里溢出夢囈般的字眼,「別走……」

  「她的臉色怎麼這麼紅?」景鈺奇怪道。

  裴慕深這才發現不對勁,見懷裡的女人臉上帶着不正常的潮紅,伸出手背一碰她的額頭,語氣頓時沉了下來,「很燙,發燒了。」

  「那現在怎麼辦?」

  裴慕深沒打算回答景鈺的話,直接將柯如素打橫抱起,跨步走出了咖啡廳。

  景鈺匆匆結單,追了上去,「你要帶她去哪裡?」

  裴慕深腳步頓了頓,幾秒後,聲音低沉道,「我的別墅。」

  「不會吧!」景鈺眼神震驚,不可思議地看着裴慕深,「直接送醫院不是更好?」

  而且,裴慕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善良了?

  景鈺半試探道,「慕深,難道你真看上了這個來歷不明的女人?」

  他的話里側重強調了「來歷不明」四個字。

  裴慕深無動於衷,既不承認也不否認,抱着柯如素將她放進了自己的車裡,然後直接駕車離開,只給景鈺留下了一排黑色的尾氣。

  靠!景鈺差點沒罵出口,裴慕深竟然就這麼把他一個人丟在這裡了?!

  虧他們從小一起長大,重色輕友的傢伙!

  ……

  裴氏別墅里。

  柯如素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夢裡,她從二十樓跳了下去,摔得血肉模糊,粉身碎骨,那種疼痛到麻木的感覺真實得可怕。

  畫面一轉,是一塊印着她照片的墓碑,靜靜地立在一座新墳前。

  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緩緩地走近墓碑,緩緩地放下懷裡還沾着清晨露水的白玫瑰,看了照片上的柯如素一會兒,最終輕聲道,「可惜了。」

  尾音里似乎夾雜着一聲嘆息,瞬間被吹散在風裡,消失得無影無蹤。

  直至夢醒的那一刻,柯如素終於看清楚了送花男人的臉——

  竟然是裴慕深。

  她最為信任的一個人。

  「裴慕深……」柯如素摟着他腰身,頭下意識靠了過去。

  裴慕深微微蹙眉,推了幾次都沒推開。

  」不要離開我。」她沒有鬆手,頭正好蹭在他大腿上,距離敏感地帶只有幾厘米,裴慕深身子一緊,抓着她胳膊往外拖,這個動作反而讓柯如素把他抱的更緊。

  「這個世界上,我能信任的人,只要你了。」她喃喃自語,情緒已經在崩潰的邊緣。

  裴慕深蹙眉看着腿上的女人,這些年有不少女人主動爬上他的床,或是嫵媚,或者誘人的,走她這種悲情路線的,還真是少。

  「放手,別玩了。」用力一扯,柯如素倒在床上,臉頰上的淚痕顯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