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愛貪歡:天價老公請躺好》[溺愛貪歡:天價老公請躺好] - 第四章 死丫頭

  柯如素很快在裴家管家的安排下,回到了家。

  「死丫頭,你在相親的時候都幹了些什麼?簡直丟盡了我的臉!」剛一進家門,柯如素便聽到了陳秋蘭如連珠炮彈一般的責難,「你知不知道,現在所有親戚聽說後,誰都不願意為你介紹對象了!你現在都二十四歲了!」

  柯如素恍若未聞地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看着她這副油鹽不進的樣子,陳秋蘭氣得直瞪眼睛,「柯如素,你到底聽沒聽見我說話?」

  「聽見了,你繼續說。」

  陳秋蘭聞言更加生氣,正想繼續罵個痛快,卻不知忽然想到了什麼,唇角揚起了一抹曖昧的笑,「如素啊,你是不是有了男朋友卻不告訴媽?」

  柯如素喝了一口水,淡淡吐出了兩個字,「沒有。」

  雖然奇怪女兒突然的冷漠,但陳秋蘭心中的興奮和八卦情緒卻佔了上風,「那開車送你回來的是誰?那輛車一看就很貴。」

  見柯如素不說話,陳秋蘭以為她默認了,繼續開口,語氣里全是為她好的架勢,「你那個男朋友家裡應該很有錢吧?就是看起來老了點,唉,你也別在挑三揀四了,女人啊,嫁得好一點才是正事……」

  男朋友?難道她說的是送自己回來的管家?

  「你到底有沒有聽媽說話?」

  「當然聽見了,媽。」柯如素忽然笑了笑,也不解釋被陳秋蘭誤解的事實,而是順口接了下去,「對啊,他是很有錢,特別有錢,而且今年已經快五十歲了……」

  「五十歲好啊,年紀大的會疼人……」

  柯如素默默地在心裏對管家說了一聲抱歉,然後用他來做了筏子,「既然這麼好的話,你不如讓妹妹嫁過去好了。」

  「不行!我的如玉怎麼能嫁一個五十歲的老頭子!」陳秋蘭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發現自己說出了什麼話時,為時已晚。

  「所以我就可以了對嗎?還是你想早點拿到我嫁人的聘禮錢?」柯如素笑得極盡諷刺,父親早早逝世,從小到大她已經嘗夠了母親偏心到極致的滋,但還是忍不住進行試探。

  結果一次比一次讓她覺得失望。

  前世她被所有人逼得得走投無路的時候,她最親愛的母親和妹妹都在罵她活該,拿着她僅剩下的一點錢去了國外,根本不顧她的死活。

  這樣的親人,真的是她的親人嗎?

  陳秋蘭被戳破了心中的想法,頓時臉上就掛不住了,惱羞成怒道,「我這也是為你好!你住在這家裡二十多年了付出過什麼東西,就這麼一點點回報你都不願意給?養着你有什麼用?」

  「你放心,我很快會搬出去。」柯如素不願和她爭辯自己每個月把三分之二工資都上交的問題,直接進入房間,一把關上了門。

  「你最好滾出這個家,免得惹我心煩!」陳秋蘭氣得臉色扭曲,直接抄起桌子上的杯子,狠狠地砸向柯如素的房門。

  「砰」的一聲,杯子應聲而碎,頓時四分五裂,玻璃渣四濺。

  家?

  躺在床上的柯如素自嘲地發出了一聲笑,這個東西早就沒有了,只是前世的她不肯相信,還傻傻的抱有期待。

  而今生,她再也不會犯前世的那些低級錯誤。

  第二天,柯如素直接收拾好東西準備從家裡搬出去,房子她已經在網上找好,也支付過定金了。

  陳秋蘭早早就出了門,反倒是讀大三柯如玉放了長假回到了家裡。

  看見拖着行禮箱的柯如素,柯如玉誇張地大叫一聲,「姐!你這是要離家出走嗎!」

  「我搬出去住。」

  柯如素看着她那張青春洋溢的臉,恍惚想起前世時,她為大學剛畢業的柯如玉打點關係,找好工作,為對方鋪好了一條光明大路。但她的好妹妹卻將主意打到了她的男友身上,伺機勾引顧城卻被她撞了個正着。

  當時雖然沒有實質性地發生什麼,柯如素也說服自己要相信顧城,但這件事卻隔應了她好長一段時間。

  柯如玉也並不關心柯如素到底住哪,只上前親親熱熱地挽住她的手,揚着小臉撒嬌道,「姐,我看上了一條DRSN的裙子……」

  柯如素無動於衷道,「我沒錢。」

  「那條裙子我喜歡好久了。」柯如玉一時有些無法接受一向對自己有求必應的姐姐的拒絕,咬了咬唇,仍舊不死心道,「我真的好喜歡,不貴,打完折後也就兩萬八,姐姐你就買給我嘛……」

  柯如素表情不變地再次重申,「我沒錢。」

  柯如玉一下子就變了臉,之前的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