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帶我離開這裡吧》[你帶我離開這裡吧] - 第3章

「對不起,我想回家。」
我拿了他的令牌,轉身就跑。
這次我跑得遠了些,在路上我打聽到鳴山門的攻打以失敗告終。
而傅凝沒死,他血洗了鳴山門,鳴山門無人倖存。
他對我的追蹤也沒停止,我不時便要換個地方,一路奔波勞累,讓我只恨當時那把匕首沒捅得更深些。
時值臘月,宣城大雪。
我藏匿在城裡的流翠坊中,混在**堆里。
這日坊中似是來了貴客,上面令我們輪番獻舞。
我對鏡描着妝容,傅粉點朱,爭取化到讓親爹親媽來了都認不出。
輕薄的舞衣並不禦寒,我敷衍地在人堆里做完一系列動作,只想回去取暖。
然而獻舞結束後,我卻被人從**堆里拎出來扔到一個人腳下。
我被強迫着仰起頭,榮王一身大氅,居高臨下地,伸手抹掉我唇上的口脂。
他冷笑道:「這是在做什麼?」
唇上被擦拭得生疼。
「本王還以為你投靠了太子,混得有多好呢。」
我垂下眸,心道,果然還是被發現了。
在太子身邊時,待得越久便越覺得太子光風霽月,比榮王的陰詭算計不知好了多少倍。
我想反正也已經得到了想要的東西,便半真半假地傳些假消息給榮王。
如今兜兜轉轉,又回到他身邊了。
「殿下……」我仰起頭,眼中蓄滿淚水,「妾對殿下忠心耿耿,是太子利用妾,妾沒有背叛。」
榮王諷刺道:「本王卻是覺得,太子對你是一片真心,不然怎麼會在病得快死的時候還要送你走?」
「妾一直記得,當初是誰給了妾一條活路,所以太子如何,妾不在意。」
「哦?
可你被送走之後,從未想要回到本王身邊啊。」
「那是因為……妾自知被太子利用,無顏再見殿下。」
我跪在榮王面前,一如初見那天。
我清楚,榮王不是什麼好人,他具備一個掌權者所有的特質,多疑、薄涼、不擇手段,他是真的會殺了我。
榮王不置可否地點點頭。
他突然問:「對了,本王送你的玉簫呢?」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
榮王語調上揚,道:「賣了?」
「沒有。」
我連忙回道,「妾一直隨身帶着。」
榮王唇角微彎:「那便好。」
他解下大氅披到我身上,抱起我走出流翠坊。
甫一出門,一陣寒風驟然吹過,我往榮王懷裡縮了縮,無人看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