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帶我離開這裡吧》[你帶我離開這裡吧] - 第5章

更差了些。
他還是病着。
「縈月。」
榮王出聲提醒。
我收回目光,對榮王柔柔一笑,搭着他的手下了車。
春獵開始,日子便過得很無聊。
我不會騎馬,榮王更不會准許我隨意出去。
待榮王離開後,我便出去在營帳附近散步,身後自是跟着榮王的人。
我揪着地上的草,心裏煩悶。
「縈月!」
一聲嬌喝傳來。
嘉寧公主拎着裙子跑來:「你居然是三皇兄的人,本公主真是瞎了眼才看錯了人。」
嘉寧公主是太子胞妹,性情天真直率,我在太子身邊時,和她相處得不錯。
我垂眸,再揪了幾根草。
「你到底為何要背叛五皇兄?」
她攔在我面前,玉琢般的一張臉怒氣沖沖。
「公主,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選擇自己命運的。」
我手下動作不停。
「你和榮王舉止那般親密,本公主在五皇兄的車駕上看得清清楚楚。
你到底什麼時候和他勾結上的,是不是從一開始你就在騙人?」
「好啦,給你這個。」
我把手攤開,上面是一隻草編的兔子。
嘉寧公主咬了咬唇:「誰要這種哄小孩的玩意呀。」
「算了算了。」
她接過兔子,道,「五皇兄要見你。」
五皇兄……自然便是太子。
有嘉寧公主在,榮王的人並不敢阻攔。
我跟着嘉寧,一路來到了太子的營帳。
一進太子的營帳,周圍溫度驟然升高,我嗅到了熟悉的葯香。
太子在榻上半倚着,面前放着一座棋盤。
「過來,陪本宮說說話吧。」
他語氣輕柔,一如當年在東宮相伴的歲月。
我到他面前緩緩坐下,臉頰貼着他冰涼的手。
「殿下的身體可好些了?」
我問。
太子摸了摸我的頭髮,道:「數着日子活罷了。」
「不會的。」
我低聲說道,「殿下的病會好的。」
他輕笑:「你呢,這一年來過得如何?」
我向他描述着這一年的所見所聞,海上的明月、月落峰的怪石、宣城的花燈……但伴隨着這些的是,那段被囚禁、而後東躲西藏的日子。
我鼻頭一酸:「但我過得不好,我過得一點兒也不好。」
「本宮還以為,你離開京城,能自在些。」
他喟嘆。
我緩緩道:「其實在殿下身邊的日子,是我最自在的時候。」
這話其實是真的。
自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起,我就一直在演戲。
榮王面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