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鏡》[孽鏡] - 第三章 面見判官

陰曹地府主城位於酆都,閻王殿作為主要的主政機構之一,下設陰律司、察查司、賞善司以及罰惡司四大判官司。

關於這四個機構,有必要解釋一下,直觀一點來說,陰律司相當於陽間的立法機構,主要負責各類律法的修訂與頒行;察查司相當於檢察機關,審判、查案都歸這個機構負責;賞善、罰惡二司的主要職能正如其名,只要根據察查司給出的審判結果獎賞善、懲罰惡,相對比較單一。

所以,能進賞善司的亡魂,那基本都是跟常卿旭和孟姜凝一樣,生前積了大德的善人。一眾亡魂聽說目的地是賞善司,一個個都暗自興奮不已,尤其是不用像其他亡魂一樣排隊進酆都,更使得他們愈發愜意。在「搞特殊」這件事上,人跟鬼又能有多大區別呢?

孟姜凝生性活潑開朗,用比較時髦的話來講就是患有「社交牛X症」,在去往賞善司短短十幾分鐘的車程里,她早已化身「地府交際花」,將一車亡魂的底細摸了個清楚,但是,除了江寒宇!這位受了孟姜凝「大恩惠」,又對她頗有好感的亡魂上車以後便始終如同堅冰一塊,一路上都沒有她給什麼好臉色。

「哼!竟然不理我,討厭!」幾次搭訕未果的孟姜凝氣的鼻頭一皺,撅着嘴狠狠將頭偏了過去,直讓身邊的常卿旭一陣好笑。

其實江寒宇倒不是裝深沉,短短的幾個小時之內,他鼓起勇氣實名舉報了自己違法亂紀的上司、稀里糊塗地一覺睡到了陰曹地府、鬼使神差地面對一個女孩兒心如鹿撞……簡直是將掙扎、彷徨、快意、遲疑、心動、驚恐這些他所能描述的心境感受一一經歷了個遍,此刻他就像一台內存嚴重過載的古董級計算機,在沒理順之前,自然很難對外界的刺激有所反應。

但真正讓他瀕臨「宕機」並不是這些,而是三生石上那花了整整一百萬冥幣買來的畫面,那些關於他前世今生的畫面,這讓他感覺三觀盡碎,就連靈魂都要被吸幹了一般!

江寒宇又陷入了一場噩夢,更恐怖的是,他根本無法從這場噩夢中醒來……

抵達賞善司的辦公官邸後,一眾亡魂被帶隊的鬼差安排在小會議室里集中,在被告知賞善司魏判官將親自接見他們時,眾亡魂頓時又炸開了鍋。見慣了這種場面的鬼差們沒有阻止,反而是識趣地退出了小會議室,體面地讓這場小型討論會繼續開展下去。

化身「地府交際花」的孟姜凝毫無疑問再次成為了這場小型討論會的核心。但常卿旭卻一反常態地沒有參與討論,自進門開始,他的目光就被這現代化的數字辦公樓給吸引了去,在常人的印象中,陰曹地府一直是一副固化了的封建衙門形象,可只有親身經歷後才發現,事實簡直是大相徑庭,單說他們所在的這個小會議室裏面,竟然是清一色的PAD、投影儀,這可是陽間都較為罕見的無紙化會議設備!此刻的常卿旭就如同一個突然闖入了國際化都市的山裡娃一樣,在會場里這裡摸摸那裡看看,畢竟他也是第一次死,沒啥經驗。

「卿旭哥!你幹嘛呢?快來快來!」正聊在在興頭上的孟姜凝無意間瞟見遊魂一般的常卿旭,忙招手招呼道:「我們在猜地府判官長什麼樣呢!你如此有才,不參與一下?」

「切!這還要猜?野史上說,賞善司判官,魏判,就是大唐名相魏徵啊!魏徵啥形象?」常卿旭同孟姜凝一樣,也是一位十足的「社交牛X症」患者,一聽這話題也瞬間來了興趣,當即朗聲賣弄道:「那可不就是一個小老頭形象,偏執、古板、討人嫌,不過,看這裡的陳設嘛,應該也不會是古裝形象……」

「那是啥形象啊?難道是現代人裝束?」

「不會是個穿着黑絲的時髦女郎吧?」

底下幾個健談的亡魂紛紛起着哄,惹得會場一陣鬨笑。

「不不不,黑絲不至於,可至少會打個領帶吧?不過……」常卿旭說到興頭上,還誇張地拿手一比,賣着關子說道:「鬍子還是有的,大概有這麼長!」

「哈哈哈……」

一陣更猛烈的鬨笑隨着噴發,彷彿要將房頂都要掀翻了一般,就連守在門口的警衛鬼差都在竭力地憋着笑。

「對不起!讓你失望了!!」

笑鬧間,一張光潔白皙卻透着稜角分明的冷俊臉龐,伴着一陣急促的高跟鞋脆響猝不及防地推門而入,那張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一身職場女強人打扮,烏黑茂密的頭髮,高挺的鼻樑,一雙劍眉下卻是一對細長的桃花眼,充滿了多情厚薄適中的紅唇此時正漾着強幹的職業笑容。

「你好!」只見那女子朱唇輕啟,徑直走到常卿旭面前站定,落落大方地伸出了那宛如蔥段一般的纖纖玉手:「我叫魏晨歡,賞善司原判官魏徵第28代孫!當然,你也可以稱呼我的官名——魏判官!」

整個會場彷彿凝固了一般,安靜得如同三更時分的墳場……

常卿旭硬着頭皮握上了魏晨歡那嬌若無骨的指尖,臉上勉強擠出的一絲笑容簡直比哭還難看:「魏……魏判好,我叫常……常卿旭……」

「我知道!為救輕生青年英勇犧牲的勇為青年!」魏晨歡利落地抽出握在常卿旭掌中的手,一臉冷峻地在會議桌的主席落了座。

「不敢當……不敢當……」常卿旭獃獃地杵在原地,如同被扒光了衣服展覽一般,恨不得找個地縫一頭鑽進去。

」怎麼這麼靦腆?這跟剛才反差可有點大啊?「說話間,魏晨歡優雅地一拂半身裙,已在主位落了座。

」不不不,我們瞎胡鬧呢,您別見怪……「常卿旭的臉已經漲成了一隻大茄子,手足無措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過你猜的也不全錯!」魏晨歡輕輕仰起那張面容姣好的臉,卻換上了一副平易近人的表情,惟妙惟肖地學着常卿旭剛剛誇張的動作說道:「我的老祖宗魏老爺子,鬍鬚還真有這麼長!」

「哈哈哈……」

「入座吧!我們開會!」

凝固了的會場隨着魏晨歡一句高情商的調侃瞬間活絡了起來,常卿旭如逢大赦,趕忙逃一般灰溜溜地鑽到孟姜凝的左邊坐了下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