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來時,風月滿懷》[你來時,風月滿懷] - 第6章 漸起

許是多日不曾進食,他頭暈的厲害,終於,再也忍不住,轟然倒下。

暈倒前他看到身旁的坑裡有個亮晶晶的物件兒……

是金片呢,那東西,他見過的,應是小姑娘家家的頭飾,不過這個倒有些不同,像是蝴蝶折了翼的翅膀……

他微一抿唇,把那蝶羽一角攥入手中……

*雲國京都。

鏤刻繁複的閣樓中,瑞腦片冉冉升起,香霧繚繞,沁人心脾。

本是好聞的味道,女子卻意興闌珊,無心欣賞。

只見女子容貌姣好,負窗而立,她捻起一隻手指撐着下巴,獃獃地凝視窗外。

仔細一看會發現那雙手泛着不正常的慘白,陽光的照射下甚至能看到裏面涌動的血液

她低頭,瞧着自己的手輕嘲一笑。

許是站得久了,她胸口微喘。緩緩坐下,就着窗邊的桌子拿起桌上的白釉紋瓣蓮罐,倒了杯水。

淺呷一口,她只覺這茶水好涼,直直地涼進了心坎兒里。

已經這麼久了嗎?茶水都冷透了呢。

女子垂眸,眼睫輕顫。她最近越發覺得自己神志恍惚了,有時候連什麼日子甚至自己是誰都記不清晰。

抬頭看着窗外明媚的陽光,她覺得有幾分刺眼。

竟是夏天了么?

五年來,她一直被囿於這座閣樓之中,衣食什麼的那人倒是從未虧待於她,只是禁止她逃出這方天地。

剛被置入這攬月軒這華麗囚籠的那幾天,她無時無刻不想着往外逃,遠離這是非之地。

只是後來她有了身孕,這心思倒也歇了。只是可憐了她的小阿玥,出生以來,竟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