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奇點態》[擬奇點態] - 第10章 時空古鏡

康諾一行五人在荊棘遍布的叢林中又行走了三個多小時,背着厚重裝備的康李二人早就累得汗流浹背了。

「哎呀,不行了。得歇歇,張天師啊。你到底都準備的什麼物資啊?這麼重。我就算仗着年輕,也背不動了。」

張天月本來拿着羅盤走在隊伍的最前面,不過此時聽到康諾的抱怨也不由得站住了腳步,不好意思的說道:

「康老弟,也沒啥。就是一些洛陽鏟啊,膠布啊,火摺子什麼的?」

馬六甲一聽來了興趣說道:

「張哥哎,小說看多了吧?真的以為我們去盜墓嗎?」

李飛緊接着問道:

「我說我怎麼感覺包里這麼臭呢?道長,你不會是裝了盜墓小說裏面的驢蹄子之類的東西吧?」

張天月放下手中的羅盤,嘿嘿一笑說:

「嗯,確實裝了。盜墓小說裏面說要年代久遠的黑驢蹄子。我找不到,所以去市場買了新鮮的驢蹄子。這麼熱的天可能真的臭了。我不是也怕我們進墓穴以後遇到粽子么。」

在幾人的白眼中,劉老師開口了。

「你們幾個過來看看,天月祖宗的銅鏡上好像又有變化了。」

幾人聞聲湊過去一看,只見銅鏡鏡面已經被磨的凹凸不平了。新刻上去的字要費很大功夫才能看清楚:

「你們差不多快到了,前面山坳右轉。有一處地震震塌的的石壁,我的墓就在那片光滑的石壁後面。」

幾人鬆了一口氣,總算快到了。要不然就得找地方露營了。幾人沒有一個有野外生存的經驗。這一路走來才發現山林里探險絕不是簡單的事情。帳篷都沒帶,晚上都得擠睡袋。防護不足,人人的臉上和四肢都被划出了不少血印。最重要的幾人驅蟲的葯都沒有,晚上估計會被蚊子吸成肉乾。

果然如銅鏡所言,眾人在前面山坳轉角處發現了一處人工修造的光滑石壁。

雖然找到了地方,可是光滑的石壁上並沒有門。這可難壞了幾個人。

馬六甲已經將幾人的背包的東西全部倒了出來。看着一地有用沒用的雜貨。六甲戲謔的說著:

「大師呀,炸藥呢?炸藥呢?你稀奇古怪的東西弄了兩包就是不捨得裝瓶風油精和炸藥嗎?」

張天月此時可沒有功夫理會金手指,他正在虔誠的焚紙點香。對着祖先的墓三叩九拜。

「不孝子孫張天月敬上。」大師倒出白酒,從包里拿出香蕉蘋果梨擺好後雙手合十又道:

「先祖埋於深山而後輩不知,多年妄活未曾前來祭拜。此番與好友匆匆而來,卻只能掘先祖墳墓。子孫心中實屬悲憤不已。然而天下蒼生可能已經命懸一線,為保家國只能如此行事。還望祖宗恕罪呀!」

說罷,張天月俯下身子嚎啕大哭起來。

一個陰陽,以操白戲紅為主業。推掛測字以謀生。國學倫理早已刻入骨髓,傳統道德更是深入靈魂。如此人格,第一次知道自己祖墳的方位時卻要親手揚掘自己了祖先陵墓。這無異於要將自己的精神殿堂親手摧毀。一輩子將自己打入曾經最憎惡的不孝小人之列。其所受之煎熬,旁人可能難以品嘗其中一二吧。

還在嬉笑聊天的幾人看到天師悲痛的哭聲。不由得打住了。他們自始至終都沒有反應過來挖自己祖墳對於一個虔誠的儒道三綱信仰者意味着什麼。平時看似高深莫測的張天師,一路上走來也未現任何異樣的張天師,讓他們忽略了他們此番要做的事情對於天師而言意味着什麼。

或者說,新世紀的我們可能都快忘卻了祖宗禮法對於我們意味着什麼。因為除了父母,再遙遠的先祖在我們心中可能只是一個符號或者一個模糊的概念。

現場的氣氛突然有些壓抑。幾個人相互看了看。默默的都站起了身走到天師身邊跪了下來。一起給張先祖扣了三首。

張天師收拾好心情,感激的看看幾人。

就在幾人扣完首,那光滑的石壁上右下角半人高的地方慢慢顯現出一個手掌大小的紅色圓圈。

幾人依然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他們的目光又齊齊的看向了劉老師。

劉老師從地上站起身,拍了拍膝蓋上的土。先是對張天月和聲的說道:

「對不住了天月,我只想着弄清楚以前的問題。忽略了你的感受。很是慚愧呀。」

在天師搖手說沒關係以後。劉老師看着眾人又說道:

「現在沒有炸藥,就算有炸藥也不能動了。張老祖已經為我們指引的太多了。天月也為我們付出的太多了。再破壞人家的祖宗陵墓就太說不過去了。」

「既然是老祖宗指引我們前來的,應該能料想到我們處境。雖然他生於四百多年前,可是我大致能夠猜到他為什麼能夠超越時空給我們留下信息。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的一舉一動可能都在他老人家的觀察中。」

「所以,這個圓圈是一種防盜措施吧。一個只有我們幾個人能夠打開的防盜措施。六甲啊,你去試試吧。用你的金手指絕活。」

六甲也剛起身拍着褲腿上的土,狐疑的用手指了指自己。

「我?老師你確定嗎?」

劉老師肯定的點點頭。

六甲也不廢話,走上前去用他那隻奇長的中指在石壁上紅色圓圈上用肉眼難以察覺的頻率敲擊着。

隨着六甲的一頓敲擊,那塊石壁四周慢慢顯現出筆直的黑色線條組成的長方體。石壁隨着黑色線條的向下凹陷。在轟隆隆的石壁移動聲中。一個三米高,兩米寬的石門凸顯了出來。

就在幾人進入石門的時候,走在最後的康諾對着劉老師嘀咕道:

「老師啊,這一路你沒有覺得蹊蹺嗎?我們幾乎是被人一步步安排着來到了這裡。所有的事情看上去都是機緣巧合。可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