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奇點態》[擬奇點態] - 第2章 太空浩劫

自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米國發射研製和維護的中距離圓型軌道衛星導航系統(GPS)升空以後,各個國家為了滿足自己在定位,預測,通訊等領域的需要。紛紛向地球軌道發射人造衛星。隨着亞非拉等國家的進一步崛起。軌道衛星的發射已經成為常態。截止二十一世紀中葉,環地球軌道上已經漂浮着數十萬顆近地衛星和其他航天器材。人類的航天事業迎來了大爆發時期。寂靜而神秘的宇宙好像已經敞開了心扉,等待着人類前去一探究竟。

在地球的亞洲頂部太空中,一顆直徑十幾米的隕石飄了過來。當它被地球磁場捕獲以後就朝着地球加速運動起來。可奇怪的是,周圍密密麻麻的航天器材上的雷達卻沒有一個掃描到這顆隕石。

這顆半透明彷彿不在這個維度的隕石運動到近地軌道附近時,周圍的空間發生了奇異的彎曲和震動。緊接着,在隕石的四周。空間發生了坍塌,就像隕石砸在了鏡子上。以隕石為中心,四周的宇宙空間變得支離破碎。一道道漆黑的裂縫衍生了不知道多長。許多的航天器材和衛星被裂縫分成了很多份。

裂縫周圍的衛星和航天器材全部靜止了。或者說裂縫延伸的這片空間全部靜止了。一個完美的圓形鏡子,中心被一顆隕石砸爛。周圍的裂縫像蛛網一樣擴散開去。這片空間此時就像一個二維平面的圖畫,裂縫所到之處只有一片無盡的虛空。

就一瞬間,裂縫又全部收回到隕石的中心。宇宙空間的壓力瞬間彌補了裂縫,而那顆隕石被空間的壓力擠到了無盡的虛空之中。

可是周圍被空間裂縫的切割的航天器材和衛星變成了無數碎片,無規律的運動了起來。

「巴洛,巴洛,嘿!醒醒巴洛」

在國際空間站中,一個宇航員一邊在無重力的艙室內跳着穿着笨重的宇航服,一邊大聲的喊叫着。企圖讓嘴角的麥克風傳達他焦急的呼喊好讓休息艙的隊友快些醒來。

巴洛此時還在甜甜的睡夢中,他和自己的老婆孩子在一起歡快的玩耍着。被傑克的呼喊吵醒以後他很是不高興。

傑克的耳麥里傳來了實時翻譯的問候:

「老天爺,我的朋友,末日了嗎?我才睡着一會呀!」

「看窗外!看窗外!」傑克已經快穿好了宇航服,最後的頭盔死活卡不住。生氣的大喊道。

滿臉絡腮鬍子的巴洛揉着還沒睜開的眼睛,抬頭看着空間站外面的茫茫宇宙。

順着他視界從艙體上的有機玻璃右下角看去是湛藍的地球,隨着視界向左上角移動時。發現的卻不是平時安分守己的那些衛星,而是一團四射飛濺的碎片。

一瞬間巴洛斯基瞬間清醒過來,原地一個彈射起步飛到控制室。

「黑寡婦!(空間站人工智能)掃描基點左+25度上+28度到左+38度和上+32度極限延伸距離所有目標」

巴洛死死的盯着雷達盤。隨着雷達盤的不斷調整,圓形範圍線的不斷縮小,雷達盤上亮起了一個個綠色的小點,最後整個盤面都快被綠色的小點遮蔽了。

黑寡婦從操作艙左邊的全息儀上顯現出了身影,俏麗的她身體從綠色轉變成了紅色,高清的全息影像讓他的表情從從容變成震驚。配合著動人的合成女音說道:

「天吶!倆個倒霉蛋。你們遇見大麻煩了。前方正飛來360871塊碎片,預計還有5分28秒與空間站發生碰撞。哈哈,看來我們都要死翹翹了呦。」人工智能誇張的捂住小嘴搖頭晃腦的表演起來。

「閉嘴,斯嘉麗!快點計算規避航道。進行緊急避險!」

哈哈哈的笑聲傳來,傑克總算穿戴上了頭盔。他戲謔的在麥克風上說道:「巴洛兄弟,是你當時要給我們的可愛的斯嘉麗女士安裝搞笑人格補丁的。現在怎麼有點氣急敗壞了呢?」

黑寡婦看着漲紅臉的巴洛不分時宜的補充道:

「雄性厄爾蒙已經充斥了我們巴洛先生的腦袋,雖然我是一段數據流。可我們的巴洛先生依然想在我身上找尋他心動的雌性元素。」

斯嘉麗眨巴眨巴眼睛繼續調侃道:

「男人呀,永遠為了半截身子活着。哪怕在這無垠幽黑死寂的太空中……」

巴洛這個時候可沒心思再理這個人工智能。他死死看着操控台上的顯示屏幕。上面顯示着規避軌道的計算完成率和旁邊碰撞的倒計時。

額頭的汗珠已經不爭氣的凝結出來漂浮在空中,巴洛雙手死死的扣住操控台的把手。只有他知道現在他們的生命已經命懸一線了。

在巴洛的期待中,顯示屏幕傳出了滴滴滴滴的警報聲。

「警告,警告,規避可能性為零,規避可能性為零。請儘快進入逃生艙與空間站脫離,請儘快進入逃生艙與空間站脫離……」

「法克!」巴洛一扭頭看到傑克已經運動到了出艙口。不由得問道:

「傑克!你準備幹嘛?我們現在要去逃生艙準備脫離空間站返回地球。你要出艙嗎?」

傑克頭也沒有回的回答道:

「巴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