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奇點態》[擬奇點態] - 第3章 步入賊船

2035年7月26日早晨10點

康諾睜開了眼,慵懶的伸着懶腰坐起了身子。環顧四周才發現不是自己的出租屋。他一驚,昨天喝了太多的酒。後面的什麼事情都記不清了。他怎麼會睡在這古色古香的一間側卧呢?

「你醒了啊?」張天師的聲音從旁邊的屋裡傳了過來。

康諾穿上旁邊放好的一套運動裝,走出側卧就看見張天月大師剛打完坐緩緩起身。李飛則在旁邊無聊的看着張陰陽家裡的幾本古籍。

「好兄弟,你可算醒了。你再不醒我都要無聊死了。張老大家連個電腦都沒有。書我可是一個字也看不進去。」李飛誇張的叫嚷道。

康諾不好意思的摳着後腦勺說:「不好意思了飛仔,昨天喝多了。我現在還頭疼呢。」

幾人邊說邊坐在了客廳的茶几前,張天師沏了一包新龍井。不一會屋裡清香的茶葉味瀰漫開來。

「好茶」康諾不由得讚歎道,雖然他對茶葉一竅不通。可是這種天然的茶香味鼻子還是很好分辨出來的。

張天月給兩個年輕人各倒了一杯茶以後緩緩開口道:

「我與康諾小友雖然初次相見,卻頗有眼緣。昨日酒桌一敘,更喜小友痛快淋漓的個性……」

李飛用右手小拇指掏了掏耳朵,不耐煩的對張天月說道:

「大師,我們不是你的信徒,你能不能直白的講話。我們哥倆都沒有文化。你整的我們聽不懂」

康諾看着臉色有些尷尬的張天月真誠的說道:

「大師,有什麼話您直說吧。我是剛出獄的小年輕要啥沒啥。承蒙您看的起,有能用的我的地方只要不是違法亂紀的我願意鞍前馬足。」

「哈哈」張大師掩飾的一笑開口道:

「職業習慣了,小兄弟見諒。」隨後表情瞬間嚴肅起來繼續說道:

「小弟一看也是性情中人,那我就不拐彎抹角了。我們三個老哥哥發現了一些有意思的東西。需要去賀蘭山深處探查一番,此去路途兇險。我們仨老哥哥都已快年過半百,腿腳着實不便。所以想請你去搭把手,配合李飛協助我們進去。」

康諾沉吟片刻道:

「賀蘭山周遭能開發的地方都已經開發完了,交通方便的很。如果還有什麼地方能藏住秘密的話,那只有蘇峪口國家森林公園了。那裡十年前已經被設定為野生動物自然保護區。現在叢林密布,而且地勢險要想進去的確很困難。」

張天月眼前一亮:

「康老弟你對那片地方有了解?」

康諾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問道:

「能告訴我為什麼去那裡嗎?國家級的自然保護區,被抓住很可能再次坐牢的。」

見康諾久久再不接話,張天月嘆了聲氣道:

「不是不想告訴你,康老弟。實在是說出來太匪夷所思了。怕你覺得是個笑話。」

康諾連忙答道:

「大師呀,眾生皆是虛妄。沒有什麼可笑的,你快說吧。」

張天月白了一臉壞笑的康諾,喝掉了杯里最後一口茶。

「你小子沒有看上去的那麼老實呀,好了跟我走吧。隨我去我們的秘密基地,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到了那,你就能理解我們發現了什麼了。」

說罷,三人收拾好東西坐着張大師的桑塔納出了小區,開向河東市南邊的一片人煙稀少的農村去了。

……

在河東市的眾多企業中,紅煤集團算得上是其中最大的企業之一了。紅煤集團已經有煤炭的開採,洗鍊,運輸,焦化,提煉,制油,發電等一套完善的煤炭開發業務。其中就煤炭開採一項來說,僅僅煤礦就有十幾座。年產量超過300萬噸的超大煤礦有兩座。最大的就是位於前旗鄉的李庄煤礦。

李長河是李庄煤礦的開拓三隊一班班長,他已經在這個廠子幹了二十年了。李庄煤礦還沒有被發現的時候,他就是這個莊子上的普通農民。他那個年代的農民,嚴格的意義上來講都不算是個農民。僅有的十幾畝低產田還流傳出去了。自己每年要到處跑着打工養活自己。雖然有小康村,可那會二十齣頭的李長河連媳婦都娶不上。市裡沒有房子,哪個姑娘會嫁給他呀。

本想着渾渾噩噩將就過一生的李長河,突然被告知自己天天睡的窮窩窩有一天成了香疙瘩。不但田被徵收賠了一大筆徵收款。還被遷移到了河東市賠了房子。好傢夥,這可真是天上掉餡餅的事呀。李長河住進了城裡。娶了老婆,最後還在原來村上新起的煤礦上了班。人生圓滿不過如此了吧。

煤礦的開拓隊,顧名思義。就是煤礦開採最頂頭的那批人。他們根據上面的指示。在甬道的末端開眼放炮,延伸甬道的長度好讓後面的採煤機械能夠跟進採煤。在這個全智能機械時代。絕大多數工作都可以交給智能機械的時候,由於煤礦甬道在暗無天日的地底。信號問題一直無法突破。所以開拓隊的工作一直還是交給人工完成。

李長河這會正在生氣,他們班前幾天新來的一個小夥子。聽說是個重點大學畢業的高材生,結果來了以後整天高談闊論。他二十多年積攢的經驗在這個菜鳥的眼裡屁都不是。關鍵還惹不起,聽說這個小夥子是企校合作的關鍵人物。自己一個班長還得聽他指揮。如果只是聽他指揮也就算了,可這小子只會紙上談

猜你喜歡